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鈎:彭帥問題成大包袱,北京冬奧尾大不掉

0

顏純鈎:彭帥問題成大包袱,北京冬奧尾大不掉

近日兩單新聞與北京冬奧有關,一是國際女子網球協會宣佈撤出中國的所有賽事,恴味著WTA與中共國割席;二是國際奧委會與身在大陸的彭帥作了第二次通話,這次沒有短片,也沒有照片,只有一句話,說是彭帥安全。
國際奧委會在彭帥事件上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對事件的平息只起了反面作用,證明這些人大節有虧,為獨裁政權張目。
國際女子網球協會站在正義立場,不計得失地與中共割席,這代表了各國運動員視政治生命高於運動生命,證明公道自在人心。
鑑於中共國惡劣的人權狀況,西方民主國家都表示將抵制北京冬奧,目前只等美國表態,其他國家一哄而上,場面將使中共非常難堪。抵制有兩種,一種是外交抵制,即不派官方人士出席,一種是全面抵制,即連運動員也不出席。
大多數國家都會考慮運動員四年僅一次比賽機會,為此艱辛訓練,一旦全面抵制,有些運動員可能永生再無機會參加奧運,因此全面抵制是否下手太重,這是需要斟酌的問題。但只要涉及外交抵制,中共也已經夠難看了。
中共一再通過國際奧委會,告訴外界彭帥安全,但又不敢讓彭帥公開﹑自主地與外界接觸,其中必然有詐,中共一日不解決這個疑點,彭師一日都是中共一大包袱。
冬奧舉行期間,各國記者群集北京,誰不想去找彭帥,到時中共又如何抵擋洶湧的群情?把彭師藏起來,證明身有屎,讓彭師出來見記者,又擔心場面失控。整個冬奧的新聞焦點,不在哪國運動員拿金牌,倒是彭師在哪裡的呼聲。
對冬奧的另一重大威脅,是武漢病毒的南非變種。距冬奧舉行還有兩個月時間,南非變種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席捲全球。本來,為疫癥清零已搞得全國雞毛鴨血,動不動封城,到處出現萬人檢測的壯觀場面,一旦南非變種來襲,當局更加頭大。
偏偏在這關鍵時刻又碰上冬奧,人員流動頻繁,規模巨大,雖然冬季運動觀眾較少,但一些室內項目,如溜冰﹑速滑﹑冰壼等,觀眾也數以千計。那麼多人集中在場館內,若有一人染疫,全場都有感染風險,賽後觀眾四散回家,幾千人的行踪擴散出去,就是數萬數十萬,到時如何善後?
比賽期間來自世界各地的運動員人數不少,再加上新聞記者,再加上本地與外地觀眾,再加上主辦方自己的裁判﹑工作人員,每天頻繁接觸,流動性大,根本不可能作什麼封閉管理,一旦發現檢測陽性病例,也只能任其擴散,等比賽結束後再收拾了。不言而喻,那將留下一個巨大的坑,搞不好使疫情失控。
中共現在唯一可做的,就是效法日本,把比賽延期,等這一陣疫情平伏下去再重啟賽事。但延期風險也很大,誰知道往後疫情會不會更嚴重,或會不會又有新的變種冒出來,可能延期等來的,是更惡劣的局面,到時又如何下台?
胡錫進對被人抵制好像很不在乎,說是我們都沒邀請你,你抵制什麼?這又是典型的阿Q精神。事情弄到今日地步,大概中共也打定輸數,就是不管人多人少,總之好歹把這棚歹戲演完它,對外失面子就罷了,只要對內能胡吹一通,讓小粉紅們陶醉幾天,也就於願足矣。
多行不義必自斃,如非一味倒行逆施,與普世價值為敵,即使賽期撞上疫情,各國政府與運動員也會體諒。正如日本,雖然遭疫情打擊,但始終好好睇睇,沒有辜負世界各國和本國人民的一番期待。
中共國正在連番噩夢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頭頭碰著黑,周身唔聚財。在這種時候,勉為其難辦一場不得人心﹑又失多於得的賽事,花費大量人力物力,得到的負評多過好評,如此又何苦來哉?時至今日,習近平心裡,會不會暗罵當日去申請主辦權的官員吃飽飯沒事幹,自己挪來衰?
有兩件事可以肯定,一是彭師的運動生命到此終結了。中共不會再放她到外國參賽,在內地比賽,她大概看不上眼。數十年來,中國女網球運動員打到國際賽事而有點名氣的,一個是李娜,一個是彭師。如非大陸女網球員不濟,她也不必去找一個台灣女球手拍擋打雙打了。
另一件事是,國際奧委會失去公信力,美國與民主國家不會善罷干休,此後就是奪回控制權的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