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国际 中美关系 中国扩大核能力之际,拜登寻求展开军控对话

中国扩大核能力之际,拜登寻求展开军控对话

0

中国的东风-17高超音速弹道导弹的弹头可以以超过五倍音速的速度飞向目标。 ROMAN PILIPEY/EPA, VIA SHUTTERSTOCK

美国没有联络北京的核武热线。两国从未就冲突时期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导弹防御,或中国使美国卫星失灵的实验进行过认真的对话。

中国官员一直拒绝进入军备控制谈判,并——正确地——指出美国和俄罗斯分别部署了五倍于北京的核弹头,以拒绝谈判的建议。

拜登总统正在寻求改变这一切。

美国首次试图推动与中国领导层就其核能力展开对话。美国官员在描述美国的战略时说,拜登和他的高级助手计划缓慢行事——将会谈重点首先放在避免意外冲突上,然后讨论两国的核战略以及可能与此相关的不稳定性,这些不稳定性可能来自网络和太空的攻击。

最后——也许几年后——两国可以开始讨论军备控制,也许是一项条约或政治上不那么复杂的事项,比如就共同行为准则达成一致。

据参与其中的官员称,在华盛顿,这个问题比官方公开承认的更为紧迫。拜登的助手担心在高超音速武器、太空武器和网络武器方面的新军备竞赛正在升温,所有这些都可能引发代价高昂且破坏稳定的行动和反应。令人担忧的是,使太空卫星或指挥控制系统失灵的攻击可能会迅速升级,而这在冷战的核竞赛中还是无法想象的。拜登总统希望降低核武器在美国国防中的作用,而中国的核能力对此构成威胁。

从某种程度上看,自1964年毛泽东首次试验核武以来,华盛顿从未如此关注中国的核能力进展。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显然试图将自己塑造成与毛泽东并驾齐驱的划时代领导人。在本月早些时候与习近平举行的虚拟峰会上,拜登提出了白宫婉转地称为“战略稳定会谈”的内容。

在采访中,拜登的助手表示,这项努力是迈向更远大议程的试探性第一步,类似于俄罗斯和美国在1950年代就核武器进行的最初对话。他们坚持认为,初始目标就是为了避免沟通不畅和意外战争——即使始终不会上升到核威胁的程度。

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在虚拟峰会后的第二天在布鲁金斯学会的一次演讲中说:“你会在多个层面看到双方加强接触,以确保这场竞争是有防护措施的。”

他指出,美国与俄罗斯的核关系“更加成熟,有着更深刻的历史。”他还说,在拜登和习近平的首脑会晤之后,现在是时候开始与中国进行此类对话了。“现在我们有责任考虑用最有效的方式来推进它,”他说。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重现了华盛顿曾经的恐惧:1964年,林登·约翰逊非常担心另一个核竞争对手的崛起,他曾考虑过对中国位于罗布泊的主要核试验场进行先制打击或秘密破坏的计划,但最终否定了。

但中国决定在过去60年里保持“最低限度的威慑”,即拥有足以确保它能够对核攻击做出反应的核力量,但规模不及美国或俄罗斯。这一决定在很大程度上使其不被列入五角大楼的最高威胁名单。现在,其近期举动——从建造新的导弹发射井到测试新型先进武器——正值拜登的助手深入研究美国核战略之际,该战略将在未来几个月公布。

中国在7月发射了高超音速导弹,在环绕地球一周后部署了一种可操控的滑翔飞行器,能够沿不可预测的曲折路径飞行,并在地球上的任何地方投放武器。联合主席马克·A·米利将军参谋长宣布,此时的美国“非常接近”一个“斯普特尼克时刻”。这一实验揭示中国人已经实现了一种尖端技术的事实,但除此之外,在此后的几周里,美国官员一直不愿说出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如此不安。

