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打脸中国”全过程民主”

0

重庆近日举行区县人大代表选举,四位独立候选人11月30日发表联合宣言,称想做能让街坊四邻找得到的人大代表。图为一名代表在北京基层人大选举中投票。 美联社图片

中国直辖市重庆近日在举行区县人大代表选举,四位独立候选人11月30日发表联合宣言,称想做能让街坊四邻找得到的人大代表。但到12月3日,仅相隔三天,其中两人两江新区肖真义和渝中区汤境舟的参选已经被迫终止。而在此之前,中国因为没有获邀参加美国主持的民主峰会而表达强烈不满。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2日在一场民主对话会上表示,中国的全过程民主里,人民享有知情权、表达权、监督权,中国是当之无愧的民主国家。重庆两位独立参选人的经历似乎是对乐玉成最响亮的反驳。以下是本台记者王允对四位独立候选人之一汤境舟的专访。

家住渝中区九龙坡骏逸新视界小区的汤境舟,十月份就到小区所属的石坪桥街道办事处去打听本区人大代表选举的程序,十一月中旬还递交了候选人资格申请表。但一路下来,她都无法得到明确的选举信息。12月3日,她突然发现当天已经在进行选举投票了。汤境舟立即赶去询问选举站。

“突然”的选举

汤境舟:我说今天是投票吗?是怎么一个投法呢?规则是什么?我怎么没有收到选民登记的证件呢?他们都很戒备,都面面相觑地不回答我的问题。

虽然之前作为独立候选人递交了候选人资格申请,但她没有被告知最后确定的正式候选人的情况。

汤境舟:我说正式候选人就是要和选民见面,接受选民的提问,这个阶段你们也没有走,我就在现场质问了他们这几个问题……至少这个工作是你们该做的工作吧?我说,民主的过程就是要让人民群众更广泛地来参与,这毕竟是我们国家最根本的一个政治制度。刚刚才开过的十九届六中全会,不是才说了,我们这个民主是含金量最高、成色最足的民主吗?怎么都不通知呢?

她的询问并没有得到工作人员的答复,等来的却是警察。

汤境舟:我话还没说完,警察就上门了。派出所的所长、片警,还有协勤,一大堆人,可能有五六个警察,把我围在那里,说你出来出来,你怎么在干扰选举这个事情呢?我怎么叫干预呢?怎么叫破坏呢?我说,我作为一个参选人,今天来问问题。我即便不作为参选人,我也有权来参选,来投票啊。警察就把我带离现场,

从街道办出来后,汤境舟通过微信等方式呼吁她在小区的邻居前去投票,但邻居们投票回来后却向她抱怨投票过程的不正常现象。

汤境舟:选举站的工作人员,可能是街道办的,也可能是社区的,他居然公然地说,你必须要给这四个候选人打勾。我那些邻居都是我叫去的,也都很有觉悟,他们就说,凭什么呢?我高兴怎么填就怎么填。对方还说,你必须当着我们的面,必须在这里填。但那个票是无记名投票,我的邻居就说,我高兴在哪里填就在哪里填,我凭什么拿给你看?

汤境舟所住的骏逸新视界小区两千九百余户,居民约一万人。人到中年的汤境舟常年积极参与业主委员会工作,因此在小区颇有人望。今年她希望能做一位让街坊四邻找得到的人大代表,决定参与人大代表选举。但这个过程一开始就不顺利。

参加2021年重庆人大代表选举的四名独立候选人,前右为汤境舟。(民生观察)

参加2021年重庆人大代表选举的四名独立候选人,前右为汤境舟。(民生观察)

一开始就不顺利

汤境舟在十月份就去街道办询问相关的程序,却无法得到帮助。

汤境舟:我说我参选这个人大代表,该履行什么手续。他们(街道办)的人就说,现在是选民登记阶段,还早。我就问,那是什么时候呢?他们那种态度就是明显想把我忽悠过去,根本就没有想实打实地要帮助我。哪怕你装一下,演个戏,你就告诉我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他就说,我们到时候会在社区张贴公告。我就说,那我就只有等了,是这个意思吗?

