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習氏病毒“歐美割龍”降臨非洲

0

中國外交部於11月26日宣布,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於11月29日出席中非合作論壇第八屆部長級會議開幕式並發表演講。同日國新辦發布《新時代的中非合作》白皮書,聲稱在關乎彼此前途命運的關鍵時刻和重大問題上,中國和非洲“始終堅定地站在一起”。白皮書還吹噓當前“中非關係處於歷史最好時期,中非合作成果遍布非洲大地,改善了非洲經濟社會發展條件,給雙方人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白皮書還暗示,這是中國支持非洲的結果。

中共同非洲的友好關係開始於毛澤東時代。毛澤東為了反帝反修,創造所謂“第三世界”的理論,將美蘇超級大國列為第一世界,歐日澳等發達國家列為第二世界,中國與亞非拉國家是發展中國家,成為第三世界。這是統戰策略中的敵友我關係,而中共自然是第三世界的領袖。毛澤東在非洲撒錢,終於在非洲國家支持下進入聯合國。

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忙着討好與欺騙西方國家的金錢,無暇顧及這些窮國家,到崛起後的胡溫時代,才重拾與非洲的友誼,並且滲透非洲、掠奪資源。到習近平時代更推出“一帶一路”,以大撒幣加強掠奪,雖然將非洲殖民化,但是中國自己也資金枯竭,難以為繼,因此也引發非洲國家的不滿。

中共為何此刻想起他們的非洲兄弟,自然是因為戰狼外交使中國陷於孤立,軍事擴張引發與印度及東南亞國家的爭議乃至軍事衝突,在維吾爾族、藏族、香港等議題上被西方國家譴責,台灣因為民主與科技成就及防疫成績大大提高國際地位,並且作為世界上的良善力量而被更多國家認同,使“一中原則”陷於動搖,東歐一些小國家敢於挑戰北京的一言堂。在這個情況下,習近平就想起他的非洲兄弟了。

但是習近平敢近距離接觸這些兄弟嗎?怕死的他當然不敢,所以估計還是以視訊出現,避免成為800公尺以內的“時空伴隨者”而被隔離,所謂中非關係的“最好時期”,還是見外啊。

但是人算更是不如天算,習近平可說是中共最倒霉的領導人,就在白皮書發表的時刻,它居然變成了黑皮書。因為非洲傳出了武漢肺炎最厲害的非洲變種病毒!南非已經掀起逃亡潮,一架從南非飛往荷蘭的飛機居然有61個確診者,中國香港也出現了確診者,歐洲一些國家、美國、澳洲,甚至亞洲的泰國已經發出旅遊禁令。正在熱衷中非友好的中國,如果也發布禁令,莫非這就是“新時代的中非合作”?正是尷尬呀。

按照希臘字母排列,這個新病毒應該取名Nu,唯恐同New同音引發許多誤解而跳過。下一個字母則是Xi,哇,是習近平的Xi,這正是天意啊,是習近平帶給非洲人的合作禮物嗎?既然因為武漢肺炎的“武漢”兩字引發中共做賊心虛的暴怒,現在稱為“習氏病毒”,豈非如同挖了習近平的祖墳與龍脈?不知受過習近平多少好處的世衛組織袞袞諸公豈敢觸犯龍顏?因此新變種病毒稱為Omicron,不知中文要怎樣譯音,是“歐美割龍”嗎?

本來這個中非部長級會議,中方意圖是強調“非洲國家為中國維護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促進國家統一,實現發展振興提供重要支持”,然而非洲國家可能變調要求中國全力支持非洲國家對付“歐美割龍”。眾所周知,非洲國家不但貧窮,而且醫療設備很落後,對付這個新變種病毒顯然相當困難,然而中國沒有好疫苗,也沒有醫療志工會去非洲提供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的援助,習近平也窮到沒有多少錢可以給非洲,那麼怎麼要求非洲國家支持中國的發展與統一大業?非洲的人命與中國統一,哪一個更重要?

如果“歐美割龍”橫掃非洲,無疑是對非洲的大毒殺,非洲人也會要求追溯這個新冠病毒的源頭而與歐美站在一起。去年美國總統選舉期間,親民主黨的左翼人士發動“黑命貴”運動,如果他們挺進非洲,把這個運動推展到非洲,至少是提供疫苗,無疑更加名副其實,那麼非洲人更加站到歐美這一邊,何況歐美也正在準備援助非洲擺脫“一帶一路”的桎梏。

一旦非洲覺醒,中國不但失去政治上的盟友,也將喪失對資源的掠奪,包括能源與貴金屬。這是不是習近平與中共的末日?那白皮書真的是白白的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