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央:“李南央狀告海關案”跟進報道(八十九) ——以真相為武器

0

“廬山會議,假如沒有“春來我不先開口,哪個蟲兒敢作聲”的獨大格局;假如可以商量,可以討論,可以反對,那麼,不必付出三千萬人非正常死亡的代價,就可能建立1962年退守的“人民公社三級所有、隊為基礎”的制度……不讓彭德懷說話,不容鄧子恢分辨,撤他們的職……平白死掉數千萬人,然後再回到起點上。這就是言論自由的價值,這就是尊重民主和自由的政治制度的價值——抵得上數千萬條人命的價值。”——吳思 摘自《李銳先生為什麼能夠存在》

11月19日,美國威斯康辛州基諾沙縣巡迴法庭凱爾·里滕豪斯案12名陪審團員,一致投票判定代表政府起訴少年凱爾的檢察官對他的全部指控均不成立,凱爾被當庭釋放。

我是在福克斯新聞的晚間節目看到這個消息的,當時的心情就是兩個字:“感動”!這個案子的審理法官和陪審團員從一開始就不斷地接到死亡威脅,一個據說是佛洛依德侄子的黑人男子公然將威脅做成視頻在網上傳播:把陪審團員的臉都給我拍下來,我們要的是跟佛洛依德案一樣的判決結果。MSNBC的一名記者竟然真就為了拍下陪審團員的相貌,不顧闖紅燈緊緊尾隨他們乘坐的巴士。一位觀看了庭審全過程的朋友告訴我,控辯雙方陳述的所有事實都無可辯駁地證明了檢方的指控沒有一條可以成立,陪審團員根本沒有判處凱爾有罪的依據。而要判他無罪,則需極大的勇氣——法庭外抗議人群舉的標語是:My way or no way! (按我的意思判,否則跟你沒完!) 宣判剛一結束,凱爾和母親立即起身移居他州。可以想見的是,那十二位普普通通的陪審團員不會有如此的財力和人脈舉家搬遷另尋生計。他們的勇氣如何不讓我感動!
在中國,傳播真相需要勇氣,因為“真相”是共產黨的的“機密”;讓共產黨承認真相,那更是“雖千萬人吾往矣”的事情,這是常識。而在憲法高於一切的美國,我竟然會被承認真相的行為感動得不行。這個世界是怎麼了?

自從去年美國大選之後,我認識的很多朋友都感到深深的絕望,但是也有很多朋友用行動去爭取希望。上個月,一位流亡到美國的前香港記者到我家做客,他說他和一群朋友準備辦一份英文報紙,將歷經百年建起的自由繁榮的香港一夕間被中共毀掉的史實揭示給西方世界。他要在李銳捐贈給胡佛研究所的資料中找出李銳記述下的真相,充實他們的報道。要讓西方世界,特別是美國人看到中共的魔爪早已伸進了他們的國家的政界、教育界、商界、法界……再不警醒,香港的今天,就是美國的明天。他的見識我深以為然,因為在應對張玉珍反訴斯坦福大學和李南央的過程中,我對此體會得太深、太深!中共的黨法正在美國橫行,肆虐,且傲慢至極,強勢無比。我感恩里滕豪斯案的十二位陪審團員,他們讓我看到在歲月靜好中長大的美國人民守衛真相、守衛誠實、守衛信奉的火焰在民間沒有熄滅,她燃燒在真正美國人的心底。
上個月還有一件讓我感動的事情。新澤西州的一位卡車司機愛德華·杜爾贏得了州參議員的選舉,被他擊敗的州參議院議長斯蒂文·斯文尼承認敗選,打了祝賀對手勝出的例行電話。這種事兒在中國想都不要想,也不會有人做如是想,即便是在美國生活了三十年的我,也覺得太過神奇。我驚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卡車司機居然擊敗了議長,更感嘆從政二十年的資深議長會向無名小卒俯首下心。無論斯文尼先生贊同何種理念,他服膺於憲法之下的選舉制度,信守人人都是平等的上帝子民的美國精神,我尊重他。

發生在美國十一月里的這兩件事情,讓我這個居住在美國的中國僑民深受感動之餘,也更加堅定了以真相為武器應對所陷兩岸兩案的信念。普通美國人身上有太多淳樸的秉性需要我學習,不為政治環境、不為政黨利益、不為威脅所動,為《李銳口述往事》一書在大陸的自由發行,為李銳資料對公眾的自由開放在2022年繼續前行。

一如往年,懇請“跟進”的讀者朋友們發給我你們的年終感言,我將集在一起,作為辭舊迎新
的“集錦”在2021年歲尾的“跟進”中發出。發來“感言”的同時,請記得告訴我如何屬名及發出地

2021年1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