不仅如此,选举筹备过程中,骏逸新视界小区的居民也难以获得选举的有关信息。

汤境舟:我所居住的这个小区,几乎什么宣传公告都没有。横幅、公告,什么都没有。我说,那我何从知道呢?他说,我们有贴啊,楼下就有贴啊。我说,我们小区那么大,出入口就有四五个,作为广大居民群众怎么了解这个事情呢?他说,我们反正是照选举法,我们是在做这个工作。

11月12日,汤境舟前去街道办准备领取候选人的资格申请表,但对方去开始推诿。

汤境舟:他说,首先我们这个表格还没有印出来,我们今天半夜十二点才结束选民登记。他说,我们要到13、14和15日这三天来进行候选人推荐的工作。但是呢,13、14日是周末,我们只有一个值班人员,不可能有时间来进行这个工作,所以只有15日才能接待你,做推荐工作。

虽然在汤境舟的一再要求之下,她终于拿到了申请表,但其中填写的要求和须知却无法从街道办得到明确答复。到了11月15日,汤境舟前往街道办提交候选人资格申请表,但她再一次遭遇了警察。

汤境舟: 然后我就去质问他们,我说我有几个问题,是我自己发现的。今天都15日截止了,你们也不给我讲,候选人登记是否合格。他们又把警察喊来了,几个警察围着我,他们说你干嘛,我说你们要干嘛,你们警察来干什么?他们说,我们要来维持秩序。我说你们维持什么秩序,我作为参选人,我不该来咨询吗?

虽然提交了申请表,但汤境舟的申请很快遭到否决。

汤境舟:到了17日,他们打电话过来,说汤老师,你这个申请不行,已经过期了。我说,我15日交过来的时候,你不给我解答问题,16日又叫我重写简历,然后我重写之后,你又说我过期了,你们不是故意的吗?所以,他们这次就是用这些阴招,他们并没有直接对我进行干预,国保、派出所等都没有过来对我进行恐吓,叫我不准参与。但他们就用这些程序故意来忽悠我。

无独有偶,两江新区肖真义这次提交了候选人资格申请,但也很快以各种各样的理由遭到否决。

肖真义:反正是政审,他要审查你的父母,亲戚都要审查,还有你做好事没有,政治过不过关,犯过错误没有,关过没有,劳教过没有,或警告过没有,纪律处分过没有,反正他说你不过关。

重庆独立候选人与他们的联合宣言(民生观察截图)

重庆独立候选人与他们的联合宣言(民生观察截图)

选举中的门道

根据选举法的规定,作为区人大代表的独立候选人,需要有十位选民联名推荐,才具备候选人资格。在社区熟门熟路的汤境舟很快就拿到了超过十位邻居的联名推荐,但提交上去后,街道办去告诉她这些联名推荐人中只有八位是有效的。汤境舟告诉本台,这当中有太多的门道。

汤境舟:几个邻居这几天就给我打电话。有个人对我说,小汤,你知道吗?我们学校的书记给我打电话,梁老师,你是不是跑去给你们小区的一个人联名推荐了?那个人品行不好,快点撤回来。那老师就说,关你什么事?小汤我们是十多年的邻居,人家又热心公益,又正直,又很勇敢,又热心帮大家办事。这怎么叫品行不好呢?

汤境舟就选举过程中诸多的问题直接向街道办提出了意见。

汤境舟:我在跟他们交涉的过程中,我也跟他们讲,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这种行为叫什么?你们干预民主、干预选举,你们叫破坏选举,你们在社区里不进行张贴,不进行公告,你们这叫故意懈怠工作,让大家丧失了参与选举的权利。你们不仅是在破坏选举,而且是破坏我们国家根本的政治制度。你们想干什么呢?你们是什么动机呢?

汤境舟对这个结果并不感到意外。这次选举前,由于另外一位独立候选人、重庆民主人士韩良的鼓励,汤境舟认识到每五年一次选举的重要性。虽然她明知这个过程有很多困难,但仍然觉得值得一试。

汤境舟:不管怎么样,就算是演戏吧,我们也要看看这个戏是怎么演的?

日拱一卒

汤境舟说,她这样做也是为了自己的儿子。

汤境舟:今天时代的灰尘没有砸到我的头上,但不知道哪一天就砸到我的头上。我就深深地担忧我的孩子 ,这个强迫疫苗问题,学校的摧残性教育问题等等,你不知道哪一天这些不幸会砸到你的头上。并不是说你去躲,你就能偷偷地躲得下去,所以我深深地担忧。我觉得我们有句话说得好,日拱一卒,就是要一步一步地、一点一点地去做这种努力和改善。

汤境舟表示,这样做了,她才感到心安,不然她会觉得特别憋屈和难受。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