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今日要闻 美国高校“谍影疑云”:当FBI将矛头对准华裔科学家

美国高校“谍影疑云”:当FBI将矛头对准华裔科学家

0
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大学校园。在美国大学工作的中国和华裔科学家遭到美国政府的过多针对。 AN RONG X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FBI特工们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尾随这位教授,在他上班、去杂货店的路上跟踪他,甚至监视他已经到大学生年纪的儿子。他们告诉这位教授终身教职所在的大学,他是一名中国特工,这使得学校配合了FBI的调查,后来解雇了他。
但是,根据一名特工在法庭上的证词,FBI无法找到证明他进行间谍活动的证据。
但联邦检察官还是提出了对胡安明博士的指控,称他隐瞒与北京一所大学的关系,并在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获得研究资金时欺骗政府。审判在陪审团无法作出裁决后结束。一名陪审员称此案“荒谬”。9月,一名法官做出了罕见的举动,宣布这位中国出生的科学家的所有罪名不成立
“那是我一生中最黑暗的时期,”胡安明在被无罪释放后的第一次深度采访中说。
美国的大学曾经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最优秀、最聪明的科学人才。但政府官员越来越怀疑,像胡安明这样的科学家正在利用美国机构的开放性,在中国政府的要求下窃取纳税人资助的敏感研究。这对整个校园产生了寒蝉效应,科学家和大学管理人员表示,这导致研究速度减缓以及人才流出美国,可能会使北京受益。
对几位在美国大学工作的华裔科学家的采访可以看到一个处在社会边缘的群体。一些人说,关于外国势力干涉的强制性培训——培训中的示例只有华裔科学家——以及签证续期出现的无法解释的延迟,令他们感到被羞辱。他们都担心,无论什么事情——与另一位来自中国的科学家的合作、披露表上的失误——似乎都可能成为联邦调查人员上门的原因。
胡安明在田纳西大学诺克斯维尔分校工作,对他的审判被认为是一个明显的政府越权行事案例。在调查期间,他被软禁了18个月,没有工作或收入,依靠GoFundMe捐款支付他的法律辩护费。邻居和教堂的朋友给他送菜,帮他倒垃圾。虽然后来该大学提出恢复他的工作,但作为加拿大归化公民的胡安明表示,他的移民身份仍未确定。
“我的基本人权被侵犯,我的名誉被毁,我的心受到了深深的伤害,我的家人也受到了伤害,”他说。“这不公平。”
本周在田纳西州诺克斯维尔家中的胡安明。这位出生于中国的科学家和教授被指控为中国间谍,过去几年,他一直在反击这一指控。
亚利桑那大学和由著名华裔美国人组成的百人会最近进行了一项研究,调研了在美国学术机构工作的华裔和非华裔科学家在科学研究中的种族和民族问题。在受访的中国科学家中,约有一半——包括一些美国公民——表示,他们觉得自己受到了美国政府的监视。一些人指责一项名为“中国计划”的执法计划,该计划始于特朗普政府期间,并在拜登总统的领导下继续进行。
该计划旨在防止中国政府窃取美国商业机密和其他间谍行为。但学者、科学家、民权组织和立法者质疑它是否在针对学者方面走得过远,特别是因为大学进行的大多数研究并非机密且最终都会被发表。
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普林斯顿大学等机构的近2000名学者签署了致美国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的公开信,表达了对该计划过多针对华裔研究人员的担忧,并敦促终止该计划。
“我们的知识分子和技术力量有很大一部分来自移民,”署名人之一、获得过诺贝尔奖的斯坦福大学物理学家、前美国能源部长朱棣文说。“我们搬起石头砸的不是自己的脚,差不多砸的是自己的头。”
胡安明是“中国计划”下第一位接受审判的学者。到目前为止,FBI三年内对大学或研究机构提出了12项起诉,但没有一项涉及经济间谍或窃取商业秘密及知识产权的指控。大多数指控涉及电信欺诈、对联邦调查人员撒谎以及未能披露与中国的关系等。
最近对学术界的审查背后是一个酝酿多年的问题。
过去20年里,由于联邦政府对大学基础科学研究的资助停滞不前,科学家们开始寻找其他资金来源。美国大学急于扩大其全球足迹,促进了与国际同行的合作,也包括中国在内。立志成为科技超级大国的中国政府对此欣然接受。
研究人员充分利用了中国提供的越来越多的机会,包括人才招聘项目、利润丰厚的咨询合同、荣誉称号和资助。
但中国政府有时利用这些关系窃取或鼓励从美国公司转移知识产权。随着特朗普政府加强对中国间谍活动的审查,中国将网络扩大到学术合作,促使提供资金的联邦机构——以及一些大学——开始更严厉地执行对外关系和利益冲突披露的政策。
最近几个月,学者们签署了致美国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中)的公开信,敦促终止中国计划。
“决不能排外或者做出种族定性,”乔治城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高级研究员安娜·普格利西说。“但在讨论中忽略了我们需要去问的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我们是否有现成的系统来抑制一个民族国家的行为和中央政府政策,而这些政策是专门针对我们系统中的漏洞设立的?’”
一些人认为,强化的审查已经达到了越权的程度。
许多科学家对他们所称的大学和资助机构不断变化和重叠的披露准则表示失望,这使得他们很难避免陷入FBI的网络中。例如,在胡安明受审期间,人们发现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和田纳西大学诺克斯维尔分校对他应如何披露外国关系都给出了不明确的规定。
“我认为没有人怀疑中国政府和中共从事经济间谍和其他恶意行为,”纽约大学布伦南司法中心研究员、前FBI探员迈克尔·德曼说。“因此,美国政府应该把资源集中在这方面,而不是试图通过针对与中国间谍活动无关的大学教授来轻松获取数字上的成就。”
司法部发言人说,司法部致力于打击中国破坏国家安全的行为,但也认真对待歧视问题。
目前,不安情绪正在加剧。普林斯顿大学机械与航空航天工程教授、已入籍美国的琚诒光表示,2010年美国宇航局请他帮助制定美国火箭技术的未来计划,这是他一生的荣幸。
他说,如果他今天收到同样的邀请,他会拒绝。学术机构对中国科学家的关注太过强烈,与该机构合作带来的荣誉不值得他和家人去冒可能的风险。“不是因为我不想去服务,”他说。“是我不敢服务。”
“不是因为我不想服务,是我不敢服务,”普林斯顿大学机械与航空航天工程教授琚诒光说。他担心,如果再次与美国宇航局合作,会招致不必要的审查。
“不是因为我不想服务,是我不敢服务,”普林斯顿大学机械与航空航天工程教授琚诒光说。他担心,如果再次与美国宇航局合作,会招致不必要的审查。 AN RONG X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这种担忧出现之际,中国却在逆转人才流失的趋势。过去10年里,越来越多的中国科学家被丰厚的资金、隆重的头衔和民族自豪感吸引回国。最近,返回中国的科学家将美国的恶劣环境也作为一项考虑的因素。

