計劃生育原來是火箭專家設計的!今年新生孩子大跌17%!獎勵生育已十萬火急!

0

計劃生育原來是火箭專家設計的!

Image

1980年,中國政府決定控制人口增長,但其實領導們並不知道中國當時究竟有多少人口,因為最近的一次人口統計是15年前的。

決定控制生育的目的很簡單:當時文革剛結束沒幾年,經濟發展成為主要政策方向。為了快速提高人均GDP水平,中國必須提升經濟產量,減少人口增長。顯然,減少人口增長比提升經濟產量更容易。

國家計生委的領導就曾經說:經濟發展就像一個蛋糕,我們要控制吃蛋糕的人數量的增長。

一個關於經濟目標的政策,就這樣改變了所有人的生活。

Image

對計劃生育政策的出台起到關鍵作用的是一名火箭專家,他叫宋健,錢學森的門生,1931年12月出生,留蘇博士,著名的控制論、系統工程和航空航天技術專家,後來成為兩院院士。

1975年的時候,宋健是航天部的前身七機部二院生產組副組長。那一年,他參加中國科學家團隊出訪荷蘭,遇到了荷蘭數學家奧爾斯德。多年後,奧爾斯德對於自己無意中影響到中國的人口政策仍百思不得其解,他回憶說,那天吃完飯喝着小酒,他跟宋健談起自己的一篇文章,文章提出了一個問題:如何在一個虛擬的島嶼上防止人口過多。奧爾斯德和同事想出了一個優雅的數學解法。他把這個解法告訴了宋健,宋健突然振奮起來,眼神一亮。

Image

在錢學森的引薦下,宋健與高層建立了聯繫。宋健所在的七機部承擔起了人口預測的工作。據說因為七機部主要是計算導彈飛行彈道的,而導彈飛行中形成的拋物線,與生育分布曲線相似。

其後幾年,宋健和他的同事以訪問歐洲獲取的奧爾斯德等歐洲學者的觀點,作為中國人口生育率控制計劃的基礎。但區別在於,歐洲學者只是作為學術問題研究,而中國真的在現實世界中應用。

在1979年的成都人口論壇上,各方觀點進行了激烈的碰撞。

西安交通大學的一個數學家團隊發言稱,政府到2000年實現人口零增長的目標是不可能實現的。

Image

人口專家梁中堂也在會上抨擊了獨生子女政策。其實梁中堂從1978年就開始參入中國人口政策討論,一開始就反對獨生子女政策,反對宋健的“人口控制論”,在他的力爭下,1985年國家特批他選擇山西翼城縣試點他的二胎晚育理論,成為中國人口政策的特區。

李廣元代表宋健的團隊在會上發言,他談到自己的團隊是如何通過控制論來計算中國未來的人口的。控制論是複雜機械系統中的控制和溝通科學。他強調自己是用計算機來預測未來人口數量的,而與會的大部分專家都還沒見過計算機。

最終成都人口論壇集體通過了火箭專家們關於獨生子女政策的提案。

Image

其實,在此20年前,北大校長馬寅初就提出了控制人口學說。他現在被譽為獨生子女政策之父。但諷刺的是,1959年他提出控制人口學說時,正好是毛澤東覺得人越多越好的時候。毛澤東說,中國人口眾多是一件極大的好事。再增加多少倍人口也完全有辦法,這辦法就是生產。因此,馬寅初被草草革職,直到20年後才平反。

馬寅初雖然嘴上說不要,但身體卻很誠實。他曾經娶妻納妾,還生了七個孩子。1922年8月10日,胡適在日記中曾這樣記錄:

“飯後與馬寅初同到公園,我自七月十四日游公園,至今四個星期了。寅初身體很強,每夜必洗一個冷水浴。每夜必近女色,故一個婦人不夠用,今有一妻一妾。”

1980 年 9 月 25 日,《中共中央關於控制我國人口增長問題致全體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的公開信》指出:“為了爭取在本世紀末把我國人口控制在十二億以內,國務院已經向全國人民發出號召,提倡一對夫婦只生育一個孩子。”

1982年2月9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於進一步做好計劃生育工作的指示》,將計劃生育定為基本國策。

Image宋健後來晉陞為國務院國務委員,並成為三峽大壩建設項目委員會副主席。

在宋健和於景元於1988年發表的著作中,可以充分體現其人定勝天的樂觀情緒,他是這樣寫的:“自從人類數十萬年前出現在這個地球之後,就一直在與自然作鬥爭。現在,人類終於用自己的智慧和社會力量征服了自然,取得了光榮的勝利。

Image宋健

我們已經成功地掌握了整個蔬菜王國,我們已經成為動物世界的統治者,我們征服了所有曾經殺死或傷害我們祖先的兇殘猛獸,讓他們用生命償還了對我們的虧欠。

我們已經馴服了江河與閃電,暢遊於太空之中,登陸了月球,並向金星、火星和其他星球發送了信息。

簡而言之,我們是歷史的勝利者,我們已經掌控了世界,我們已經征服了外太空,贏得了自由。”

Image

斗轉星移40年快過去了,現在連三胎也放開了。不知道當初制定政策的專家們,有沒有想到今天我們正面臨老齡化、少子化、低生育的困擾?

