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鵬包龍軍王全璋謝燕益任全牛王宇律師:沒有辯護人到庭的審判是一場極其嚴重的司法事故

0

佳木斯市 人大常委會:

佳木斯市 中級人民法院:

我們是劉麗傑被控“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案的律師辯護人、親友辯護人和控告代理人,我們驚聞:在沒有辯護人參與的情況下,2021年11月17日,佳木斯向陽區人民法院對劉麗傑做出了一審判決。

劉麗傑聘請了執業律師和朋友作為其共同辯護人,在該案庭審前後,執業律師和親友辯護人多次遞交了合法手續,劉麗傑本人需要辯護人的意願非常明確;

2021年10月12日,因為開庭衝突,劉麗傑的律師向向陽區人民法院遞交延期審理申請、以及其他案件開庭通知,宋濤為審判長的合議庭置之不理,強行推進庭審至結束。

並且,宋濤作為刑事法官,公然違反刑事訴訟法關於親友辯護人的規定,自我擴權,濫權解釋,違法要求劉麗傑的親友辯護人提供無刑事犯罪記錄證明。

在庭審全部結束之後,2021年11月16日,宋濤為審判長的合議庭再次對劉麗傑案重新開庭審理,完全把法庭審理當作兒戲。

憲法規定,被告人有權獲得辯護,為保障被告人的辯護權,刑法擴大了被告人辯護人的範圍。刑事訴訟法對剝奪或限制被告人辯護權的審判,是撤銷判決的充分條件。

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關於開展刑事案件律師辯護全覆蓋試點工作的辦法》,進一步強調了保障辯護人在刑事審判中的作用。

向陽區人民法院宋濤為審判長的合議庭,在被告人多次要求辯護人、辯護人多次交涉的情況下仍然推進庭審、做出判決。是對憲法、對刑法、刑事訴訟法的關於被告人辯護權的公然違反,是對最高法《加強辯護人作用通知》的公然蔑視。作為法院來講,這是一起極其嚴重的司法審判事故。

劉麗傑 辯護律師:彭鵬

親友辯護人: 王宇 、謝燕益 劉麗傑控告代理人:王全璋 包龍軍 任全牛

2021年11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