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摸鱼反内卷 习式社会主义弊端呈现

0

2017年10月12日,北京街头关于习近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标语。

台北 —最近,中国一家知名企业通过监控网络流量排查“摸鱼”人员,冲上热搜,关于上班期间“躺平”、“摸鱼”(混钟点)的话题引发热议。分析人士表示,习近平主政后改革倒退,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弊端丛生,贫富差距加大,社会上仇富心态蔓延,处于底层的年轻人上班“摸鱼”变成当前社会“反内卷”(应对个人发展无出路)的出口,凸显习式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发展模式的局限性。

国美控股集团日前一则“关于违反员工行为规范的处罚通报”在网上流出,指部分员工在工作区域内占用公司公共网络资源,从事与工作无关事宜,包括玩电脑游戏、上网聊天、网购、玩抖音、听音乐等,总共有11名员工受到惩处。国美控股集团发出声明证实了此事,并勉励员工要“对于工作中的’摸鱼’、’躺平’苗头保持警觉,防微杜渐。”

这条消息一出,立刻在网络上引起广泛讨论,登上热搜。网友们纷纷分享五花八门的摸鱼心得,包括一天能办完的事情尽量分成三天办;入职的时候要选一个最隐蔽的座位,玩游戏的时候表情一定要从容;走的时候一定要放一杯滚烫的热水,让同事以为你还在…

中国新闻网对此发出评论,表示上班摸鱼,确实该罚,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不过处罚力度和监管范围要适当。

摸鱼花招百出

不少网友则认为,日复一日的加班、开会,令人疲惫。摸鱼的出现,迎合了新一代职场人的生存需求,是新一代职场人的独门武器。也有人认为,现在的年轻人非常聪明,因为看清楚付出的时间精力也得不到等值的回报,是看透了这场吃苦与回报的交易,所以主动做出对自己有利的事。

30岁,在北京从事影视媒体工作的胡小飞(化名)对美国之音说,他在上班时间浏览与工作无关的网站,是几乎每天都做的事。他偶而也会浏览团购网购物,或者去茶水间冲泡咖啡冲得越久越好,有时冲完就站在窗边把咖啡喝完再回去。上厕所的时候,也不忘多打一关游戏再回座位。他说,反正就是想办法把离开位子的时间拖得越长越好,他称之为“起身走动,有益健康。”

他说,中国社会过去是“先富后富”,现在是“先富不富”,很多年轻人看清了这个事实,觉得再怎么努力也没有用,且年轻人比较反叛,觉得既然没有办法采取激烈行动去改变现实,就只能自嘲地“躺平”,在工作中摸鱼,苦中作乐。他并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他说:“突然内地开始流行‘内卷’这个词时,正是说明现在很多年轻人对于现实的不满。他们就觉得说,与其这样子身陷其中,不如我脱离出来,就静静看你们内卷,我就做我的享乐主义,这可能是这一代年轻人共有的特质。”

据中国人力资源公司“前程无忧”今年2月发布的职场人摸鱼情况调查,有71.5%的受访者认为摸鱼在所难免,20.8%的人认为摸鱼是在快节奏高强度工作环境下应当存在的环节,有28.3%的认为摸鱼是不务正业或对雇主不公,仅有12.3%几乎不摸鱼。

对于摸鱼的原因,有26.2%的受访者表示因为工作压力大、想放松,报告引述一个90后的受访者的话说:“996已成家常便饭,下班开会已成日常。所以何不摸鱼偷得一刻闲?片刻的休息,是为了晚上更好地加班”。另有20.0%的受访者表示摸鱼是因为低时薪,且有64.8%的受访者表示上班摸鱼不会有罪恶感。

不过,员工摸鱼,其实很多主管都看在眼里,只是看要不要出手严惩而已。在广东一间ICT大厂担任业务处高级处长的林先生就对美国之音说,由于他们的工作是业务性质,有些员工自己私下偷偷开设另一间公司接单,有的人上午去拜访客户,下午就回到自己公司做自己的事,或者以应酬为名线上填表而未进公司打卡,他多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林先生说,由于他们公司是知名大厂,所以有一些知名企业或是新创公司时常觊觎他们手中的客户名单,因此员工很容易就被挖角,时常只要多个几百块钱人民币,他们就离开,所以不能对员工太抠,如果要求太多,他们往往就不干了。

林先生说:“现在中国有很多美商、欧商、德商很多外商,有能力的人很容易找到工作,因为现在在中国的(外商)企业太多,所以在中国要找工作反而比较容易。早期是不容易,因为早期好的企业很有限。”

忠诚度下降

在两岸三地从事企业员工训练的一位人力资源资深副总经理Helena持相同看法,她说,中国职场异动率很高,对公司的忠诚度比较低。

她对美国之音说:“大陆他们可能几百块人民币的差异就会想跳槽的,你很难跟他们讲loyalty(忠诚度),或是希望他对你公司有多大的passion(热情),我觉得,他们主要是讲一个比较现实的,就是说现实观点比较多一点。”