今年大跌17%!中國人口危機遠超多數人的想象!千年大計,鼓勵生育十萬火急!

前言:2021上半年,中國新生人口下降17%。按照目前年輕育齡婦女迅速下滑的趨勢,考慮到新冠病毒疫情延續及打疫苗半年內不建議生育的影響,預計2021全年新生人口跌破1000萬以下。2020年中國死亡人口已經突破1000萬。這就意味着,2021年中國人口步入負增長,比過去計生委預計的負增長時間(2030~2050年)大幅提前!

到2040年以後,中國每年死亡人口2000~3000萬,每年新生人口數百萬,中國人口將加速崩潰!人口是民族國家的生命載體、實力載體、力量之源,持續的超低生育率、超級老齡化和人口大崩潰,將是中華民族五千年來的最大危機!因此,希望更多人警醒!

Image

中國某地人口倒金字塔,接近“絕種”的危險!

Image

社會在進步,時代在發展,國人的思想觀念在改變。尤其是結婚、生娃這兩個觀念,彷彿在一夜之間大變。兩組數據,可見一斑:一是民政部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全國結婚登記人數813.1萬對,同比下降12.2%,全國1.7億90後,2020年的結婚率不足10%,而且三成以上的已婚90後現在的婚姻狀態是“離婚”。值得一提的是,過去7年我國的結婚率已經“7連降”;二是根據七普數據,2020年我國出生人口僅為1200萬,較“全面二孩”政策實行第一年(2016年)1786萬,足足減少了586萬。

Image

8月22日,央視報道,2020年我國總和生育率是1.3,已經低於1.5的國際警戒線,成為全球倒數第十,大有跌入低生育風險的潛在可能性。

基於近幾年我國的結婚率、離婚率、出生率、出生人口等數據,一眾專家學者預測,“如不採取措施,最快5年內,我國的出生人口將跌破千萬。”尤其是網紅經濟學家任澤平還曾大膽預言,5年內,我國將步入“人口負增長”發展階段。至此我國的人口警報將徹底拉響。所以他在2年前就呼籲國家,儘快放開生育,讓生育權回歸家庭自主。

然而,現實數據證明,我國的人口問題遠比很多專家想象的還要嚴峻。

2021年上半年出生人口數據出爐,出生人口數量再次下跌17%!

根據官方公布的2021年各地出生人口與生育登記情況統計匯總顯示,2021年上半年(部分地區統計範圍是1-7月份),河南、寧夏、貴州、湖南、山東、江蘇、雲南、湖北、四川、重慶、江西、浙江、安徽等13個省市出生人口總數同比下跌17.2%。

Image

其中降幅超過30%的地區有:山東省魚台縣(-30.49%)、江蘇省淮安市洪澤區(-61.11%)、江蘇省如東縣(-35.23%)、雲南省瑞麗市(-31.15%)、重慶市萬州區(-32.22%)、江西省瑞昌市(-35.34%)、寧波市鎮海區(-33.86%)、馬鞍山雨山區(-31.47%)、安徽省碭山縣(-32.56%)。

基於今年上半年全國13個省市的出生人口下滑情況,有專家直言指出,今年我國的出生人口總數將跌破千萬——2020年出生人口是1200萬,按照17%的跌幅,2021年的出生人口數量是996萬。

專家的這個說法還是比較靠譜的,因為事實上,過去5年有4年時間,下半年的新生兒數量減少得比上半年多,尤其是2020年更出現了大幅下降。

此外,人口專家梁建章等認為,2020年死亡人數的數據沒有公布,那麼我們就看2019年的數據,死亡人數是998萬,正常情況下,死亡人數是逐年增加的,所以今年很可能是人口拐點——我國的“人口負增長”或出現在今年。

毫無疑問,這是最接近事實的預測,也是最讓人感到恐慌的預測。我們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美國經濟學家哈瑞.丹特在其《人口峭壁》一書中曾經明確提出,人口負增長將是中國債務、房地產泡沫加速破滅的根本原因。

