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纯钩:《时代革命》获奖,愿荣光归香港

0

香港导演周冠威先生的记录片《时代革命》,荣获第58届台湾金马奖最佳记录片奖,这个好消息,无宁是香港政治肃杀空气下的一阵清风。这个荣誉不只属于周冠威本人,也属于所有参与反送中运动的香港人。

当颁奖嘉宾宣布结果后,全场响起长时间的热烈掌声,这代表所有评判对这部作品的肯定,也代表台湾人民对香港人争取民主的支持。

周冠威在视频发言中说:「仍然留在香港的,包括我,很多流亡海外的,或者现在在监狱里面的朋友,纵使你们未有机会看得到,但是我祈求天父,单是这套电影的存在,都可以给你一份安慰,一份拥抱。」

我很感激他特别提到「在监狱里的朋友」,在与所有参与抗争的香港人分享这份荣誉之时,我们更不应忘记囚禁中的黎智英﹑戴耀廷﹑何俊仁﹑邹幸彤﹑梁国雄﹑黄浩铭﹑梁天琦﹑黄之锋等人,以及更多知名不知名的手足。我希望这个好消息,也可以使他们在困苦与孤单中,对自己的牺牲与坚持,抱持更积极与乐观的态度。

周冠威导演以影像的形式把反送中运动的前后经过记录下来,留给香港人,留给世界,留给历史,这一份功德将被香港人永远铭记,因为他,香港人的声音没有被国安法掩盖下去。不仅如此,这部片势将以其道义力量,被更多爱好民主自由的各国人民所熟知,而香港人的抗争与命运,也将受到更广泛的关注。

我还没有看到这部片子,虽然这部片记录下来的场面,我与大多数香港人都早已熟知。也可以说,这部影片包含了你我他我们多数人命运的一部份,它折射了我们生命中最光彩的一些瞬间,它是我们不可磨灭的记忆的一部份。

昨天与一位朋友谈起反映历史的专题片,我说历史记录片最大的功能,一是它会留下真相,二是它会打动人心,现在想来,应该再补充两点,就是:三是它会澄清是非,四是它会张扬价值。

一部记录片搜集资料的过程,便是捕捉真相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有些似是而非的历史细节会被澄清。因为有当事人的证词,有现场的录影,真假无所遁形,是非尽在其中。

导演拍摄时的采光﹑角度﹑录音,以及后期的剪接﹑解说等等,不可能不带主观的感情,个人的体悟,不可能不包涵导演自己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所有这一切形成一种打动人心的力量,使导演的价值观得到广泛共鸣。

我还记得七一立法会外撞击玻璃门那一幕。刚开始,我也是有点不理解的,心想坏了,运动有点失控,既然是和平示威,有没有必要走到这一步?那大半天一直都心神不定,一则很不想看到运动因此而走偏,二则担心中共港共会以暴力破坏污名化整场运动。

这种担心一直持续到午夜,那时传说警察要清场,大部份人都离开了,只剩少数年轻人坚持着。就在这时,有一位女记者追着一位女孩子进入立法会,女记者追问她为什么不离开,女孩子边走边说,她要去劝里面的手足离开,大家要齐上齐落,一面说,一面哽咽不已。

就在那当下,我明白了所有的事情。我明白这些年轻人内心那份炽热的激情。他们知道香港人与政权的冲突,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到了生与死的关头,他们要以这种激烈的方式来宣泄内心的愤慨和坚强的决心。

就在稍后,梁继平站在讲台上,勇敢地摘下自己的面罩,大声说:「我们回不去了!」

我被眼前一幕幕真实的即时影像镇住了,那就是如果香港人的诉求,到了不付出代价就无以取得的时候,那么要付什么代价,我们就去付出就是了。输赢不论,比输赢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意志。

第二天我写了一篇文章投给苹果,我忘记前面都说了什么,只记得我跟年轻人说,香港纳税人会出钱修复立法会,立法会是香港人的,如果因为一场正义的行动而稍受破坏,那有什么了不起,我们修复它就是了。最要紧的是,这是一场正义的运动。

那些日子,我们每个人都被这些现场影像不断打动,我们也不断在修正自己的认识边界,努力跟上形势的发展,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得知《时代革命》获奖的消息,我又想起一两年来的心路历程,对这些在抗争第一线不畏艰险记录时代影像的文化工作者,心存无限感激,也以将他们引为手足而感到自豪。

一切荣光归香港,归香港人,归这个激情而充满希望的时代!

–自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