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雲:毛左新時代-“撥亂反正、回歸馬克思原教主義”歷史決議案的另類解讀“內在合理性邏輯”

0

毛左新時代-“撥亂反正、回歸馬克思原教主義歷史決議案的另類解讀內在合理性邏輯

—-勿忘初心解讀《決議》習近平新時代思想的真實意圖及其邏輯理路

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已經落下惟幕,但它給全世界、全中國人民帶來的影響、新時代大幕才是剛剛開始。為此需要研判、預測習近平執政行為,為未來不確定性作一個可能的保障,作為可期望的行動指南。筆者正是在多年觀察基礎上,更加確定了習近平執政根本理念,以《決議》為基礎對習自身進行行為研究,對其在196中全會顯露的深層次政治理念進行剖析與研究,與大家分享。

一、要明確習思想,首先確認習的五個政治角色定位。

   (一)、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原教主義者。習是一個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原教主義者、堅定的政治理想信念,是支持他一切行為的根本宗旨。習遵行馬克思主義,嚴格按照馬克思主義原教理論而行,(我們或可稱之為馬克思教條主義主義者。)這是決定習、理解習一切執政行為的關鍵。習勿忘初心實質上指是其理想綱領:實現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理想。在習看來,實現共產主義理想才是共產黨根本初心。

 

2 、理想主義者、一個基於馬列主義毛思想信仰的、非理性思維判斷。習是一個理想主義者,不具有鄧小平等領袖具有的現實感”—他思想只停留在馬列理論的經典理論世界裡,不能與時俱進、理解和適應當下社會現實,思想仍停留在毛社會主義革命時期生活(幻覺)中。在現實()與理論()之間,他堅定地選擇了削足適履、嚴格按照馬列主義理論來應用於實踐。這種教條式的馬克思主義理論事實上已經為全世界公認為空想與謬論。一切基於迷信、堅定地確信馬克思主義和毛澤東思想,這是習一切行動的基礎思維:凡不符合馬克思主義理論的事實就不是事實,要麼為是偽事實,必須調整讓路。這是基於一種未經證明的理論,有着近乎宗教信仰式迷信的意識形態,是習理想的一切(根本錯誤)行動的大前提。前提正確與否,已經決定了其行為的正確與否:建築在沙攤上的樓閣;而一切按照馬克思主義理論來辦,正是習理念的根本出發點與歸結點。此點非常重要正如毛澤東當年,同樣以理論決定現實的做法,正是中國當年一切可怕社會治理後果的根源。

 然而,正基於偉大、光榮、正確的馬克思主義原教理論的絕對真理的基礎,習唯我代表真理,唯我代表正義,唯我能拯救黨這種極為鮮明(自我感覺良好)自我認同感正義在手、天下我有正是習常常體現出對外界現實的完全無視、迷信理論堅定的原因,真理在手,世界我有雖千萬人,吾往矣!捨我其誰”“天降大任於是人也(習的自我期許)的氣概,這種自以為是堅定的信念,使習思想包着一層厚厚的保護層防彈衣,聽不到他人的意見,看不到現實的實踐,完全隔離於外在,實踐中我行我素。

習提出的我將無我就是這種觀念的反映,習心中,我是為了實現共產主義理想而生的真命天子,身負歷史使命而來、為了拯救黨、拯救中國、拯救世界,而不是為了我個人利益而執政”“我代表正義而為,我大公無私,為了正義,才要終身執政的理念。

之前改革開放出現的種種貪污腐敗等各種惡劣社會行為,習認為:這些都不是社會主義理論錯誤,相反是因為鄧江胡他們改革修正原教主義的馬列理論,才導致了中國社會出現的諸多問題。解決的辦法,就是回到毛澤東思想時代的做法、重新回歸馬克思主義經典的理論中,走社會主義道路。

(三)、中共繼承人與代表人身份角色。中共組織體系中,子承父業、血緣繼承製,這種封建宗法式政治傳統文化是理所當然,習自以為是中國共產黨集體領袖的第二代接班人,是毛澤東當年說的未來是你們的!中的你們、是又紅又專的、領有老子打天下兒子坐天下的紅二代(俗稱太子黨)們的天生的第二梯隊當然代表者,是代表中國共產黨利益的領袖。這種實質上具有的封建、血統繼承論觀念,正是傳統中國政治文化帝王思想的反映。毛澤東在之,習學習毛的一切,當然也領有這樣的觀念:在習看來,唯我代表黨

