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情报员:毒文具记上“一笔混帐”

0

中国是文具制造和出口大国,毒文具问题备受关注。(法新社)

上海闵行区一所小学的下课铃声响起,教室里同学们七嘴八舌讨论“香气”,一个个雀跃打开笔盖,你闻闻他嗅嗅,蜜桃、青柠、奶茶、玫瑰……,浓郁的气味奔窜鼻腔,一支支色、香、味具全的香味笔风靡校园,有如文具界的“网红”。

“之前的笔很普通,但是它突然有了味道后挺新奇的!”上海小学生Bella和同学都赶上这一波新风潮,学校周边文具店有各式各样的香味笔,她的同桌买了一支炼乳味道的荧光笔,她自己最爱不释手的是有专属星座的香水笔,“笔头有个小香水瓶,可以边喷香水边写,香水没了,再加自来水,还是有香味。”

问她有没有想过香味笔可能有害健康?她露出天真笑靥、耸耸肩说,“同学都没多想,就是闻闻你的香,还是我的香,就是大家玩呀!”

香味笔的沾毒风暴

香味荧光笔走红校园,儿童也暴露在健康风险之中。(法新社)

香味荧光笔走红校园,儿童也暴露在健康风险之中。(法新社)

小小一支笔,大有文章,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日前检测4个品牌的香味荧光笔,笔芯墨水一共检测出15种挥发成分,其中10种为有毒物质,包括乙苯、丙烯腈等。中国是文具制造和出口大国,不过,毒文具却是一笔难算的帐。

台湾辅仁大学医学院副院长林瑜雯教授指出,毒性研究领域有一句名言“万物皆有毒,只是剂量而已”,以劳工作业环境规范来看,大部分的化学物质都有设定容许暴露标准,乙苯、丙烯腈也在规范之列,乙苯是标准的神经毒,油漆里常有这种成份,一些研究发现,最立即的反应是昏睡,长期暴露可能成为肝毒性,造成肝功能负荷。

台湾中山大学化学系教授谢建台表示,这些香味笔会使用各式各样的溶剂来调混香料、颜色,通常会放一些苯类溶剂,像是甲苯、乙苯,因为苯类是一种很好的“搅拌剂”,不过,这些挥发性物质很容易吸进体内,苯类又有致癌可能,香味是没有必要的动作,尽量不要使用这类文具。

这些标榜香气的学用品大多不是天然香料,谢建台认为,香味笔的香气是化学合成,推测大多是酯类有机化合物,尽管毒性并不高,万一业者不当添加毒性较强的物质,小朋友长期吸入会增加健康风险。林瑜雯表示,愈奇怪的香味或是愈浓郁的香味,需要的化学品浓度可能更高,香气溢散出来,儿童的暴露量不断累积,可说是隐形的健康杀手。

这些文具释放毒气

台湾研究团队发现,奇异笔的挥发性有机物溢散浓度超标。(林瑜雯提供)

台湾研究团队发现,奇异笔的挥发性有机物溢散浓度超标。(林瑜雯提供)

文具的挥发性有机物(TVOC)往往标示不清,溢散效果也常被忽略。“我们的研究团队调查3家幼儿园的室内空气品质状况,结果显示,教室有两个时段的TVOC浓度明显上升。”林瑜雯从近期研究发现有趣的现象,“再对照现场的活动纪录,一个时段是劳作美术课程,小朋友会用到文具,另一个时段是老师进行清洁、打扫环境。”

研究团队进一步瞄准劳作课常用的文具,检测挥发性有机物的溢散状况,实验结果让林瑜雯大呼意外,“白板笔、麦克笔、奇异笔在开盖后,TVOC浓度不断上升,奇异笔的浓度最高,开盖5分钟浓度为47ppm,半小时后累积浓度达到133ppm,麦克笔在半小时后达到55ppm、白板笔维持在67ppm左右,浓度大幅超标。”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室内空气质量标准,总挥发性有机物的平均值需小于0.261ppm,不过,台湾和中国的标准均较为宽松,分别为0.56ppm和0.6ppm,即使采宽松尺度,奇异笔开盖半小时TVOC浓度超标247倍,麦克笔也逼近100倍。

不过,干式上色文具的TVOC浓度相对来得低,“粉腊笔半小时后的浓度大约是0.5ppm、色铅笔为0.03ppm,色铅笔的浓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大概跟背景值差不多。”林瑜雯说明,“黏性文具以树脂白胶的浓度最高,瓶盖一打开5分钟,浓度是18ppm,半小时后维持在25ppm左右。”

