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立華:專業與教牧倫理

0

導言
一位猶太人拉比以撒‧邁耳‧維思(Rabbi Isaac Meyer Wise)這樣說過:「牧職人員並不是由其職位造成的,他乃是要讓其職分受尊重和敬佩。」(Clergy must not made by the office he holds;he must make the office respected and honoured.)

這是教牧必須有的一種意識,就是如何能透過牧養事奉來贏取別人的尊重和敬佩。得着這份尊榮並不是單靠職位所賦予的權力就自然得到的,而是因着個人生命操守的表現,使別人感到我們有值得尊敬的地方。這正符合我們傳統上一句話的精粹:「神看重工人的生命過於他所做的工作。」為人之所是(being)比所做的工作(doing)更重要,故此,教牧人員的倫理操守便顯得格外重要了。我們在事奉上所表現的行為操守往往影響人最深,要竭盡所能去維持天國工人所要有的職業道德應是教牧一種認知的本分。

教會可能人多興旺,機構也有不錯的發展、擴張,卻使很多人絆倒;事奉的外表可能很成功,顯露的手段或做事方式卻不能榮耀神,因為他們在牧職專業道德上有缺失,也令多人非議。近年海內外教會因不少教牧醜聞而在世上失去其應有的正直見證,故此引發一些人要正視教牧的道德倫理問題,這便引起近年討論「事奉職事倫理學」(Ethics in Ministry)這個新興的課題來,有系統深入探思教牧在事奉上該注意的倫理操守,以啟發幫助教牧在這急速轉型的社會中如何具體認知一些該有的倫理事項,以至在實踐行動上謹慎從事,避免陷在錯謬中而不自知。更幫助教牧能追求達到「對神、對人、對事常存無虧的良心」的境地。在今天這個既複雜又專業化的時代里,教牧傳道的事奉也頗艱難不易為,要求極高,與其他專業人士並無分別。因此,教牧在道德操守上維持一定的高水準是極其需要的。

專業倫理

自古以來,牧師、律師和醫生均被認可為擁有較高學識的專業人士(今天當然列入專業人士的行業更多),到底什麼是「專業人士」呢?

專業(professional)或事業來自法文的carriere,原意是道路,特指利用一種技能去開闢一種專門事業的道路,1即靠一技之長從事一種專門的工作,以達到人生的一種目標,獲得成就和利益酬報。作為一位專業人士,則擁有如美國(U.S.A)學者華特‧維思(Walter E. Wiest)及艾榮‧史密斯(Elwyn A. Smith)所列出的以下條件:2

一‧他或她必須要提供一種重要和獨特的社會服務,以至能使複雜的社會得着某方面需要的滿足。

二‧為了提供這種服務,他或她必須擁有專業技能和知識(professed a body of skill and knowledge),而知識分兩種:一種為特有的理論;一種為運用自如的實際技能──即「如何做」(know-how)。換言之,是擁有應用這些知識的能力。

三‧他或她是屬於專業團體的一員(工會),此專業群體必須擁有高度的自主性,能夠有效地管理業內人士的操守,包括正直(公正)、能力、卓越表現、服務的動機,以確保服務的素質維持一定的水準。而這種專業內部的監管能力,便是任何專業的最重要特徵之一。

四‧既然任何專業群體均十分關注其執事者的道德操守,她亦會制定倫理守則,以肯定每位專業人士均會按着道德的指導,服務社會,作出上佳的貢獻。

五‧任何一位專業人士均要擁有高度的自律性,願意為自己的行為及抉擇負責。雖然他或她是在專業群體的監管下提供服務,卻並不表示他或她毋須自律,因為惟有擁有高度自律能力的專業人士才能夠提供卓越的服務,並得公眾的信賴。

六‧專業者首要的關注及委身對象便是其服務群體的益處,而不是自己的利害得失(others come before self)。 (可惜現時太多專業人士只以自己的利益為重。)

七‧故此,他或她所更關心的是自己所提供的服務素質,而不是物質的回報,因為他或她並不是因為金錢才提供服務的。儘管現時某些專業能夠透過業內所提供的服務而獲取可觀的報酬,亦鮮有專業人士會宣稱自己是因着金錢而執業的。

八‧勤奮努力是專業服務的精神,因而產生某些滿意的成果,自己獲益,別人也得着鼓勵。

以上各項都是一般專業人士所遵從的倫理條件,當然在實踐中達至何種程度是另外一回事,特別因着人性的扭曲和軟弱,許多不理想的情況相繼出現。特別權位與金錢利益方面的問題常弄至人在倫理道德上失守,而污染其專業的尊嚴!甚至犯上官非,使其專業受損!