鄧、江、胡等領導人,對於整個打天下坐天下中共黨組織權貴集團而言,不過是暫時的執政代理人。領有這個身份認同,習才在執政數年中,不把諸多前中共領導人放在眼中。不僅如此,對馬列理論正宗理論,改革開放不是馬克思主義的社會主義正宗做法,是修正主義做法。正是你們修正主義錯誤導致了中國共產黨當下可怕的貪污腐敗,把中共帶向十分危機的境地!貶鄧、淡化鄧是因為在習觀念,鄧小平只是第一代領導人中的修正分子,是毛主席之前就要鬥爭與批判的對象。不具有服從權威性。故從毛到習,只有兩代領袖,沒有中間暫時代表形態,也就可以解釋得通了。

習心中,我將無我我是為了實現其共產主義理想,為了中國共產黨的利益,為了拯救黨而不是為了我個人利益而執政,因此,為了完成黨的偉大事業,要求你們把權力集中於我身,我大公無私代表黨執政撥亂反正讓路、讓步,這或許才是習要向人們說出的心理話。

(四)、毛澤東的隔代正宗傳承人、毛左派。習是毛澤東的隔代正宗傳承人、毛左派。他是生在紅旗下、長在紅旗下完整接受了毛建國後的完整思想政治宣傳(洗腦教育)的一代人、紅衛兵,他們是非常純真地相信馬克思主義、相信中國共產黨,相信血統論與繼承製度者。

習是高度崇拜迷信毛澤東的紅衛兵毛左式人物,不管是外界評價的東施效顰還是自為毛隔代正宗傳人,習執政以來,一直在理論到諸多實踐行動、細節、權術等等各方面全面學習、複製毛、模仿毛的一舉一動。儘管他無毛之才有毛之病,無毛之威有毛之志、自大而又自卑。在習看來,毛主席要做什麼,我就要什麼,毛主席終身執政,我也要終身執政。習的說與做,正是極為認真地學習了毛澤東說一套(表面大公無私)做一套(實質一切為已、極私無公)的實用主義、政治的表演藝術的精粹與權術。作為紅衛兵一代,毛時代社會主義三面紅旗,是其當然實踐。

(五)帝王思想影響下的君臣關係。像毛一樣,習是一個傳統政治文化中的帝王思想專制者與獨裁者,他定位自己於君,其他常委們定位於臣,這種君臣關係的確立,讓其從根本上改變了原先中共九龍治水的委員會制度為向習一人負責的首長負責制。他自認為自己中共組織體系是的主子、一切行為按傳統封建時代帝王思想來統治,學習毛澤東有餘而權術高明。當政後,同樣通過以反腐為手段,整治了黨內其他一切政治派別,顯示了高明的政治權術。特別是習當政第一屆結束時期,他個人威望空前,人們認同感非常高,習個人深藏在內心的種種理想主義執政理念,此後才一一出台展現。

二、習思想的真實理論內核包括:

(一)目標: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美好大同世界。

(二)體制:三面紅旗,計劃經濟,公有制,階級鬥爭,暴力革命,人民民主專政、領導終身制、血統出身接班論等等。

(三)習總的歷史新時代:按照馬克思主義傳統理論,中國目前已經具備資本主義高度發達的生產力,是時候轉向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發展階段。

中國社會發展的重要轉折點已經到來,告別改革開放的歷史拐點。既然經濟高度發達的政治讓步階段已經完成,那麼我們黨就不必然再讓步,應該旗幟鮮明地樹立社會主義新階段,改變改革開放的根本政策回歸馬列毛理論的正統,重回社會主義大道才是真正的習觀念中的新時代。

未來的發展理想:馬克思主義教導我們,資本主義必定失敗,社會主義必定成功,在眾多的資本主義發達國家建成社會主義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規律因此,西方發達國家必定失敗,以中國為代表的社會主義必定成功。作為世界未來發展的必然道路,中國是先鋒模範帶頭者,就是全世界全宇宙未來發展的指引者,指導人類發展的方向者。