Image

為了提振生育,國家操碎了心

2016年全面放開二孩政策,僅僅5年後,又宣布放開三孩政策,而且時隔僅3個月,又將三孩政策正式入法,可見生育率下跌的緊迫性。

到此,我們終於明白為什麼要放開三孩了。首先,不得不說,過去這幾年,國家層面對於我國生育率的提高太過自信了,所以錯過了催生的最好機會——2016inane出台二孩政策時,發布了一個綱領性文件,其中明確提到,國家人口發展規劃(2016—2030年),總和生育率方面提出到2030年仍然能維持1.8。可是現實很打臉,2020年我國的人口總和生育率就已經下滑到1.3了;

其次,我國的人口警報已經拉響,出生率大幅下滑所導致的人口負增長局面也即將到來。事實上,國家層面早已經意識到了人口負增長可能帶來的種種負面影響:一是導致社會巨大的養老負擔。三十年前的養老方式和現在有天壤之別。過去是兒子承擔主要的養老責任,所以很多父母願意多生孩子,而且特別重男輕女;現在我們的養老不是靠自己,而是靠社保養老制度。未來隨着人口總量減少,少子化、老齡化會同時到來,屆時我們的社保養老儲備可能就不足以支撐巨大的養老任務;

Image

二是對經濟發展不利。人類的活動可以歸納為生產和消費,生產的目的是為了消費,老齡化社會最直接的影響就是導致生產能力不足——老人比例過高,意味着只有消費,沒有生產,這會導致整個社會生產力不足,會導致消費無法滿足。

日本就是最好的例子。早在二十年前日本就已經步入老齡化社會,現在是深度老齡化社會。社會上的各個主要行業的位置上,依然能看到白髮蒼蒼的老人忙碌的身影。反觀日本的年輕一代,早已沒有了進取心,更有甚者早就選擇躺平了。他們無欲無求,不談戀愛不結婚不生孩子,無論國家怎麼鼓勵都無濟於事。其代價就是“日本失去了30年”——年輕人躺平,提高生產力就成了空話,日本的GDP早在30年前就已經達到了5萬億美元,30年後的今天依然維持在5萬億美元的水平。

Image

除此之外,人口負增長還可能導致人口比例失衡加劇、人口老齡化加劇、勞動力緊缺等“惡果”的出現。一句話,進入人口負增長時代,這不僅意味着出生人數少於死亡人數,也意味着社會形態、社會制度安排都會隨之改變。人口負增長將直接影響經濟發展質量。正如經濟學家馬光遠所說的,人口作為現代經濟發展的首要因素,人口數量、人口結構、人口素質直接決定了一個國家的經濟競爭力。

綜合而言,國家之所以在短時期內放開三孩,是為了催生,為了讓我國的生育政策起到效果。根本原因是,目前我國正處於大國向強國轉變的重大戰略機遇期,生育政策的成敗關係到我國未來的國運。

Image

放開三孩,大家就願意多生了嗎?在我們看來,情況仍然不容樂觀。

一方面,生育始終是個人選擇,想要改變人們的生育觀念,僅靠政策誘因很難達到。直白點說就是,國家放開三孩,可能也是杯水車薪;另一方面,不得不說,不管是二孩生育配套政策還是三孩生育配套政策,都沒有直擊絕大多數人不願生、不想生的“痛點”——現在很多人連一孩、二孩都不願意生了,三孩從何談起?

在談到三孩生育政策時,央視名嘴白岩松曾一針見血指出,現在的年輕人不太願意生孩子,更多的是不願意生一孩。一孩都不願意生,怎麼可能願意生生二孩、三孩呢?

在我們看來,想提高中國的生育率,還是應該從住房、教育、醫療等方面着手。因為生三孩意味着更大的房子,更多的育孩時間,更大的消費支出,而這些恰恰都是現在的年輕人所欠缺的。

Image

住房方面:2020年末,全國平均房價接近萬元一平。中國房價行情網數據顯示,2021年6月份,全國有23個城市房價超過2萬元一平。另外,易居研究院數據顯示,全國重點50城房價收入比數值已經高達13.3,所以不管是基於哪個數據來看,在中國購買一套房子都需要掏空絕大多數積蓄。尤其是全國排名20的城市,普通的工薪階層基本不能指望靠工資收入買房。一言概之,動輒百萬甚至是千萬的購房款和後續的還貸壓力,正在成為數以萬計年輕人不買房、不談戀愛、不結婚、不生娃的最大阻礙。