林瑜雯指出,白板笔的化学成分为有机酮和酯类溶剂,白胶和保丽龙胶里面有聚醋酸乙烯酯,酮类和醇类吸进人体,容易诱发呼吸道过敏或气喘反应,当浓度愈高,它的反应风险愈大,比较麻烦的是醋酸乙烯酯,如果里面有不纯物质的单体,会导致生殖细胞突变的危害。

面对空气污染的威胁,儿童属于高风险族群,“小朋友的心肺功能还没发育完整,肺部的过滤功能较弱,呼吸频率也比成年人来得急促,相同的暴露量对小朋友的危害比较大。”林瑜雯分析,“从疾病的潜伏期来看,如果小时候肺功能就受到破坏,或是诱发气喘、过敏,一辈子都会有潜在的健康隐忧。”

塑化剂渗入学用品

学用品是学童沾染塑化剂的途径之一。(法新社)

学用品是学童沾染塑化剂的途径之一。(法新社)

文具不只暗藏“毒气”隐患,塑化剂滥用问题也层出不穷。浙江是文具生产的重镇,去年浙江市场监督管理局督促企业召回18万余支邻苯二甲酸酯含量超标的铅笔、中性笔,看在专家眼中,这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谢建台指出,笔类文具为了增加手感、舒适度,塑胶外壳常会添加塑化剂,握笔时才不会硬梆梆的,矽胶是较安全的替代品,不过价格也较高,另外,铅笔上的橡皮擦也可能含有塑化剂,小朋友常有咬笔头的习惯,同时一摸塑化剂就沾在手上,连带跟着吃下肚。

塑化剂早已悄悄渗入学童的日常生活之中,谢建台曾带领科研团队针对两家幼儿园进行全面性的塑化剂检测,包括玩具、学用品、公共设施等,研究人员利用自行开发的质谱仪快筛检验,“50%以上物件含有一种以上的塑化剂,一般人不会想到塑化剂滥用程度这么大,从公共物品的严重情况来看,幼儿的个人文具应该也不乐观。”

谢建台指出,塑化剂是一种环境贺尔蒙,可能会影响孩童发育,导致青春期提早,也有动物研究显示会影响性别认知,还有一些研究发现有致癌的可能,所以最好的方式是让小朋友、青少年跟塑化剂隔绝。

“台湾人血液里的塑化剂含量,相较国外来得高,10年前的研究结果是3至10倍,我的血液也验出塑化剂。”谢建台说,“民国70年代台湾是塑胶王国,中国也撷取非常多的台湾经验,中国塑化剂的污染程度应该比台湾更严重。”

为下一代健康把关

对毒文具零容忍,是为儿童健康把关的最好方式。(法新社)

对毒文具零容忍,是为儿童健康把关的最好方式。(法新社)

学童每天接触文具,如何挑选安全文具、降低健康风险?“以上色文具来看,蜡笔、色铅笔是比较好的选择,偏油性的笔如白板笔、奇异笔和麦克笔,尽量不要让学童使用。”林瑜雯从研究结果归纳建议,“在黏性文具中,口红胶、双面胶是比较好的选择,TVOC溢散浓度比较低。”

此外,环境通风可以大幅降低TVOC浓度,“冷气机加活性碳网的效果最好,大概可以削减85%TVOC,因为冷气可以降温,溢散量跟着降低,再加上活性碳网的吸附效果,浓度可以有效被控制。”林瑜雯解释实验结果,“如果单开冷气大概可以降低60%,而空气清净机加活性碳滤网,消减效果只有32%。”

至于降低塑化剂的毒害风险,谢建台建议,“塑化剂无臭无味,基本上我会先看产地,最近我们做了这么多检测,中国制造的塑胶物件出问题的机会比较大,再来是看价钱,价钱会把那些比较有安全疑虑的产品筛除掉。”

勤洗手也可以让儿童跟塑化剂有一定的距离。谢建台指出,塑化剂是脂溶性,用肥皂洗手3、4次,才能完全清除洗掉,如果用清水洗手,第一次只能洗去2、30%,还有7、80%残留在手上,所以最好对塑化剂采取零容忍的态度,不是零容忍,很容易进入生活里面。

为了下一代的健康,从法令规范到监管把关也要对毒文具“零容忍”,否则儿童一不小心就掉进“毒窟”之中。

撰文:麦小田 责编:许书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