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提出3千億歐元“全球門戶”計劃 以“高透明度和良好管治”抗衡中國“一帶一路”

0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法國總統馬克龍、德國總理默克爾出席了12月30日的視訊會議。

歐盟宣布一項數千億歐元的新倡議,目標推動發展中國家走向更綠化和電子化的社會,是繼七國集團今年中提出全球基建計劃之後,再一次有超國家級的組織推出相關國際倡議。

全球門戶” vs “一帶一路

歐盟提出這項斥資龐大的新全球投資計劃,被視為是挑戰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新嘗試。

歐盟委員會提出的“全球門戶”(Global Gateway)倡議在今後5年在全球投放3,000億歐元,摺合約3,360億美元。 “全球門戶”計劃在不少地方,尤其是非洲、中亞及拉丁美洲,投資在數碼、能源、運輸等基建項目。項目將聚焦幫助當地國家轉型至更綠色和電子化的社會。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表示,現時對歐盟夥伴而言,可以尋求投資額相對較少的項目。

她說:“現有的小量選項經常帶有很多細則,而這些細則會帶來重大的影響,不論是財政上的、政治上的、或是更經常有的社會上的影響。這令我們相信,其他國家需要可以信賴的夥伴,來設計可持續和高質素的項目。”

馮德萊恩說,歐盟希望基建項目會有高透明度和良好管治,更要造福當地社群。

以民主及價值觀為核心的投資

中國在2013年啟動“一帶一路”倡議,貸款給發展中國家帶動基建發展,但被外界質疑造成債務陷阱,沒有為當地人民帶來就業機會,令那些國家得不償失。美國威廉與瑪麗學院(College of William & Mary)旗下研究中心AidData 9月發表的報告表示,“一帶一路”倡議8年來有1.3萬個,涉及總共8,430億美元的融資項目,為中低收入國家帶來的隱藏債務高達3,850億美元。

“全球門戶” 倡議在今年9月已具有雛形,但發布首先被推遲至11月,當時計劃金額只有約400億歐元,然後再次被推遲,擴大至現時的3,000億歐元。馮德萊恩指,歐盟有信心會拉近投資金額上的差距,說“全球門戶”倡議是一個“真正的替代選擇”。

美國總統拜登(中)與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左一)和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2021年6月15日在布魯塞爾舉行峰會(路透社)
美國總統拜登(中)與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左一)和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2021年6月15日在布魯塞爾舉行峰會(路透社)

美國總統拜登牽頭在今年6月的七國集團(G7)提出了類似的 “重建更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倡議。馮德萊恩說,重要的是確保有不同的方法實現這種全球基建計劃,以及顯示“以民主及價值觀為核心的投資”是可以成功的。

一直支持“全球門戶”的德國綠黨歐洲議會議員包瑞翰(Reinhard Bütikofer)說,做出計劃是歐盟重要一步,但計劃的推出一直被歐盟委員會內部的爭論所阻礙。

同時是歐洲議會對中關係代表團主席的包瑞翰說,歐洲議會、歐盟成員國以及商界都很支持這項計劃,很多在亞洲、非洲及美洲的夥伴都準備好和歐洲實現這個倡議,現在是時候有效率地成立執行的管理架構。

“全球門戶”與“一帶一路”不同之處在於,除了由公共領域牽頭出資,歐盟的計劃會吸引商界投入資源。

在地投資同時創造財富

德國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分析員吉芙蘭(Francesca Ghiretti)對美國之音表示,歐盟的付出會更像捐獻,而不是投資。

她說:“這個計劃應該會吸引到商界投資,這樣可以帶來不少正面影響,特別是在創造財富方面。歐盟有很大意欲使用當地勞工和當地企業的投資,我們會一直觀察。”

吉芙蘭說,“全球門戶”一如其名面向全世界,歐盟亦要面對項目涉及的地區過於廣泛的風險,歐盟或者需要更戰略地選擇投資地點。

她說:“我們知道非洲將會是布魯塞爾的焦點之一,印度亦可能是另一焦點。因為2022年會有兩次峰會,一次是歐盟跟非洲,另一次是歐盟跟印度。”

歐美合作將帶領世界走進未來

中歐關係學者郗士(Francesco Sisci)透過電郵對美國之音說,歐盟委員會促成的中歐投資協定被歐洲議會否決後,中歐關係不和,歐盟的新計劃必定會製造雙方新的磨擦。

郗士指出,“一帶一路”的問題在於政治,而非財政。 “一帶一路”倡議證明全球性基建網絡計劃有其必要,但“一帶一路”的“惡劣管理”導致像歐盟的巨大經濟體都要建立自己的計劃。

他認為,歐盟需要吸引更多國家參與“全球門戶”倡議,但這未必會太容易,因為很多國家都會有她們的疑慮。

郗士說,若果歐盟“全球門戶”能夠跟美國牽頭的全球基建計劃“重建更好世界”合作,將會是非常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