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金雞獎入圍名單引發吐槽 滿滿的愛國主旋律

0

2021 年 10 月 11 日,一名婦女乘坐自動扶梯經過北京一家購物中心的電影宣傳海報。 法新社圖片

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11月29日公布入圍名單,隨即引髮網友的吐槽。入圍名單中新生代演員演技挨批,而在最佳故事片入圍影片中愛國片當道,分析認為這是為了彰顯建黨百年主旋律的政治正確。

中國金雞獎入選最佳女主角的名單是:劉浩存,劉敏濤,張小斐和張子楓,而最佳女配角入圍者則有:丁柳元、朱媛媛、劉佳、周也、索朗旺姆。有評論直接點名,“如今演技很平的劉浩存及周也,卻得到了金雞獎的提名,大伙兒不調侃才怪呢。”

有評論稱,“由於這一份名冊,就連金雞獎自身都被大伙兒調侃得遍體鱗傷,乃至還被別人譽為是金雞獎在搶了金掃帚獎。”還有人做了對聯“上聯:呈祥乏力百卉殘,下聯:金鷹國際得了禽流感疫情;橫批:內娛要完。”

除了年輕一代演技被吐槽外,《中國醫生》、《守島人》、《我和我的家鄉》、《我的姐姐》、《革命者》、《懸崖之上》入圍本屆金雞獎“最佳故事片”,其中《中國醫生》講述的是,以武漢市金銀潭醫院為中心的抗擊疫情的故事;《守島人》講述了“人民楷模”王繼才守島衛國32年的事迹;《革命者》講述李大釗在1912年至1927年的人生旅程。這三部都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的獻禮片,而《我和我的家鄉》內容則是中國為全面建立小康社會,打贏脫貧攻堅戰成果的電影。《懸崖之上》則是抗日戰爭時期的諜戰片。

《中國醫生》、《守島人》、《守島人》革命者三不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的獻禮片都入圍金雞獎“最佳故事片”。(截圖自微博)

《中國醫生》、《守島人》、《守島人》革命者三不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的獻禮片都入圍金雞獎“最佳故事片”。(截圖自微博)

“愛國電影符合小粉紅心情、激情,符合他們的需求。14億人被洗腦的情況下,以愛國精神為主題,愛國是賺錢的市場。”湖北評論人伍立娟對本台表示,這些電影都是為了配合建黨100周年慶典而拍攝,因為愛國電影有市場可以賺錢,像是吳京抓住愛國市場大賺特賺。她也拿知名的網絡大V司馬南比喻,就像司馬南罵美國是工作、到美國是去生活,就是這個道理。

中國異議人士季風接受本台訪問時指出,中國現在大概是1989年以來最嚴控的時候。季風說,“文革的腳步離我們越來越近了!”商業電影只要吃喝玩樂,不觸碰他們所謂的紅線就可以,一觸碰就不行。“因為要回歸個人崇拜,個人崇拜的基礎就是愛國。現在政治正確,只要在他們畫的線之外肯定都沒事。”

季風感嘆,現在稍有良知的人,很多人在私下創作,作品不是今天,而是未來某一年、某一月、某一天拿出來。現在沒說不等於沒思考,不等於沒寫,在中國這樣的人很多。“現在凡是有良知的人都閉嘴了,不會說真話、至少不說假話,更不可能助紂為虐。”

金雞百花充斥政治色彩 獨立影展在中國無生存空間

一位不願意透露名字的業內人士對本台表示,金雞百花獎是每兩年才辦一次的電影獎,入圍的討論度,遠不如台灣的金馬獎、香港金像獎那麼熱烈。往年金雞百花獎得獎作品都有某些政治性色彩在裡面,所以電影圈對於金雞百花獎得獎結果,其實沒那麼關心。

這名業內人士還透露,往年中國某些影星或是製作人,有時還會問台灣金馬獎到底有沒有“內定”,因為在中國這些影星要事先得知入圍並得獎才會出席,在中國已經是司空見慣。他們認為人到現場就是要來拿獎,不是來陪笑臉,中國俗稱“助跑員”。這名業內人士提到,電影人對於中國的主流獎項並沒有太大興趣,過去中國獨立電影反而更值得關注。

過去中國原有三大獨立電影展,分別是雲南的雲之南紀錄影像展、南京的中國獨立影像展以及北京的北京獨立影像展,隨着中國政府對獨立影展大掃蕩,中國知名導演賈樟柯在2020年宣布,他和他的團隊將退出平遙影展,電影節“ 歸還 ” 平遙縣政府。文化評論者李政亮曾寫道,“平遙影展名存實亡,中國獨立影像展也正式宣告陣亡。”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黃春梅 台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 申鏵 網編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