目前尚不清楚中国是否计划在未来部署高超音速武器,以及如果有的话,是否会配备核弹头。但米利的副手、即将卸任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的约翰·海滕将军在10月告诉记者,中国军方已经进行了“数百次”高超音速试验,而美国进行了九次。

海滕将军说,这次试验,加上北京的其他举措,比如挖掘数百个远程导弹发射井,表明中国政府现在感兴趣的可能是发展先制核打击,而不仅仅是最低限度核威慑。

在国会山,迄今为止的谈话大部分是关于与中国的投入相匹敌,而不是重新思考军备竞赛的性质。
“我非常担心,”现于斯坦福大学授课的罗斯·戈特莫勒在接受采访时说。他曾在几届政府担任军备控制官员。“让我担心的是这些行动的自动性——更多的核武器和更多的导弹防御系统,而不考虑是否有更明智的办法。”
拜登总统在本月的虚拟峰会上提出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战略稳定会谈”的可能性。

拜登总统在本月的虚拟峰会上提出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战略稳定会谈”的可能性。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美国官员表示,习近平和拜登同意进行更深入的对话,但没有承诺会深入到什么程度。当被问及两人对话会否涉及军备控制时,国家安全委员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不会。我们所寻求的——也正如杰克·沙利文所说的——是与全权谈判代表”就防范措施“进行探讨,以减少风险和误判可能”。

以往此类对话的结果并不算令人鼓舞。多年来,历届美国政府都试图从中国官员处了解,如果朝鲜崩溃,他们将如何确保那里核武器的安全。这是为了避免中国、韩国和美国的军队在搜寻并确保散落的核武器安全时发生冲突。中国一直不愿配合,可能是出于不想公开谈论朝鲜崩溃可能性。

许多军控专家表示,中国增强军备可能是由于美国在太平洋部署了导弹防御系统——包括在加州和阿拉斯加的陆基系统,以及在日本和朝鲜半岛附近巡逻的舰船上。美国一直坚称这些系统的部署旨在遏制朝鲜。

但中国政府担心,朝鲜的核项目为美国打造遏制中国核武器的系统提供了方便的借口。

但中美从未就太平洋上的导弹防御系统进行过详细讨论。然而独立专家表示,高超音速武器试验可能会逼迫双方直面问题,因为中国野心的扩张已经非常明显。

甚至在试验之前,美国官员和军事承包商就已经在努力寻找防御高超音速导弹的新办法。这远比拦截洲际弹道导弹复杂,数十年来,这一项目已经花费了3000多亿美元,只有一些零星的成果。本月,雷神、诺思罗普和洛克希德三家公司拿下了五角大楼的项目,要竞相开发一种反应迅捷到足以击落高超音速滑翔体的拦截器。这种防御性武器号称是同类武器中的首创。

五角大楼还开展了一项庞大的行动,准备发射多达500颗卫星,以改进对弹道导弹、巡航导弹和高超音速导弹的追踪手段。卫星蜂群被认为是建立一个端到端系统的关键,该系统可以识别高超音速攻击,并将拦截器引导到能够摧毁来袭滑翔器的飞行路径上。

这一切都让戈特莫勒深感担忧,她最近出版了一本讲述与俄罗斯谈判《削减战略武器新条约》的回忆录。“这种行动–反应的循环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她说。“我们必须得讨论该怎样将它打断。”
DAVID E. SANGER, WILLIAM J. BROAD

David E. Sanger是一名报道白宫和国家安全问题的记者。在38年的职业生涯里,他在时报参与的三个团队获得了普利策奖,最近一次时在2017年获得国际报道奖。他最新的作品是《完美武器:网络时代的战争、破坏和恐惧》(The Perfect Weapon: War, Sabotage and Fear in the Cyber Age)  欢迎在Twitter@SangerNYT和Facebook上关注他。

William J. Broad是一位科学记者和资深作家。他于1983年加入《纽约时报》,曾两次与同事们共同获得普利策奖,他还获得过一次艾美奖和一次杜邦奖。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WilliamJBroad。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