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忍下经济脱钩的短痛 才能捍卫民主、问责习近平?

0
中美之争

拜登政府将于下周召开全球民主峰会,人权捍卫者指出,西方只有下决心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并承受短期经济损失,才能让习近平政府对其侵犯人权行为确实承担责任,西方也才能真正捍卫自由民主价值观,并确保长期经济繁荣。

拜登政府将于12 月 9 日至 10 日主办民主峰会,届时110个国家的政府,以及民间社会和私营部门的领导人将齐聚一堂,峰会将讨论民主政府面临的挑战和机遇,其主题将是加强民主、对抗专制独裁、打击腐败和促进对人权的尊重。

一位国际人权组织的倡导人说,西方国家要让民主运动的火焰在中国保持活力,必须让习近平对其在香港、新疆、西藏及其他地方实行的侵犯人权行为承担责任,而做到这点的关键是检讨其对华经贸政策。

加深经贸关系不利捍卫人权

“什么是无助于中国那些为民主或宗教自由而战的人们的事情,那就是我们去追求(与中国)更深的贸易关系。” 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委员、英国人权组织香港监察研究员裴伦德(Luke de Pulford)说。

裴伦德说:“我能得出的结论是,自从中国开放以来,我们没做任何事情而只是帮助了中国政府。我的意思是帮助了中国的习近平政府。”

裴伦德批评英国政府在香港问题上,“没有做一件让中国政府承担责任的事情” 。

在北京准备对香港实行《国安法》的消息发布后、裴伦德于2020年6月5日协调创立了由18个国家及欧洲议会,超过180名国会议员组成的“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

他说,美国在制裁北京在新疆犯下种族灭绝的那一年,从中国的进口却大幅度增加。“所以,我们需要找到一种策略来尝试在这方面更加一致。” 裴伦德说。

民主国家团结一致减少对中国依赖

“我的建议是,那些关心自由民主的国家聚在一起说,我们团结起来,减少对这个国家的依赖,”裴伦德说。“这个框架会导致经济的损失。但是对不起,我不得不说,除非我们能够协调好这个战略,否则我们不会让这个政府承担起责任。这就是我的策略。”

英国保守党籍下议院议员蒂姆·罗夫顿(Tim Loughton)表示,”英国政府需要做更多的事情,但我们需要有足够的勇气带头并带上其他人,当然是与美国一起行动。”

罗夫顿说,西方世界必须站起来,揭露北京的行为,“我们必须找到替代方案,而且我们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如果这意味着要承受一些短期的经济痛苦的话,但如果我们共同努力,那么我们会让自己以后免受一些巨大的经济和其他痛苦。”

英国前驻华外交官、《中国政变》作者盖斯德(Roger Garside)说:“我们必须教育我们的公众认识到,如果我们不捍卫我们的自由、我们的价值观,将会有长期的经济灾难。因为所有繁荣都取决于法治,取决于独立的司法,取决于传统的自由,没有这些就不会有繁荣。”

他表示,必须告诉公众,“是的,短期内会有经济损失,但最终,为了我们的繁荣和我们的自由,我们必须制定这一战略。”

美中经贸关系深度交织

美中两国是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自上世纪70年代末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经过数十年发展,美中两国的经贸关系已经深深交织在一起。

特朗普政府开始实行对华经济部分脱钩政策,拜登总统上任后基本继承了这一政策,展开对华全面竞争战略,而美国的一些跨国公司如苹果、星巴克、特斯拉依然深度依赖中国巨大市场和相对廉价且技术良好的劳力。

拜登政府举行全球民主峰会的时机,正值北京将在不到两个月后举办冬季奥运会,以及年末举行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打破既有任期限制、获第三个任期的中共二十大。

恰逢这一关键时刻,发生了中国网球运动员彭帅指控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张高丽性侵事件,尽管中国官方采取软硬兼施手法,这一事件的影响仍在不断发酵和扩大。

与此同时,西方世界长期以来经不起中共经济诱饵的惯性做法出现了变化。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TA)12月1日宣布,暂停包括香港在内的所有在中国的网球比赛。这些赛事涉及双方巨大的经济利益。

严控与诱惑两手并举

本星期稍早(11月30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峰举行与美国工商界和地方州市代表的视频交流会。谢峰说,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历史决议》是“诚意满满的‘邀请函’,张开双臂欢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共享中国发展机遇。”

谢峰引用习近平的话说,“中国扩大高水平开放的决心不会变,同世界分享发展机遇的决心不会变。”“未来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仅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稳定红利、制度红利、市场红利、要素红利、人才红利等将源源不断释放。”

他的这些说法跟习近平政府过去一年来严厉打压私营企业、禁止中国互联网公司到美国上市的一系列监管行动大异其趣。从叫停蚂蚁金服上市、阿里巴巴进行垄断调查,到对其创办人马云的被失踪,从对网约龙头滴滴打车的数据安全调查,到视频游戏、教育培训、金融科技、食品配送、加密货币的整顿,习近平又提出了“共同繁荣“的口号,许多分析人士质疑,习近平是否准备实行内外有别的政策,为什么权力控制与市场供需这两个相互矛盾的动力在中国模式里能结合在一起。

习近平赌你资本的贪婪特性

华裔政治学者、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政治和历史教授吴国光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曾指出,全球化帮助中共获得了挑战美国的实力。

吴国光说:“现在习近平由于中国经济的总量已经成为占美国经济总量的70%以上,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习近平开始用这样一个东西反过来对付国际资本。”

严管和诱惑是习近平对付西方资本的两手。吴国光认为,习近平的严控管制政策并不是想跟西方经济、美国经济脱钩,而是一种战略,“就是要逼使美国资本和国际资本向中国共产党低头,你要在中国发财,那你就向我低头。”

他讲了一个人用椰子壳诱捕猴子的故事,“我觉得现在习近平的战略,对待西方资本,就是这么一个捉猴子的战略。你如果不那么贪婪,松手跑掉了,你就赚不到钱了。习近平就赌你资本贪婪的这样一个特性。” 吴国光说。“我就赌你不愿意跟我脱钩,你想要更大的利益,好,那我就把你这猴子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