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演達遭蔣介石秘密處決 被孫中山認定“上台能讓國民黨更好”

0

1931年,大權在握的蔣介石逮捕了一人,並在勸其歸順自己的當天晚上,毫不猶豫地下達了秘密將其處決的命令。

而這個人在孫中山生前曾對他十分倚重,將他當做自己的接班人培養。不僅如此,在見識了諸多人才後,孫中山曾斷言,若是他能上台,國民黨會更好!

那麼,這個人是誰呢?孫中山為什麼會對他如此看重?而蔣介石為什麼要對他痛下殺手呢?

1933年,蔣介石在廬山擔任軍官訓練團團長,一次在與國民黨高級將領聊天散心的時候。一個國民黨上將問道“委員長,你認為百年之後,能接替你的人是誰?”聽到這個敏感的問題,在場的眾人都紛紛停下腳步屏息等待蔣介石的回答。

只見蔣介石如同回憶一般,頓了頓答道:“能接替我的人只有一個,但是已經被我殺了。”

此話剛落地,在場瞬間安靜了下來。蔣介石此言並未恐嚇,他口中所說的人,正是國民黨中最有可能取代他的鄧演達。

作為國民黨中的元老人物,鄧演達因為能力出眾,是同輩中佼佼者,所以只14歲就被同盟會看中,吸納為同盟會中的一員。

1919年,鄧演達從保定軍校畢業後,加入了孫中山的革命隊伍,成為了一名堅定的孫中山擁護者。在而後的征戰中,鄧演達表現出超凡能力,深得孫中山讚賞。

1922年,陳炯明叛變,粵軍第一師的各個團相繼萌生異心,粵軍隊伍中大多數人都擁護陳炯明,這讓孫中山的領導地位受到了威脅。

為了恢復廣州政權,粉碎陳炯明西江防禦計劃,鄧演達被臨危受命,領兵作為前鋒。而在對肇慶的時候,敵人在易守難攻城垣的庇護下,讓當時的形勢十分危急。但面對敵人的嚴防死守,鄧演達率地雷隊一馬當先。炸開缺口後以出其不意的襲擊,殲滅了守城內的所有敵人,並將指揮官黃振邦活捉。

在鄧演達卓越的指揮下,1923年1月,陳炯明被迫從廣州撤出,革命危機得以解除。但此時,在帝國主義的煽動下陳炯明出兵三路奔襲廣州,而在孫中山建立的大元帥府內部,滇、桂兩軍,打着支持孫中山的名義,做着吞噬廣東地盤的齷齪事宜。

至此,孫中山在廣州被困,革命形勢岌岌可危。在孫中山的指示下,鄧演達再一次率領部下出兵討伐異黨,粉碎陳炯明的陰謀,並與李宗仁、黃紹竑聯手起來,將江西肇慶與廣西梧州連成一片,就此壯大了孫中山革命隊伍的聲勢,震懾住了滇、桂兩軍。

除了帶兵打仗是一把好手以外,在治軍方面鄧演達也十分有一套。在他帶領的隊伍中,鄧演達十分重視政治教育。不僅如此,鄧演達在眾多的重大事宜上,都會以極其民主的形勢,徵求眾人的意見,而後才做出決策。所以,在孫中山生前,對鄧演達十分看好,並表示“若是鄧演達能上台,國民黨會更好”。

鄧演達與蔣介石相識源於粵軍,1918年3月,蔣介石擔任粵軍總司令部作戰科主任,而鄧演達在保定軍校畢業後,也在鄧仲元的召喚下,加入了粵軍隊伍。

所以,因為兩人都追隨孫中山參加革命工作,時常有交集。1924年,在蘇聯方面的建議下,經過數次的商討,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通過了建立黃埔軍校的決議。

在黃埔軍校中,擔任教練部副主任兼總隊長的鄧演達,作為孫中山三民主義的堅定擁護者。對於蘇聯的東西十分贊成,並在政治心理上,對共產黨也是偏向態度。而這也就導致了他與極度反共的何應欽的巨大矛盾,每每這時候,蔣介石都會出來講和。可讓人感到奇怪的事情是,蔣介石的說和方式,有時候偏重何應欽,有時候偏重鄧演達,像是故意造成兩人對立局面一般。

