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雲 :2012肇始之路—揭秘中國經濟下行之因:“加速師”的“反腐敗”是誘發中國經濟衰退的多米諾骨牌第一步

0

編者按:推薦此文,“買自由得發展’,“官員腐敗,民眾贖買自由”發展經濟,該文對中國四十年經濟高速發展進行了一種全新的解釋,各抒己見以饗讀者。

”鄧小平改革開放政策堅持了四十年,這種奇特的官員腐敗民眾贖買自由、兩者利益共同體得到了充分的應用與生長,,,一方面官僚權貴們願意以權力貪污腐敗獲得改革開放經濟發展的(民間經濟分潤的)紅利、另一方面民間企業在極權下不得不實行的對自由行動的自由的贖買(不得不然的次優選擇),在賣與買兩者之間,實際是達成了默許的共識,這樣才有了數十年經濟的高速發展。這樣才有了一個哪裡經濟發展,哪裡相對腐敗現象越多;哪裡腐敗現象越多,哪裡市場經濟越自由發展的相得益彰的互動格局,,,這才是中國經濟得以發展的主要原因。“

 

2012肇始之路揭秘中國經濟下行之因:加速師反腐敗是誘發中國經濟衰退的多米諾骨牌第一步 

自由發展與放權是中國民眾經濟活力的根本前提與動力,是中國經濟高速發展四十年的根本原因,而純經濟改革無政治改革極權體制,官民一體雙面”“腐敗贖買自由、利益共同體是推動中國經濟數十年發展重要潤滑劑、奇特的中國現象。

1 中國經濟發展的基本面:極權政治體制。

正常而言,世界各國的政治體制本來應該與經濟體制相適應,中國改革開放初期也是如此。經濟體制改革與政治體制改革相輔相成,共同推進。這既是中國鄧小平等中共領袖們初始規劃,也是中國人民自文革後形成的共識,同時也是美國等發達國家大力推動中國改革開放的目標、以經發促民主演變之路戰略。然而在中國發生198964事件之後,當局向左轉,改革變成了:政治體制完全停滯,經濟自由化市場經濟的改革仍然繼續、一條腿走路的後改革開放格局,這也是最近中國三十年經濟高速發展的基本面。

正常狀態下,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築相適應,行政與經濟體制改革同步進行,經濟自由化與政治自由化相輔相成、共同促進,這才是一個發展中國家的應有之路。

然而,中國是一個極權的社會主義國家,尤其49-78年毛式模式下,黨國控制一切、壟斷一切,從搖籃到墳墓的全能極權壟斷控制下,人們沒有任何自由活動的空間,更不可能發展經濟。文革後,中共領導們反思改革了此種極權體制,以放權讓利、放開一個口子,向民眾退讓為根本,開展了鄧小平時代的經濟高速發展。其實質就是讓人們(經濟)自由,這才是中國發展的真正內在因素。

二、一條腿走路的中國模式、奇特的經濟高速發展現象。

八九年以後,政治體制改革被凍結,形成一條腿走路模式,所謂的中國模式,不過是半拉子改革發展體制。這種不從根本上改革極權體制、對全能黨國體制不變的基礎上進行的經濟改革,註定是不完全的,存在極大的缺陷。但非常神奇的是,中國由於極權體制的官僚體制與民眾經濟自由兩者達成了一個十分特殊的現實:官僚權貴與中國百姓,在制度上形成了一個非常怪異的官民一體兩面的腐敗、贖買自由、利益共同體制,中國體制內外共同發展經濟成為一種非常獨特的現象。

   在極權體制條件下的改革開放,只是經濟自由化的改革開放,不存在政治改革與民主化,正基於此,把四十年改革開放的路徑,簡單化為經濟自由的改革,不過是人民以金錢貪污腐敗來贖買中共的極權壟斷控制一切的自由,買自由,得發展是經濟的一個根本特徵。

   其機制是:經濟發展需要自由,這在極權體制是專制與獨裁是無法滿足的;但在江胡時期,由於政府的某種程度上的貪污腐敗現象層出不窮,這種非常普遍與正常的行為,恰恰是某種程度上,通過權力的尋租與自由的贖買,讓全體中國民眾,得以從這種腐敗行為中,贖得了一定程度的自由,恰恰是這兩者,一個願意打一個願意挨,形成了一個奇特的筆者稱之為官民一體雙面的腐敗利益共同體制,雙方心照不宣、形成了一種一體兩面、互助雙贏的合作博弈機制,讓市場經濟自由發展。

三、反腐敗的效應:江澤民時期悶聲大發財內在合理性,江規胡隨的休養生息、不折騰策略,成為過去四十年經濟發展黃金時代的關鍵:修正了錯誤的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實用主義。

鄧小平改革開放政策堅持了四十年,這種奇特的官員腐敗民眾贖買自由、兩者利益共同體得到了充分的應用與生長。原來的極權體制未能深入改革條件下,江胡領導繼續在向市場經濟轉型過程中,保持了權力對經濟自由壟斷與控制的充分的內在張力,我們即稱之謂:一方面官僚權貴們願意以權力貪污腐敗獲得改革開放經濟發展的(民間經濟分潤的)紅利、另一方面民間企業在極權下不得不實行的對自由行動的自由的贖買(不得不然的次優選擇),在賣與買兩者之間,實際是達成了默許的共識,這樣才有了數十年經濟的高速發展。這樣才有了一個哪裡經濟發展,哪裡相對腐敗現象越多;哪裡腐敗現象越多,哪裡市場經濟越自由發展的相得益彰的互動格局。外界評價江澤民悶聲大發財和江規胡隨,較好地執行了此政策,讓人民相當時間內得到了自由發展的空間、休養生息,這才是中國經濟得以發展的主要原因。