国际间不少调研结果都呈现类似的情况。美国人力资源公司TINYpulse2019年发布的《2019员工承诺与敬业态度报告》(THE 2019 EMPLOYEE ENGAGEMENT REPORT),针对全球25,000名在职人士进行调查,发现员工忠诚度有下降的趋势,43%的受访者可能会以10%的加薪离职,较前一年增加18%。

中国“前程无忧”的《2016离职与调薪调研报告》则显示,2015年中国员工的平均离职率为17.7%,其中制造业、传统服务业、消费品行业的员工离职率最高,分别为20.9%、19.8%和19.6%。

美国调研机构盖洛普(Gallup)在2013年的一项调查也表明,全球员工的敬业比例仅为13%,而中国则远远低于世界水平,只有6%。

工作不代表兴趣

Helena说,就她观察,绝大多数员工上班摸鱼,主要因为这份工作并非是他们真正感兴趣的事。她认为,现在年轻人的思想观念和兴趣发展都比较多元,虽然他们有能力去升任这份工作,但不代表他们有兴趣,所以会在工作中稍微偷懒一下,去做做自己喜欢的事。

她说,早期员工对公司的忠诚度很高,现在训练年轻员工时,谈到“忠诚度”和“努力工作”其实吸引不了他们的兴趣,他们比较喜欢在工作上有更多的弹性。她说,现在年轻人喜欢在家工作,但并不是因为疫情的关系,疫情只不过是让这种生态更加发酵,即使疫情尚未爆发前,就已有很多员工希望能弹性工作。所以,如果行业别许可,能够在管理风格以及时间和空间上给予更多的弹性,可能是更合适的做法。

Helena表示,“像我就知道有很多公司,尤其是员工比较年轻化的公司,很多在管理上面,其实会采用那种比较不那么制式的管理风格,比如说有些做programming的工程师,他们可能都睡得晚晚的,然后晚上很晚都还在写程式,他也不觉得累。所以就会变成说,让他们早上的时候可以晚点进来,甚至有的员工会下午才进办公室的。”

根据调查,工作摸鱼的情况似乎也呈现“世代差异”,“前程无忧”的报告显示,不摸鱼的几乎全部集中在60后到80后,90后的人则是屈指可数。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大陆的青年世代,90后、特别是2000年后出生的世代,他们一方面享受中国改革开放的红利,物质条件比过去几代人都好很多。但另一方面,也因为中国经济成长相对放缓,所以他们所能获得的改革机遇也不如父祖辈来得那么好,中国网络上才会流行“躺平即是正义”的这种倦怠社会感,拒绝成为他人赚钱的机器与被剥削的奴隶。这跟中国共产党不断在宣传的劳动最光荣、追求国家进步等奋斗者时代的“向上哲学”完全不同。

分析人士说,中国年轻人觉得努力也看不到出口,他们口中的“社畜(意即公司的畜生)”,以及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的“996”等用语,就是他们现实生活的写照,也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因此,年轻人在高度内卷化的压力之下,他们试着去找到一些可能的出口,也是对既得利益阶级和资本家的一种无声反抗,那其中就出现了包括在工作中躺平或者是摸鱼。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局限

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系主任洪敬富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事实上,习近平口中不断在强调说中国要推进社会共同富裕之前,恐怕这些年轻人就先行躺平了,因为不少人认为所谓的躺平就是正义,这种说法其实就是对现行市场经济的一种沉重抗议,或者是用摸鱼的方式来消极对抗。”

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系主任洪敬富 (洪敬富提供)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系主任洪敬富 (洪敬富提供)

洪敬富分析,中共自1992年十四大以来,推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应可以透过政府推动相关社会福利政策,甚至是通过政治改革,去矫正市场经济的缺失。

但是,洪敬富表示,中国的问题是,当市场经济变得高度内卷化时,社会主义本身又无法通过自身机制调整来解决这些问题,各种问题就变得非常严重。

也就是说,中国虽然在搞市场经济,但它社会主义的部分已经失去了自我调整的功能,无法为市场经济提供更好的发展环境的功能,反而开始对市场经济发展制造更多的障碍,压制了人们的活力和自由。

洪敬富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到现今,其实不断拉大了中国社会中的一种贫富差距,社会上普遍出现一种仇富心态越来越严重,所以不管是叫做躺平或者是摸鱼,其实也正是当前中国社会反内卷的一种突出现象,暴露出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模式出现越来越大的一种局限性。”

虽然有人上班摸鱼是为了适度放松,但也有人摸过了头,一不小心丢了工作。中国年轻人胡小飞就说,选择佛系、躺平的人没什么问题,只是别抱怨,因为二三十岁想躺平的人,当你五十岁、没有竞争力的时候该怎么办。那些当时没躺平的人,可能会朝另一个方向走,看见不一样的风景,现在就躺平的人可能有更多的问题未来才会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