(四)國際共運與世界共產主義事業上:習認為自己國際共運是當然領袖,世界唯一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大國,作為中國的領袖,當然(與毛澤東一樣)是世界共產主義運動世界領袖。推動國際共產主義,推動世界革命,作為全世界無產階級的代表,是馬列毛的傳承人當然任務與責任。習作為國際共運領頭人,當仁不讓的國際運動的世界領袖,完全可以替代以前蘇聯,爭當老大。不僅如此,按馬克思主義理論,資本主義必然滅亡、社會主義必然勝利的發展規律,中國作為全世界唯一共社會主義大國,必將引領着全世界未來的發展,全球人民的未來發展即社會主義階段。習就是全世界未來的引導者,當然的偉大領袖,未來必將給全世界所有國家建立遊戲新規矩、樹立先進發展典型標杆;這樣邏輯上就有了習近平思想當然要為全世界、全宇宙作領導與指導方向的說法。在習心中,他內在邏輯一直是自洽的、自我滿意與臆想理論知行合一的。鄧江胡領袖們,才是修正主義者,是不按馬克思主義經典理論行事的修正者與背叛者,或者說,他們是說一套(社會主義)做一套(資本主義)的偽君子,這種天然的政治正確、正義道德高度,才是習妄圖自以為是的根本底氣。

   (五)對於改革開放四十年的評價:以鄧江胡領導人帶領的時代,是毛主席早已鮮明指出的修正主義者當權的時代,他們   改了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內核,向資本主義讓步,重新回歸了資本主義制度,他們不是毛澤東思想的接班人,他們才是毛澤東指出的走資本主義的當權派(某種程度上似乎切合了實際)。

既然如此,那麼反對改革開放的修正主義、撥亂反正、回歸社會主義社會制度、回歸馬列毛的康庄大道則是必然的、甚至唯一的正確選擇。因此,貶低、淡化鄧江胡的領袖時期,就成了習的必然選擇。

(六)習的新思想:按照馬列毛主義理論,社會主義要在高度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基礎上通過暴力革命建成;而前領導人們通過改革開放補課,修正了理論,向實行資本主義讓步、新經濟政策,因此過去四十年完成了高速經濟發展,構建了發達的社會生產力,因此馬克思主義者當年提到的建成社會主義條件已經完成,是時候轉向社會主義階段論,建成社會主義的新時代。

《決議》把毛、鄧等、習三個時代論高峰合理化。簡言之,當年毛在一個49年前一窮二白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生產力極其落後的舊中國基礎上建設社會主義,未能經歷過高度發達的資本主義階段,社會主義革命因此尚未成功,故毛轉向社會主義的生產力基礎不適合;才有了修正主義者們的修改,在鄧江胡的執政期間,中共針對現實生產力極為低下落後的中國問題,實施改革開放與經濟建設為中心的生產力補課”—在習看來是一個中共不得不作出的政治調整的讓步”—因此要學習資本主義國家,實施資本主義國家的新經濟政策,才有了實施市場經濟的補課、為了發展生產力而作出的政策修正。此前鄧江胡改革開放的政策調整,是暫時、臨時的政策變通與退讓;當下中國經濟充分發展、生產力高度發達(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國家的自我判斷)後,中國生產力高度發達,已經完成了馬列毛的補課,向資本家們作出的政治讓步已經到了該結束的時候了,經過四十年的經濟與生產力發達後,中國的經濟基礎已經滿足了在一個高度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裡建設社會主義的條件,因此轉向社會主義新時代已經來臨,這是習高瞻遠矚作出的歷史發展新階段的必然選擇。中國目前生產力充分發展、告別改革開放、轉向社會主義,按照馬列主義毛思想的原理路徑,兩者結合在一起,完成了一個完美的理論同構。(習理論沒有真正認識到社會主義、馬列主義毛思想理論的空想與根本錯誤性,而作出的一個自以為是的判斷)

社會主義原教化的政策回歸,就是重走當年毛澤東建國後的社會主義政策,對社會進行整體改造,公有化(實際的國有化與集體化、實質是黨有化與權貴化)三面紅旗,計劃經濟指導,封關鎖國等等政策的合理選擇。鄧小平改革開放道路,在習看來,這是共產黨人的工具理性,毛澤東式的不得不變通的政策策略,現在,該明確、回歸社會主義目標,改變手段,回歸馬列毛初心,共產黨根本理論做法。

