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朱賢健的悲劇是這個社會這個時代的悲劇!

0

11月28日,從吉林監獄越獄逃亡了41天的案犯朱賢健,在吉林市豐滿區松花湖黑瞎子溝落網了。

朱賢健曾是一個熱愛自己祖國的人,1982年10月13日,朱賢健出生在朝鮮咸鏡北道京原郡1區第四人民班一戶農民家庭,除父母外,還有兩個姐姐和一個弟弟。

2000年底,18歲的朱賢健應徵參軍,在特種部隊服役4年。

2004年,朱賢健一個已婚的姐姐全家逃離朝鮮,導致這個家庭受到株連,朱賢健立刻被捕,經審查後,被遣往新星郡龍北煤礦勞動改造,從此,每日在漆黑的井下辛苦勞作,一干就是9年。更重要的是,在這個勞窯里的人看不到任何一點活着出去的希望,於是他決定逃離。

朝鮮新星郡與吉林省圖們市中間只隔了一條圖們江,兩邊隔江相望。2013年7月21日凌晨1時許,朱賢健跳進了湍急的圖們江,迅速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從龍北煤礦到圖們江邊,他用了整整一天時間,沒吃沒喝沒休息。一般冬季才是偷渡的高峰期,因為江面結冰,容易穿行;夏季很少有人偷渡,因為江流湍急,危險性大,因而冬季戒備較嚴,夏季戒備較松。因此,朱賢健選擇夏季偷渡,僅用了十多分鐘就游過圖們江,在彼岸登陸了。

7月22日凌晨3時左右,朱賢健來到圖們市紅光鄉集中村,溜進了馮某某家中,盜竊了一部oppo手機、一個男式棕色摺疊錢包、一雙藍色運動鞋。

上午7時左右,他重新回到該村,在一間空房內盜竊了一把刀、褲子、眼鏡、帽子、一雙鞋、白色短袖等物品。

上午10時40分許,他再翻入全某某家的院內,正準備離開時,碰上了回來的全某某。全某某立即大喊:“捉賊!”朱賢健便朝全某某背部砍了一刀,發現全某某身上有個挎包,他拽了拽包,全某某不放手,他又朝全某某背上捅了幾刀,然後逃離現場。

朱賢健捅傷全某某後,身上的衣服沾上了血,就想偷件衣服換換,於是在當日上午12時許,來到曹某某家,偷了6盒煙、兩罐啤酒,以及短袖、短褲、挎包、摺疊刀、毛巾、襪子等物,然後來到圖們市火車站附近,準備乘坐出租車離開。不料在不遠的加油站遇上了檢查,警察從他身上搜出了一把匕首,因此被拘,後被判刑……

服刑期間,朱賢健曾於2017年、2020年兩次分別減刑6個月和8個月,如果不出意外,他將於2023年8月21日獲釋,之後等待着他的就是驅逐出境遣返回國。這對他來說遣返回國,就意味着死亡,只是怎麼個死法沒有人知道。

10月18日朱賢健越獄,吉林獄方隨即發布懸賞通告,對提供線索協助抓獲逃犯的,獎勵人民幣10萬元;凡提供線索直接抓捕逃犯的,獎勵人民幣15萬元。

11月9日,長春市公安局二道區分局再次發布懸賞通告,通緝逃犯朱賢健,賞金提升至20萬元。

11月14日,吉林市公安局發布第三次懸賞通告,捉拿逃犯朱賢健,賞金大幅提升至50萬元。

到了11月16日,懸賞金額更是高達70萬。這樣的賞金,用於圍獵來自異國的逃犯不可謂不高,對於收入微薄的東北地區來說也具有巨大的誘惑。

11月28日,朱賢健被抓捕的消息傳出後,有個視頻在網上熱傳,三名東北爺們拿着朱賢健的照片,標有一行小字“70w到手”,瞬間在網上引發喧嘩。

朱賢健越獄的消息傳出後,稍有良知的人都希望這個一生受盡苦難的人能夠逃出生天,他所遭受的苦難,只是因為出生在朝鮮,沒有選擇,他選擇逃離,也只是為了能夠活着。

沒想到今天的中國到處都是監控到處都是眼線,朱賢健很快在吉林被三個告密者出賣,三個告密者為了70萬賞金,把一個無助又可憐的人再一次推入萬丈深淵。

圖像一個告密者泛濫的社會已經腐爛透頂,一個慫恿告密者的時代可謂黑暗至極,一個以告密為榮且形成了告密制度的民族必定萬劫不復!

有人說沒有祖國你什麼都不是,對於朱賢健來說,離開祖國才有自由。這個曾經忠於祖國的人卻寧願坐牢,也不願回到祖國,回到祖國就意味着死亡!越獄顯然是朱賢健的求生之舉,哪怕再次被抓,至少還能在異國牢獄裡多活幾年。

朱賢健的遭遇並非特例,在這個殘酷的世界,還有一些國家或曰王朝,還有許多朱賢健這樣的人根本逃不出去,因為地獄漫無邊際,誰也無法逃出堅固的牢籠。

朱賢健的悲劇不僅是個人的悲劇,也是這個社會這個時代的悲劇,如果他出生在朝鮮半島的另一邊,我相信他不會遭遇一連串災難性的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