黃埔軍校一期畢業後,眾人成立了一個教導團,由各級隊長與學生分派到教導團中擔任帶兵官或者黨代表。而彼時黨代表則是學習蘇聯紅軍,既軍事民主精神的體現。但是因為黨代表與帶兵官之間的矛盾,以及互相的不妥協,最後黨代表為了維持黨代表制度,幾番討論後,推選出了5個黨代表到廣州去見廖仲愷解決這個問題。

但在動身前,這個消息被人告知了蔣介石,於是5人被叫到蔣介石辦公室。而後蔣介石對着他們盛怒謾罵,並質問道,為什麼要去廣州找廖仲愷而不是直接找他。隨後,蔣介石從抽屜中取出一個章,憤怒地大聲說道“我就是黨代表,這個圖章我想怎麼蓋就怎麼蓋。”

得知此事後,鄧演達對蔣介石的行為十分不滿。並覺得,這是蔣介石反對民族,施行封建獨裁思想的顯現,這引起了鄧演達對於中國革命前途的擔憂。而正是這個時候,鄧演達與蔣介石的革命道路出現了思想上嚴重的分歧。

1926年,彼時的北伐軍在大陸上的高歌猛進,作為北伐軍總司令的蔣介石看起來春風得意。但殊不知,此時的他卻面臨著巨大的苦惱。

11月26日,國民黨中央政治委員做出了遷都武漢的決定,並委託鄧演達趕赴武漢準備遷都的各項事宜。但是,此時的蔣介石羽翼未豐,如果讓中央黨部和國民政府遷到武漢的話,那麼他的勢力將會大受制約,未來權利競爭道路也將會變得更加困難。

因此,蔣介石力主將中央黨部和政府暫住南昌,這一決定讓鄧演達與之產生了巨大的分歧,各方也對蔣介石的所作所為反對之聲不斷。在眾人為遷都事宜爭論不休的同時,蔣介石拋棄了自己的革命初心,與江浙財閥達成協議,自覺有靠山後的蔣介石,“腰杆子硬了起來”。對於眾人的反對並不理會,依舊以強硬的姿態做出決定。

而此時的鄧演達對於蔣介石的態度十分強硬,“言論也日甚激烈,比中共有過之而無不及,給蔣的刺激極大”。這件事,讓蔣介石認為,鄧演達“跋扈殊甚”,對其耿耿於懷,兩人的關係因此越來越遠。

1927年1月3號,洞察到蔣介石妄圖以專權的形勢把控國民黨政權的鄧演達等人,在武漢臨時會議上,為了消除這一情況,制衡大權在握的蔣介石,提出了“提高黨權案”。

在這一期間,對於蔣介石所作所為十分不滿的鄧演達,為了引起社會上的反應,聚集力量對蔣介石的專政獨裁進行制衡。他還在《民國日報》上連續發表數篇反蔣文章,他指責蔣介石“違背黨大多數同志們的意志,違背黨的規定”,並預言,從他選擇這樣做開始“那一定立刻失掉軍事的權威,立刻自己喪失政治的生命。”

這種種舉動,讓蔣介石大為憤怒,他在自己的日記中指責鄧演達選擇與共產黨站到了一起。並說鄧演達發表的數篇文章,都並不屬實,只是為了“詆毀”他,“不勝駭異”,並悲嘆“人情如此”,而這也讓蔣介石漸漸對鄧演達動起了殺心。

1927年4月,已經完全被封建資產階級同化的蔣介石,在上海發動了對國民黨左派以及共產黨的武裝政變。4月10日,蔣介石先是宣布接上了鄧演達領導的總政治部,派軍隊對總政治部上海辦公處進行了封鎖。

而後,在蔣介石的命令下,發布了“秘字第一號令”,對共產黨和國民黨左派192人進行通緝,而鄧演達就在這其中。

至此,已經完全拋棄自己革命初心的蔣介石,與一直堅定維護孫中山推崇的“三民主義”的鄧演達完全站在了對立面。四一二“清黨”事件發生後,鄧演達立刻站了出來表示反對,他斥責蔣介石是“替帝國主義效勞,為中華民族千古罪人”。

隨後,鄧演達還組織領導了革命領導運動周,以此呼籲全國人民對對蔣介石與帝國主義勾結背叛革命的暴行進行關注與斥責。而後,在鄧演達與董必武的建議下,武漢國民黨中央及國民政府發布了開除蔣介石黨籍,撤銷蔣介石一切職務,嚴懲逮捕之的命令。