   這個偉大的轉折點,是評價百年共產黨歷史、當下的新時代:從一個舊時代(讓資本主義讓步、改革開放政策的補課結束,到一個新時代(向新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階段轉變)階段開始。這是繼往開來,承前啟後的關鍵,做出一個偉大、延及後世的《決議》,為習的偉大新時代作歷史結論,正當其時。

(七)對於國際外交方面,中美關係事項上,習也作出了時代性的調整。過去,中國韜光養晦,絕不當頭,時時處處以美國為老大,這是不得已的低調;現在,中國已經發展強大,與國際資本主義世界有了發言說NO的權利,過去的暫時的讓步與變通不再必要,與資本主義國家美歐可以不再委曲求全:我強大了,不怕了你們這些資本主義國家了。國內與國際兩個市場的雙循環,我們也可以活得很好。(習的思想真實意思表達)因此,與美國鬧翻是兩個世界的必然結果,中國求強的時代已經開啟了。中美對抗與戰爭是必然的,我們要敢於鬥爭,勇於鬥爭!這個也是習的真實意願。

(八)告別改革開放,調整新經濟社會政策。對於目前由於鄧江胡發展資本主義經濟(習此處忽略了鄧開拓的改革開放政策是對足不適履的改錯、對於高速發展的中國經濟發達的生產力現實,有意無意式地完全忽略,),他們走的是修正主義錯誤道路上,正是毛主席強烈反對的走資派。因此,我們理所當然要反對、批判、甚至鬥爭的對象!因此,對貶低鄧江胡、淡化改革開放、甚至終結改革開放是必須的政治選擇,是政治立場的根本問題。

(九)作為紅衛兵一代,保衛捍衛毛主席一切是,紅衛兵的當然責任和歷史任務。

學習活學、活用毛主席思想,是習的終身革命目標。毛主席一句抵我們一萬句!習心中,要全心全意地學習毛主席,應用毛主席思想;對於習本人,就是亦步亦趨地全面向毛時代回歸,學習毛的一切行為。例如:統一台灣、打印度,外聯蘇聯(俄羅斯)毛主席終身執政,我也要終身執政。毛主席要做什麼,我就要什麼。

10 、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特徵明顯、非理性思維特徵、嚴重缺陷的知識結構及情緒化決策。一條筋思維。習能上台執政,利益於其父萌、紅二代的背景,還是其傑出的政治權術的運用、深藏不露、低調做人做事、老好人的外部形象、絕不出頭的角色定位,讓諸多政治領袖們都認為習本身是一個中庸完成之君,會蕭規曹隨堅持經濟建設中心和改革開放。特別因其父親的偏右與在黨內較為正義立場而廣泛得到擁護。但其就任後展示出來的種種執政行為,使人們大跌眼鏡。作為文革一代被上山下鄉的、被迫害的一代青年人,他卻與其父親的反思文革思想背道而馳。真是十分令人感到極為奇怪。但細分析之,人們會發現,習所受的教育、全部是黨化毛澤東思想教育,他本質上是一個紅衛兵(儘管被毛利用完後再趕到廣大農村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的知青)。其實未能接受完整的、正常的知識教育,真正的分析與學習能力有嚴重的缺陷。而習在改革開放步步走向權力中心的過程中,人們評價其只做了兩件事:一陞官(作為太子黨接班人迅速升遷);二泡妹妹。其當政的所有地方,從來沒有什麼明確的言論與政見,沒有做出什麼有價值的政績。相反,他的人生歷練,在受到毛澤東思想   下,反而極為堅定地成為一個毛澤東思想的紅衛兵,不得不說符合了若干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特徵人群。(關於習的性格及行為特徵分析,筆者另有文章專述)。因此,在對習的執政行為中,我們必須注意到習的這一特殊的特點。習的理想化、情緒化、一人當政的個人決策拍腦袋決策的任意性與隨心所欲、受外界嚴重影響的個人情緒化、甚至朝秦暮楚、反覆無常、憂柔寡斷,都是分析應對是習後期執政的一個鮮明特徵。

 

 

