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大東亞共榮”夢——中老鐵路即將全線通車 老撾成東南亞走廊第一站

0
中老鐵路——中國東南亞走廊

中國和老撾官員星期五(12月3日)將為耗資59億美元、歷時六年的中老鐵路舉行落成儀式。這條高鐵是北京宏偉計劃的第一站,該計劃旨在通過火車連接中國欠發達的內陸地區與新加坡繁忙的海港。

這條全長414公里的鋼筋混凝土鐵路把老撾北部、中國雲南省和靠近泰國北部的老撾首都萬象連接起來。途中跨越了167座橋樑和75條隧道。新型子彈頭列車的最高時速為160公里,把15小時的旅程縮短至不到4小時,有望為東南亞最貧窮國家之一帶來新的貿易和遊客潮。

分析人士表示,對北京而言,這是至關重要的“一帶一路”項目的關鍵性舉措,該項目不僅可以把雲南納入東南亞一些最大的經濟體來帶動雲南的發展,還可以把東南亞地區拉入中國的發展軌道。

“從中國的角度來看,這使中國能夠把東南亞大陸視為內陸地區的一部分,而且他們能夠更好的控制,因為有了火車,他們將有更好的通道。”泰國法政大學(Thammasat University)研究國際貿易、運輸和物流的教授魯斯•帕儂榮(Ruth Banomyon)說。

承諾和危險

老撾希望這條鐵路幫助該國從內陸國家轉變為與陸地相連的國家,吸引更多的外國遊客和投資者,同時將更多的本國商品送出國門。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研究院副教授李明江表示:“中國和老撾之間的貿易量不大,老撾作為一個內陸國家,需要更多的點與外部世界相連,因此從長遠來看,這可能有助於老撾發展經濟。”

李明江還說,不過,農民和農作物生產者只有在老撾承諾修建連接新火車所需的公路時才會受益,“否則……鐵路將只是一條過境線”。

美國本特利大學全球研究助理教授彭·蘇瓦納森(Pon Souvannaseng)表示,由外國利益驅動的鐵路項目對老撾等國曆來弊大於利,既讓東道主承擔成本,又榨取利潤。

她說,特別是中國,將其“一帶一路”走廊視為出口本國勞動力、商品、信貸和資本的首要機會,很少關注生產鏈的發展會帶動東道國就業增長的潛力。

她在談到新鐵路時還說:“從本質上說,你正在打開一個被泰國和中國這兩個重要的世界製造業中心包圍的未開發市場。所以,老撾不是受益者,但他們實際上是在買單。”

老撾承諾承擔59億美元項目總價的30%,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以土地和自然資源抵押中國貸款。再加上老撾為其它項目從中國借入的資金,引發了人們對該國即將出現債務違約的擔憂,並有人警告稱,中國對該國的影響力正在擴大。

李明江說:“鐵路項目和中國在老撾的其他投資正在造成一種局面,使老撾在經濟上越來越依賴中國,這在一定程度上將轉化為中國對老撾的政治和經濟影響力,這是肯定的。”

老撾和其他地區

彭·蘇瓦納森說,中老鐵路的完工證明,老撾已經堅定地處在北京的軌道上,它在過去的十年里,克服了政治反對及其在中國商業可行性的懷疑。

“這是一個不太可能的項目,”她說,“所以,中老鐵路的完工,以及老撾方面發出的所有積極的、華麗的語言,意味着兩國關係在地緣政治上的完滿。”

隨着中老鐵路的落成,北京可以集中精力完成其餘線路的建設。

魯斯•帕儂榮說:“鐵路貫穿老撾只是第一步,因為老撾本身除了一些農產品和銅礦等礦業產品之外,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提供給中國。真正能夠受益的是可以進入泰國並與馬來西亞連接,以便他們能夠進入整個東南亞大陸。”

泰國和馬來西亞已在建設鐵路的單獨路段,不過事實證明,對中國來說,這兩個國家的談判對象比老撾更強硬。

出於對成本的擔憂,馬來西亞於2018年凍結了這條線路的建設,在說服中國將原200億美元的造價削減約三分之一後,才在第二年重新開工。在泰國,經過數年30多輪的談判,政府到目前為止已經批准建設這條從泰國與老撾邊境到首都曼谷的線路,但這條線路的建設還不到三分之一。

魯斯表示,泰國對該項目很感興趣,但與老撾不同的是,泰國有討價還價的能力,可以堅持與北京方面達成更好的條件,以避免像其它一些中國“一帶一路” 合作夥伴一樣陷入債務陷阱危機。

但他相信,中國通過東南亞的高速鐵路將繼續推進。

“這個巨頭(juggernaut)已經開始移動了,”他說,“所以它不會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