在這一期間,蔣介石曾多次密電鄧演達,希望他能停止這一系列反對自己的行為。眼看着鄧演達無動於衷,蔣介石拿出了在北伐中對待軍閥的那一套,希望可以用高官利祿誘惑,初始鄧演達停止,可是最後依舊被鄧演達拒絕。

4月22日,鄧演達與眾多國民黨元老、武漢的中央執行委員、監察委員等40餘人聯名發布《討蔣通電》,號召全體軍民,“去此總理之叛徒,中央之敗類,民眾之蟊賊”。

而後,鄧演達主持了30多萬的群眾大會,並且組織數期黃埔軍校的學生,以及武漢中央軍事政治學校的學生,成立討蔣委員會,對蔣介石的無恥行徑進行討伐。而在這樣來勢洶洶的組織下,蔣介石威信大幅下滑,對鄧演達愈發痛恨。

同年年底,鄧演達飛抵德國柏林,考察研究,為建黨做足準備。1930年,為了拯救中國革命,繼續孫中山未完成的使命,鄧演達在上海組織籌建了中國國民黨臨時行動委員會。不僅如此,鄧演達為了推翻蔣介石的專政獨裁,還在軍事起義做足了準備。

而正是因為鄧演達籌劃的組織活動以及起兵準備規模愈來愈大,已經威脅到了蔣介石的政權。所以在1931年2月,蔣介石派遣王柏齡到上海,並與淞滬警備司令一起,謀劃對臨時委活動進行偵察。為了一勞永逸的消除鄧演達這個後患,蔣介石還下達了以30萬元緝捕鄧演達的命令。

因為彼時的環境十分危險,眾多同志都對鄧演達的安危十分擔心,並勸其到日本或香港暫避。但鄧演達卻表示“要革命就要反帝,焉能違反民意去寄帝國主義籬下?”就算到那裡去,他們就算不明着緝捕,也會暗殺。

為了保證起義的順利,鄧演達在上海舉辦了為期兩周的訓練班。但就在這個時候,因為叛徒陳敬齋的出賣,鄧演達不幸被捕,並被單獨押解到了南京。

鄧演達被捕後,各界一直不斷嘗試對其進行營救,但最終都沒有成功。而為了在這一期間,不願落人口舌的蔣介石,也對鄧演達軟硬兼施,要求鄧演達放棄自己的革命主張,解散他對自己有威脅的革命組織。

但對於蔣介石的要求,鄧演達不為所動,鄧演達表示革命是中國人民的要求,自己只是在行駛人民的願望。如果蔣介石可以接納人民的要求,行駛人民的願望,解決中國革命問題,那麼就有商量的餘地,除了這個以外,自己並無所求。

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變爆發,但是在這個時候,蔣介石卻下達不抵抗命令,將中國東北這一錦繡山川拱手送給日本人,將數萬萬東北同胞變成“亡國奴”。至此,蔣介石被迫下野。

在下野前,為了自己征途着想,也礙於眾人的不斷施壓。蔣介石再一次派人找到鄧演達,要他保證自己絕不再寫,反對蔣介石的文章,就可以放他出去。但是,這一要求,與讓鄧演達放棄自己的革命主張有什麼區別呢,所以鄧演達義正言辭地拒絕道“我寫反蔣文章,不是我鄧演達要寫,是中國人民要我寫。”

而自鄧演達被關押以來,無數黃埔學生都在注視着這件事。所以在這個時候,歷屆黃埔軍校畢業生,聯名要求蔣介石放鄧演達自由。面對眾多將領的呼聲,蔣介石大為震驚惶惶不已。

蔣介石十分清楚,正逢自己下野時期,鄧演達要是真的被釋放的話,那麼自己很有可能會被真的取而代之,到時想要捲土重來,這幾乎不可能。

對於這一點,何應欽等人也意識到了,於是聯名致電蔣介石“不除鄧演達,不足以安天下”。而對此,蔣介石的好兄弟戴季陶也表示“唯有鄧演達能分散黃埔力量,動搖政府根基,是最可怕的敵人”。想到黃埔軍校歷屆的畢業生聯名的浩大聲勢,蔣介石惶恐不已,遂下定決心。

1931年11月29日晚,在蔣介石的授意下衛隊長王世和,以移居湯山為名義,將鄧演達秘密押送到麒麟門外沙子崗。在路上王世和謊稱車子拋錨,請鄧演達下車。但在鄧演達下車還未站定,“砰砰”兩聲槍響,鄧演達倒在血泊之中,當場殞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