三、總評價:在事實(足)與理論(履)兩者之間,鄧小平等具有現實感的領導人,做出的選擇是基於事實,實事求是,修改了本來錯誤的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某種程度上的改錯歸正復常態的世界全球化過程;而毛習的思路則是,削足適履,嚴格按照馬列主義原教主義理論社會主義理論進行實踐操作,(我們可稱之為原馬克思主義的教條主義者)這種實質上是空想”“幻想的社會實踐早已經為世界各國學術界、政治家們經過實踐檢驗的結果,而習恰恰並不看到這一點。

習與其他不同之處在於,他是一個嚴格的社會主義者,是一個嚴格原教主義馬克思主義者、毛澤東思想者,是一個活在毛時代的古代人,理想主義者,這些特徵,註定了習理論與新時代實踐的可能、可悲、可惡、可怕的實踐結果。

當然,除了個別觀念上的毛左派外,其他所有的政治派別,正是在196中全會上強力反對了習,才使習的《決議》變成一個折中、平衡各派思想的維持現狀、適度左傾、埋下伏筆、且看未來的博弈結果。

在非習派,鄧江胡等領袖派們看來,習觀念的執政綱領這個原教主義的馬列,是一種非理性的思維,得罪了所有太子黨與權貴D棍,造成了中G高層的極大反應與衝突,內部矛盾不斷,綜合博弈將更烈激,左傾力量越過頭,反左復右的力量就越反彈鐘擺效應將越明顯。歷史的重複性表現,最後任何突發性事件出現的結果是非常大可能的。

按照理性分析與利益決定論,在習執政前的一切社會經濟現狀,是中共太子黨權貴們在人類歷史上空前的、最好的時代。三個條件:極權體制便於權貴們權力尋租;改革的市場經濟體制,使權力可以變現;開放使權貴們可以通過轉移資金、移民外國保守金錢與利益、安全生活在西方發達國家。而習上台後,通過反貪,破壞了權力的尋租空間;通過國進民退自市場經濟倒向計劃經濟老路,破壞了變現空間;中美貿易戰爭,中國與西方國家關係破壞殆盡、香港五十年不變的直接控制大陸化,使權貴富人們再也無法轉移資金與移居海外尋找安全的港灣。如上種種,對於紅二代權貴太子黨們本身利益而言,是把一好牌打成爛牌、嚴重破壞了空前(也許)絕後的大好形勢權貴盛宴,加速社會崩潰的結果,直接令所有人的利益受到損害。這種在正常人眼中看來的極其不理性執政行為,恰恰是習理想的對立面。因此,從屁股決定腦袋的利益出發,還是理性分析社會發展的實踐,兩個根本行動邏輯上,習都犯了根本性的錯誤,他完全得罪了所有的既得利益者集團,因而必然要受到所有受損的利益派別們的反對。反對派的力量極為強大。

習目前否認鄧丶江丶胡,肯定毛,拔亂反正。左派,紅衛兵:毛澤東子孫,原教主義社會主義的做法。得罪了前任所有人領袖,得罪了理性利益主義者太子黨丶更突際極端的傷害了中國人民經濟與社會發展,最美(想得美)的逆行者。

付出代價的是全中國人民,太子黨們權貴的一幾乎沒有受益人一一從思維上自以為得益毛左派們和習自嗨而已。給鄧送終丶給毛招魂,習在為自己理論唱讚歌,為自己的理論及執政的合法性尋找最根本的基礎我是正宗的馬列理論、毛澤東思想的根正苗紅最正宗的傳承人,當然的社會主義偉大事業繼承人,因此,必然、當然、應當要執政,最好的領袖,為了更好實現社會主義理想事業,我個人不顧安危、全中國人民全黨更要理所當然地支持我而且要繼續執政下去、甚至終身執政充分理由。

習為代表的文革派、毛左派的存在,是當年鄧小平壓制反思文革體制、壓制毛澤東思想深入討論與反思的結果,這個後果,延至今天,到了紅衛兵一代執政,就變成了毛左派的合理合法合時性回歸,讓中國再次面臨著歷史性的選擇關鍵點上。前人種人,後人乘涼,一物一啄,緣由前定。鄧小平當前的作派,為否定自己奠定了掘墓人,因果之間,令世人嘆息感概:世事變化如此。

中國未來發展,決定於習與非習政治派別的博弈,在來年20大上,將會做出一個決定與勝負手,為中國未來作出決定性的方向。我們屆時將拭目以待。

 2021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