西湖大学是中国东部城市杭州的一所研究型大学,已招募了一批相当杰出的人才,其中许多人曾在美国顶级学校担任教职。今年8月,西湖大学宣布了几位新员工,包括一位来自西北大学的终身教授和另一位来自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教授。

著名分子生物学家、西湖大学教授施一公说,同事们抱怨美国的怀疑气氛。“说起那些选择放弃在美国工作的人,有时我确实听到了一些苦涩的故事,”施一公说。“我认为他们中的一些人,虽然不是所有人,受到了我认为相当严厉的对待。”

不过,至少有一个人决心留在美国:胡安明。

他是一名工厂工人的儿子,在中国山东省的一个贫困村庄长大,他说自己对科学的兴趣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上小学时,他把一个扬声器与矿石连接起来,再把它和挂在树上的简陋天线接起来,制作了一个简单的收音机。

在中国获得高等学位后,他于1997年和妻子离开中国,在几个国家工作,最后在加拿大获得第二个物理学博士学位。和之前无数移民一样,他在2013年搬到了美国,希望能有更好的生活和事业。

他说,他已经牺牲了太多,现在不能放弃这一切。

他宁愿留在美国,不仅为他自儿时起就深爱的科学,还要为促进正义——他新近产生热情的事业——做贡献。“我对政治不感兴趣,对政治几乎一无所知,”他说。“但我知道,针对华裔和亚裔美国人,不会让美国变得强大。”

Javier C. Hernández和Amy Chang Chien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Amy Qin是《纽约时报》国际记者,负责报道中国文化、政治和社会之间的交汇。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她:@amyyqin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