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干城:“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到底是什麼意思?

0

自有文字記載的歷史以來,華夏與周圍夷狄的衝突持續不斷。華夏民族以文明自居,但常常遭異族入主,原因何在呢?到了1644年,大明朝被滿清替代,又發生了一次異族入主胡漢易位,一代大儒痛定思痛,深入探索,終於創立豐富的啟蒙思想,其高度幾能比肩於歐洲同時的思想家。但是,由於後來發生267年滿清統治和最近百年的混戰和集權,他們的思想不僅沒有完整地傳承下來,而且幾乎難以真正地理解了,顧炎武的著名論斷“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就是一個例子。我們先看看他的原話:

“有亡國,有亡天下。亡國與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號,謂之亡國;仁義充塞,而至於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是故知保天下,然後知保其國。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語出顧炎武:《日知錄》卷十三《正始》。

一、什麼是天下?

顧炎武當時認知的天下還是傳統意義,內華夏而外夷狄,即漢民族與周邊民族所在區域的總和,連完整的亞洲概念都沒有,更不用說全球概念了。

二、什麼是保天下?

按照當時的認知,華夏乃文明的仁義之域,四夷乃沒有文化的蠻荒之地,所以,所謂保天下就是保文明保仁義。

三、夷狄就一定野蠻,漢族就一定文明嗎?

不然。其實從孔夫子開始就已經確立了這樣的概念:行仁義即華夏,不行仁義即夷狄。韓愈《原道》篇總結為一句名言:“諸侯用夷禮則夷之,夷而進於中國則中國之。”意思是說:中原人不行仁義即是夷狄,四夷行仁義就是華夏。

四、天下與國家何異?

天下即文明,而國家即政府。

他們認識到漢族人執政也可能很野蠻,他們身歷的明朝有多野蠻自己太清楚了,黃宗羲的父親就是被朝廷冤殺的。所以,顧炎武認為天下人即匹夫匹婦之責任在於推動建設一個文明社會,不要指望哪個群體哪個明君為你創造一個文明社會,這是數千年血寫歷史的結論!

五、顧炎武不關心政府嗎?

當然不是!

所謂“知保天下,然後知保其國”,意思是說如果人人起來建設文明社會,政府是社會的管理機構,也是社會機體的一部分,怎麼可能任其胡來呢?如果政府胡來,人民怎麼可能建設起文明社會呢?所以,只要人民負起建設文明社會的責任,那政府的組織和管理權就自然地歸人民所有受人民制約了,這是題中應走之意。

所以,顧炎武“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深層含義是民權社會、民治主義。

六、怎樣對待漢族政府和異族政府的問題?

很清楚了,在顧炎武看來,人民有了民權社會、民治主義的理念並積極為之奮鬥,則漢族人組織政府就不會再有朱明政府那樣的黑暗政府王八蛋政府,也不存在異族入主的問題了,天下萬民都負起責任來,上下一心眾志成城,異族怎麼可能入主呢?什麼樣的夷狄不能戰勝呢?保證了政府的民主性,就保住了民族的獨立性。

總之,顧炎武此論由保民族進到保文明再進到民主政府概念,意義何等深厚!何等高超!

晚清啟蒙思想家梁啟超把顧炎武這段話以八個字總結下來,即“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言簡意賅。

然而,自辛亥革命推翻滿清以來,中國一直存在外患威脅,主要是日本,居然這句名言經常被歪曲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是把保民族獨立代替了保仁義,因為老百姓很難明白什麼是“天下興亡”,結果把顧炎武的真意完全扭曲了顛倒了,這真是十分荒唐和詭異!這樣一來,就給以救國為名行專制之實的無恥政客和政黨開了後門,而忘記了顧炎武的民主主義初衷,實在可悲。這就是李澤厚先生概括的“救亡壓倒啟蒙”。

二十一世紀的中國已經沒有亡國問題,應該立即回到三百多年前大儒們提出的啟蒙主題上來了,每個男人和女人都從身邊小事負起建設文明中國、民主中國的責任,寸權必爭,哪怕你是一個打工仔,一個農民,一個流浪漢,這樣,一個美好的中國才有可能降臨。如果自己不努力,指望明君良黨,指望其他人為你努力替你頂雷,理想的社會是決不可能實現的,因為人人向前,則聚沙成塔滴水石穿,若推脫逃避,則眾勢難成力不敵惡,這就給了惡黨匪幫以永遠奴役這個國家的機會,你本人,你的子孫,將永無自由之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自己的觀點, 光傳媒首發,轉載請註明光傳媒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