教育方面:一個孩子從幼兒園到大學的全部教育費用支出,其實不亞於購買一套房子。尤其是在過去各種教育機構遍布的情況下,孩子從小學開始,就不得不被各種興趣班、教學班包圍。機構調查統計數據顯示,一個孩子幼兒、小學、中學以及大學,這四大項教育開支合計總成本大約是75.8萬元到199.1萬元之間。

Image

基於以上分析,不難發現,其實住房、教育等直接成本高,才是導致生育率低,導致現在的年輕父母們不願意多生孩子的關鍵因素。因此,要想達到“催生”的目的,推出的任何政策都應該跟降低住房成本,降低教育成本掛鈎,否則一切都是枉然。

對比之下,人口專家梁建章和經濟學家任澤平的“催生”建議,還是比較直接的。比如梁建章曾經建議。具體實施上,可以對已經有多孩的家庭買房直接降價,兩個孩子以上家庭可半價買房。也就是地方政府將相應地價部分從賣地收入中免除,對於買房以後多生的家庭則可以退還地稅部分。再比如任澤平認為,75後-85後才是生三孩的主力軍,基於此他建議對一線城市生三孩的人,每人每月發放3000元-5000元的教育基金。與此同時,還應該給予多孩家庭購房適當的貸款優惠,房價打折。

那麼問題來了,每月獎勵3000-5000元,二孩家庭買房打半價,你願意多生孩子嗎?

放開三孩也難逆轉中國人口雪崩!印度將為此崛起!2021~2023年中國人口負增長!

作者:劉忠良,著《大國危途》

個人微信:cnlonglzla(防失聯)

首發:新世紀智庫(WXSJZK)

中共中央政治局5月31日召開會議,聽取“十四五”時期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重大政策舉措彙報,審議《關於優化生育政策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決定》。會議指出,進一步優化生育政策,實施一對夫妻可以生育三個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有利於改善我國人口結構、落實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保持我國人力資源稟賦優勢。

說實話,放開三孩完全是杯水車薪,就是現在全面放開生育並鼓勵生育,也難當未來中國人口大崩潰。現在,由於住房、教育、醫療等壓力,很多年輕人無法結婚,還怎麼生孩子?或者結婚了,也不敢生孩子。

生三胎的前提是生二胎,沒有二胎就沒有三胎。同樣,生二胎和三胎的前提是生一胎。許多年輕人生一個孩子就是孩奴,二胎就不敢想,還怎麼生三胎?即便生了二胎,感覺壓力太大,放開三胎也沒有多大用!

Image
中國的最大優勢是人力資源優勢,但由於半個世紀的強制計劃生育和高民生壓力,中國已經陷入超低生育率二十多年,未來超低生育率將繼續持續,由此形成超低生育率和超級老齡化的惡性循環,進而未來陷入持續的人口大崩潰!

剛剛公布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新出生人口為1200萬,比2019年下降了18%,比剛剛放開二胎的2016年下降了33%!對比歷史,中國新生人口已經跌破清朝中期水平,為中國二百多年來最低水平!

實際上,2020年新生1200萬人口,還有放開二胎後的歷史堆積釋放的影響。如果沒有二胎積壓的釋放,新生人口數量會更低。同時,隨着年輕育齡婦女的下滑和超低生育率的持續,中國新生人口正在進入一波下滑階段。

受放開二胎影響,2016年全年出生人口為1786萬人,2017年為1723萬人,2018年為1523萬人,2019年為為1465萬人,到2020年僅1200萬。按照近幾年的新生人口數量下滑速度,2022年中國新生人口就可能跌破1000萬,甚至2021年就可能跌破1000萬!

即便考慮到今年放開三孩,有少數已經生二胎的想生三孩,可以為2022年補充一點新生人口。但是,由於新冠病毒疫情所導致的收入下降、壓力增大,特別是年輕育齡婦女的快速下滑及年輕人的巨大壓力,2021年和2022年將依舊延續新生人口快速下跌的趨勢!

與此同時,近年來中國死亡人口一直穩步增加。2016年死亡人口為977萬,2017年為986萬,2018年為993萬,2019年為998萬,估計2020年死亡人口突破1000萬。

到2022年,或者2021年,新生人口可能跌破1000萬,而死亡人口高於1000萬,這就意味着2022年或2021年中國人口負增長!即便現在立即全面放開生育,也許僅推遲到2023年中國人口負增長!

2020年新生人口性別比為111.3,較2010年的118.1下降6.8,新生人口性別比仍比較嚴重失衡。雖然新生人口性別比有所改善,但仍有超過10%的男孩在未來淪為“光棍”!