4 習反腐敗運動根本上破壞了一體兩面的腐敗贖買利益共同體。

2012年習上台執政,由於其理想主義馬克思主義,對中國共產黨的某些腐敗現象十分反感,因而極力動真格的執行了一條全面反腐敗的政策(其實是反對他人腐敗、通過腐敗打擊其他反對派),以原教旨主義黨的初心為名,倡導清廉,把一體兩面機制打破了,官僚權力階層不再能夠實行權力尋租,恰恰是窒息了中國經濟的自由的贖買的自由度、發展活力,造成2012年開始後的所謂經濟新常態,是為習執政經濟衰落的第一個決定因素。

當此時,既然權力階層無法理所當然地進行權力尋租,那麼,仍然保留着政治體制下的權力壟斷權力、控制一切的權力條件下,官員們採取理性選擇就是:放權讓利辦事,是要負某種行政責任的;在不能尋租條件下,就怠政惰政,收不到好處,就讓事情辦不成,那樣就沒有任何責任。這種權力的傲慢,我們稱之謂: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辦理模式。官員們拖着事情不辦,逐漸普遍出現了習在後來不得正式提出的反對的怠政的現象,嚴重影響了經濟的發展自由度,使人民本來要以贖買的某種程度的自由喪失了,經濟發展一下子增速下降。習的錯誤執政行為,沒有解決極權對社會的壟斷與控制,反而把自由贖買機制打斷了,因而導致了中國經濟減速緩行的新常態。

習使中共內部存在的利益共贏機制失效,反作用於經濟極權體制基本面不變、權力不受制約,官員們有所作為則必有風險,推動行政必有風險,行事不能有所得,無法尋租的條件下,理性的當官者必然選擇了怠政與懶政,不作為、躺平是他們理性的必然選擇。

既得利益集團的尋租空間,相對地剝奪了中國普通民眾以賄贖買人民自由的經濟自由發展空間,最後變成了怠政與懶政,最終導致中國經濟衰退,成為挫傷官員發展積極性、推倒加速經濟下降的多米諾骨牌的第一步。 

   官僚體制中本身由於缺乏權力制約的經濟擴張投資剛性積極性,一下子被打壓下來了,動不動追責任的新習代,官員們缺乏推動經濟發展的推動力(尋租利益),理性考慮的官僚們當然不得不作出改變,干多錯多,少干錯少,不幹不錯,因此該辦的事不辦了,能辦的事拖着辦,慢辦了,經濟發展當然大受影響,不再高速進步,於是有了習時代所謂的經濟新常態,其實是執政政策不當導致的人為錯誤,並不是真正的自然規律。

其後的中美貿易關係的破裂,讓煽動愛國民粹主義、驅趕外資企業、發展房地產業、發展互聯網產業以致嚴重影響了實體經濟發展—-習重回毛時代計劃經濟的國進民退、黨管一切,使簡政放權的改革政策重歸文革時期。。。。。這些一步一步的錯誤經濟決策,使大好的高速經濟發展在習那裡一付好牌,打成爛牌。最後在新冠病毒的作用發出最後的痛苦悲聲。中國經濟自此步步下行。

五、中國僅經濟改革不配套的政治極權體制改革,是治標不治本的半拉子東施效顰。譬如治病,光治發燒之表面特徵,卻從不觸及內在極權的權力不受制約機制肌體五臟問題,不從政治改革上下根本功夫,只是治標不治本,失敗是必然的。偏生習總十分認真地反腐,以權力對付官僚主義,以大權力強力壓制小權力,結果把表面病症強力壓制了表面,燒倒像不燒了,不過此起彼伏的燒,貪污既不改,肌體亦大病變,最後必然死亡之路。

    自由才是人類發展的根本動力因。當然中國經濟發展還有諸多的因素,如世界體系的融入一wTO與全球化、人口紅利、務實主義(鄧江胡休養生息)、不援外、回歸平等的國家外交、良好的大國博弈下安全和平環境、美歐支持的大量人、材、物;減少政治干擾運動(如文革)無效率社會浪費、尤其是技術引進與學習、市場經濟導向推動中國升級發展等等。

五、兩條腿走路的正常社會,必然要求政治體制與經濟體制改革相適應,中國89年已經開始的失誤,變成今天經濟衰退的根本原因。

應對現實的做法,上策是體制改革與經濟改革重新開始;中策是維護現狀,適應容忍貪污腐敗現象,重歸容許經濟適度貪污的路徑,重新形成共贏的一體兩面體制;下策則是重回計劃經濟閉關鎖國的毛式老路,讓經濟成為計劃的短缺經濟。但從目前習深入執行了一個自以為打擊政敵的好工具(反貪),又似乎得到了全國人民(其實是不明真相、不知道貪污腐敗的經濟潤滑劑作用)的全心擁戴,習中共內部又無人敢於提出此種違背常識的經濟特殊發展現象,相信相對長的一段時間內,至少在習執政期間,這種反貪運動的常態化仍然會持續。此反腐運動大刀不斷,是上上下下官僚階層與民眾達成的共同體互利機制無希望,而中共極權體制不變,則中國經濟斷無上升的可能。所謂無知者無畏,這才是當下社會經濟的大問題。

不但如此,近期的房地產經濟崩潰、股市衰退、實體經濟下行、中央地方財政收不抵支現象、到通貨膨脹嚴重、社會人群失業流民,種種問題集中,將在未來某一個時點突然爆發社會事件,成為推倒社會體制的最後一根稻草,歷史大潮勢不可擋。

2021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