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中國非洲 幻滅時刻

0
FILE - In this Sept. 3, 2018, file photo,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front center, South African President Cyril Ramaphosa, front row left, Egyptian President Abdel Fattah al-Sisi, front right, Kenya's President Uhuru Kenyatta, second row left, Togo's President Faure Gnassingbe, second row center, Malawi's President Arthur Peter Mutharika, third row right, Sierra Leone President Julius Maada Bio, third row left, Liberian President George Weah, third row center, with other African leaders clap during a group photo session at the Forum on China-Africa Cooperation (FOCAC) 2018 Beijing Summit in Beijing. China's loans to poor countries in Africa and Asia impose unusual secrecy and repayment terms that are hurting their ability to renegotiate debts after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a group of U.S. and German researchers said in a report Wednesday, March 31, 2021. (How Hwee Young/Pool Photo via AP, File)

這是2018年在北京舉行的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習近平與非洲國家領袖合影。今非昔比,11月28日達喀爾開幕的中非合作論壇,規模和級別遠不如從前,習近平已經快兩年不出國了。 © How Hwee Young/Pool Photo via AP, File

中國非洲論壇周日在達喀爾開幕,法國『世界報』在『非洲與中國–幻滅時刻』總題下發表了一組分析和報道。報道稱,中國非洲合作的盛宴已經結束,每隔三年舉行一次的中非合作論壇11月28日在塞內加爾首都達喀爾開幕,這次的級別要低得多,已不像歷屆峰會,出席論壇的非洲國家元首比出席聯合國大會的還要多。

中非合作論壇“降級”,當然與新冠疫情有關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寧願留在中國,但同時也凸顯了一度蓬勃的“中非洲”在收縮,與近二十年曾經盛大奢華的規模相比,這次的規模低於各自的希望。

工業計劃效果有限,貿易交流不平衡,債務陷阱,精英集團的腐敗,中國企業不尊重勞動者權利等等,加大了非洲的不滿。結果,儘管非洲民眾對中國的滿意水平仍然比較高,但已開啟倒退的趨勢。剛果,這個曾經與北京簽署“世紀契約”的國家,“礦物基礎設施”大型合同仍然是海市蜃樓: 31 家醫院沒有一家建成,兩所宣布的大學還沒有蹤影。

根據皮尤中心針對2013-2019長時段調查,南非對中國的滿意程度從48%減至46%,肯尼亞從78%減至58%,尼日利亞從76%減至70%,中國與非洲關係專家Thierry Pairault強調,對於中國人和非洲人來說,這是幻想的終結。每個人都意識到花錢並不足以激發發展。尤其是非洲人意識到,中國人釋放的大量資金,最終在利率方面相當昂貴,而且還款期限很短,不足以刺激起所期待的發展。

2000年,是中國全球化全面開啟的時刻,也是中國非洲論壇啟動的時刻,中國在原材料豐富的非洲大陸進行大量戰略投資,數字是極其誘人的,從2002到2020,中國與非洲大陸之間的貿易交流增加二十倍,從100億美元增加到2000億美元,使得中國得以取代美國成為非洲大陸第一大貿易合作夥伴,與此同時,北京在非洲全面開動基礎建設,三個計劃中有一個就投資在非洲。

根據麥肯錫公司,2017年,大約一萬家中國企業在非洲行動,但真正在中國註冊的大約在3000-4000家,其他的則是由中國人領導的非洲企業,加起來大約100萬中國人在非洲工作,投資,經商。

北京的政治利益

中國同時向非洲推銷軟實力,在非洲設立62家孔子學院,而中國的大學招收了60000萬名非洲學生,這是一種為非洲培養未來親北京精英的方式。

北京也不斷地強化自己在非洲去殖民化歷史潮流中與“非洲兄弟”的合作,2017年,北京在吉布提開設第一個軍事基地,為中非洲擴大了另一戰略層面,並將此納入“一帶一路”的框架,這個非洲之角的國家在中國人眼中非常重要,她是鏈接印度洋及歐洲大陸之間的重大戰略通道。

中國在非洲也獲得了巨大的政治利益。Thierry Pairault分析,每次中國進行少量投資、買入或賣出時,它都能留住一個客戶,它可以從聯合國收取“股息”——獲得非洲國家的支持票。這就是中國如何獲得四個聯合國機構的領導人的奧妙。這些機構分別是:糧食及農業組織 (FAO)、國際民航組織 (ICAO)、工業發展組織 (Onudi) 和國際電信聯盟 (ITU)。無論是歐洲人還是美國人,都從未同時領導過如此多的聯合國機構。中國只有在非洲的支持下才能征服這些陣地,而且成本相當低。

一場剛果夢

中國在非洲擴張的數字終究難以掩蓋日益增長的不滿,甚至不斷增加的摩擦。與一般的想法相反,現實情況是,中國在非洲是服務提供者,而不是投資者。相比之下,中國在老撾這個擁有 700 萬人口的小國的投資近年來就佔到了中國在整個非洲這個擁有 12 億人口的大陸投資的 30-40%。

中國人在非洲實際的投資少於服務投資,比如基礎建設合同,此類合同最終通過非洲人負債的方式轉嫁到他們身上,2019年,北京在非洲的投資達致27億美元,但提供服務的投入高達444億美元。而且中國人的投資往往集中在技術增值很小的領域,比如礦業領域。

剛果與中國的關係就是一個極有說服力的例子。2008 年,約瑟夫·卡比拉 (Joseph Kabila) 與北京確認了一項巨大的易貨交易,這將是一項“世紀契約”,是中國向非洲承諾的這種“雙贏”夥伴關係的完美體現。中國從他的國家購買鈷和銅,用於基礎設施建設:包括公路、鐵路、醫院、學校、大學……

最近,剛果共和國與中國的關係出現緊張,繼任總統重新評估了與中國簽署的銅礦及其他礦業投資的合同,發現2008 年在卡比拉 領導下籤署的“礦物基礎設施”大型合同仍然是海市蜃樓:北京計劃的 31 家醫院沒有一座建成,兩所宣布的大學也沒有蹤影。

在肯尼亞,圍繞着內羅畢-蒙巴薩鐵路建設計劃 不斷,一家法院於2020年裁決 ,獲取合同的中國企業並沒有遵守競爭規則,該國司法機構並對過往與中國人達成的一些合同的合法性提出質疑。

分析指出,在此背景下,達喀爾中非論壇可能標誌着一種中非關係的曲折轉變,與近二十年的雄心勃勃形成對比,專家認為,從現在起,中國人在非洲面臨的局面要比二十年前複雜得多,過去,雙方的關係僅僅是精英之間的事務,現在中國人必須面對一個日益苛求的民間社會。

非洲的領袖已不得不面對越來越多的針對不透明合同、債務陷阱、以及非洲產品進入中國市場備受限制的質疑。而對中方來說,如何準確地把握非洲的變化,調整自己的計劃。否則,她會看到她的滿意度曲線繼續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