專業與教牧

然則,在今天這個講求工作效率和專業精神的社會中, 教牧傳道人應否被視為一種專業,又是否需要訂立一套專業倫理守則,作為執行職務時的依據呢?

關於這方面,香港建道神學院院長張慕皚博士的意見, 值得我們參考和深思,他說:

「如果專業是指某個行業要求入行的人擁有一定的工作知識和技能,而且經過嚴格的審核,達到規定的標準,又在一定的行為操守的規範下運作,那麼教牧傳道人的職責也應該有一定的專業考核和限制。但同時我們也必須立刻澄清,傳道的事工是超專業的。這裡的超越,並非指不守專業精神和廢除專業的水準,而是指要達到比一般專業更高的要求。

「首先,一般專業要求他們的成員接受一定的訓練和經過一定的考核,才給予專業的資格和地位。現今一般宗派和教會也都要求他們的傳道人必須修讀認可的神學課程和經過按牧團的審查考問,才通過按立其成為牧師的資格。當了牧師後,還需按照教會的章程、行政系統和制度架構運作(如行政或同工指引手冊之類)。愈來愈多傳道人亦在教會中得到合理的薪金、待遇和福利,也遵守教會所定的工作時間和假期,當傳道人嚴重失責或犯了嚴重的道德規條時,同樣也需要經過紀律處分,甚至停職或取消資格。就傳道的職事而言,專業的操守和規定就如食物的防腐劑一樣,最多只能防止食物變壞,而不能提高食物的素質,帶出更好的味道或更佳的營養,《聖經》要求傳道人有超專業的事奉。

「專業或專業一詞,來自法文carriere,原意是道路, 路是人造出來的,人所揀選的,但傳道牧職卻是神的召命,不是我們揀選神,而是神揀選我們,並且差派我們去作工(約十五16)。路是早已規劃好的,路線和方向也早已定清楚,但召命卻是聆聽神的聲音,恭候神的指示。

「走路的人倚賴地圖和指南針,而蒙召的人所著重的是與神的關係;走路的專業人士靠自己的技能,按本子辦事就有成功的機會。但蒙召的人卻非與神與人建立良好關係不可,這種愛的關係促使我們充滿喜樂地在《聖經》中尋求神的旨意,又在心中察聽聖靈微小聲音的指示。

走路的人追求自己的目標,建立自己的名譽地位, 一切所付出的,都為了有所得着,在物質上追求擁有更大更多。聽召命的人只求完成那召他的旨意,因為召他的為他在十架上捨命流血,故此一心只求不惜付上任何代價去完成召命。今天不少『走路』的傳道人如其他專業的人士一樣,只求自己的權利和舒適的生活,難怪今日的教會半生不死……

「超專業的事奉,是跟隨基督的事奉,祂本來享有與神同等的地位和權利,卻來世走十架的道路,放下一切權利,倒空自己。主宣稱祂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而僱工則只求自己的利益,只關心自己的安危(約十11~14)。我們呼籲傳道人效法基督和保羅超專業的事奉……」3

無疑,教牧實在是專業的一種,但其神聖召命又使他或她要從事的事奉不單滿足一般人的要求,也要滿足神的要求。神的要求更高,要成為信徒羊群的典範,這就解釋了為何《聖經》對事奉者的要求多是屬靈的條件和高尚的道德倫理操守了!為此,教牧傳道人理應按着《聖經》道德倫理的指導,來服務其牧養的信徒群體了!當然,我們自己亦要接受自己的限制和軟弱,有時亦有力不能逮的情況出現,但是教牧傳道人應該不斷地尋求道德的成長。然而,我們應該如何尋求呢?是否有一些依循的方向呢?

註:

1 參 Collins Cobuild English Language Dictionary (London:Collins Publishers, 1990), p.1146。

2 Walter E. Wiest and Elwyn A. Smith, Ethics in Ministry (Minneapolis:Fortress Press, 1990), pp.72~73.

3 張慕皚,「牧職──專業或召命?」,《時代論壇》,第二八九期,一九九三年三月十四日。

(作者為香港建道神學院副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