由於放開二胎的二胎堆積影響等因素,這次人口普查顯示的總和生育率約是1.3,比2010年的1.18略有提高。實際上,如果扣除二胎堆積因素影響,正常生育率應該是下降的。考慮到比較嚴重的性別比失衡,從女孩考慮,有效生育率實際上也就1.2左右。

按照發達國家2.1的世代更替生育率,如果維持1.2的生育率,這就意味着下一代人口比上一代減少45%,兩代減少70%,三代減少83%,四代減少91%,五代減少95%!

Image
如果一代人按照30年,以2020年的1200萬為基數,這就意味着30年後中國新生人口是660萬,60年後是360萬,90年後是204萬,120年後是108萬,150年後是60萬!

這就意味着,150年後中國新生人口數量將退回到春秋戰國之前的水平!中國兩千多年的人口基業,二百年內就可以毀掉,中華民族正在面臨千年一毀!

面對如此危險,還有人不痛不癢的認為,只要放開生育,中國新生人口立即反彈,不用擔心人口危機。這是幼稚!隨着城市化、學歷提高、思想轉變、生育壓力提高等因素,加上中國民生高壓力,中國超低生育率將長期持續!

所謂經濟,就是人的創造滿足於人的需求。所謂科技,就是人發現客觀規律並服務於自身需要。軍事實力,就是經濟科技實力的組合。因此,人口就是經濟科技軍事的生命載體。當然,人口指的是數量、質量、結構三位一體。

由於新生人口的教育水平顯著高於上一代,中國超低生育率的結果不僅大幅提高老齡化水平,又拉低中國人口的平均質量水平。因此,超低生育率將導致人口的數量、質量、結構同時惡化。

關於日本1990年代開始以來的經濟增長几乎停滯,各種解釋有很多,但最關鍵的就是人口,因為人口就是經濟的生命載體。沒有人口,GDP、科技、財政、就業、社會資源及財富將化為烏有!

Image
日本從1960年代陷入低生育率,則1990年代年輕人口快速減少、老齡化快速發展,投資、消費、生產創造力的提升均變得低迷不振,必然導致日本不斷的“失去十年”!

隨着超低生育率,中國2023年進入重老齡化,2033年或更早進入超級老齡化。2021~2023年中國人口開始負增長,2028年勞動人口將快速減少,2040年之後就進入人口超級大崩潰。到2040年後,每年人口減少將最高超過2000萬,五六年減少一個億!

中國的人口優勢,從目前趨勢來看,早已經無法維持。旁邊的印度,每年新生人口已經是中國的兩倍以上。2024年左右,印度總人口就趕超中國。總人口背後掩飾的是,中國新生人口和年輕人口迅速崩塌。

2020年第七次人口普查顯示,中國60歲以上人口佔比18.70%,與10年前相比上升了5.44個百分點,老年人口比例增幅高達41%,老齡化發展速度非常迅猛。

Image
2020年,中國人口年齡中位數是38.8歲,已經超過美國38.3歲,遠高於印度的28.4歲。到2050年,中國人口年齡中位數近50歲,美國近43歲,印度僅為37歲出頭。2030年左右,印度人口的年齡優勢將顯著的展現出來。

從2035年開始,印度每年步入勞動年齡人口將是中國的兩倍以上。此時,中國已經陷入超級老齡化,年輕人口正在迅速崩塌。此時,中國已經進入城市化工業化的後期,經濟增長動力衰竭。因此,2030~2035年左右,世界將明顯的看到印度崛起、中國相對衰落。甚至,2025年以後,這個趨勢就會比較明顯。

中國超低生育率帶來的,不僅是民族國家的危機,還有經濟危機、養老危機。根據預測,到2050年中國65歲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將達3.8億,佔總人口比例30%;60歲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將接近5億,佔總人口比例40%。

到2050年,中國養老保險撫養比將下降到1.3:1,也就是1.3個年輕人養活一個老人。不僅年輕人面臨巨大養老壓力,老年人也因為養老金體系瀕臨崩潰而老年艱難,國家財政將被養老拖死,陷入超低生育率與超級老齡化的惡性循環,人口持續超級大崩潰!

到那時,中華民族不是實現偉大復興,而是在千年一毀的路上狂奔!

現在,早已經不是放開二孩三孩或四孩的問題,而是中國年輕人壓力巨大,不能結婚、不願生孩子或不敢多生孩子。解決住房、教育、醫療等民生壓力,解決年輕人的婚姻和家庭危機,全面出台實惠的鼓勵生育政策,已經刻不容緩!否則,放開十胎也沒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