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力推冬奧會使用數字人民幣 背後真正動機何在?

0

中國數字貨幣在手機上的官方應用程序與人民幣百元鈔。(2020年10月16日)

華盛頓 — 中國正在借即將到來的北京冬奧會力推數字人民幣,專家認為,中國此舉意在讓美元主導的全球金融體系邊緣化,從而增強中國在全球的戰略競爭力。專家指出,中國的金融科技現在領先於美國,美國應當以其擅長的創新能力與中國競爭並取得勝利。

數字人民幣推行現狀

英國《金融時報》上個月援引知情人士報道稱,中國已向一些美國公司施壓,要求他們在北京冬奧會開幕前安裝一個系統,允許消費者用數字人民幣支付其產品,被施壓的包括麥當勞、耐克和Visa等美國大公司。

據中國人民銀行稱,雖然中國還沒有設定正式推行數字人民幣的時間,但已經有超過1.4億人下載了存儲數字人民幣的錢包軟件,並且有 1000 萬商戶準備接受這種貨幣。目前,商店、稅務局和地鐵站的讀卡器已經記錄了1.5 億筆數字人民幣交易,價值近 100 億美元。

迄今為止,儘管一些國有公司用數字人民幣來支付員工工資,但試驗中使用的大部分數字人民幣實際上是中央銀行和政府機構贈送的錢,並沒有大量證據顯示人們爭相使用數字人民幣。

麥肯錫 10 月份的一份報告指出,數字人民幣是一個例子,說明中國央行發行的貨幣“僅被中度接受”。 麥肯錫的報告稱,雖然試驗表明數字人民幣確實有效,但相比微信支付和支付寶報告的每月超過 20 億的活躍用戶還是小巫見大巫。

數字人民幣欲削弱美元國際貨幣地位

科技媒體《協議》(Protocol)的中國板塊執行主任大衛·沃泰姆(David Wertime)認為,中國發行數字人民幣的條件有四點:一,中國的國有銀行體系非常保守,對客戶不友好,中小企業基本上很難從那裡獲得貸款。二,中國沒有美國的信用評分系統FICO,雖然中國人民銀行有一個系統,但很糟糕,這意味着需要有另一種方法來評估個人和企業的信用。三,現在智能手機在中國非常普及,而且可以連接到中國的互聯網或內聯網。第四,中國有很多現金正在找用武之地。

“因此,(中國)擁有金融科技環境的所有條件,可以超越擁有更發達但金融硬件較老舊的美國。北京政府希望藉此來刺激消費支出,增加自己的權力和知名度,也許開始邊緣化以美元為主的全球金融體系。”沃泰姆說。

歐亞集團地緣科技主任盧小萌認為,北京推動數字人民幣背後有許多動機。但最主要的是增強中國的全球競爭力。

“中國有一群學者和一些前銀行家認為,全球主要經濟體引入央行數字貨幣是不可避免的,這種金融工具將在國際經濟競爭和數字商務發揮非常大的作用。。。因此他們認為數字人民幣是維護中國貨幣主權和金融安全的一個很好的方式,能增強中國在全球的戰略競爭力。”

雖然目前國際金融活動中,美元仍然是通用的支付貨幣,但區塊鏈項目SKUChain的聯合創始人兼執行副總裁麗貝卡·廖(Rebecca Liao)說,中國已經開始向亞洲的貿易夥伴施壓,“強烈建議或強制”它們使用人民幣支付,而人們發現這樣的支付比用美元更方便,雖然花費稍高。

麗貝卡·廖說:“以美元計價的跨境支付仍然非常困難,尤其是在亞洲地區。 因此,中國發現,很多新技術採用在最初並不一定是因為成本,而是因為便利性。”

麗貝卡·廖說,中國不僅通過與亞洲合作夥伴的跨境支付開始擴大這一想法,而且還要求《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使用數字人民幣為基礎貨幣。如果該協定通過這個條款,那麼顯然這將是數字人民幣在海外的一大勝利。

“(中國是為了)實現其鞏固金融安全地位的地緣政治目標,以及削弱迄今為止由美國利益主導的全球經濟基礎設施。最終,在美元作為儲備貨幣的地位方面,他們關注的是海外市場和中國目前提供的離岸金融服務,” 麗貝卡·廖說。

數字貨幣有可能改變政府追蹤和管理經濟的方式;它可能會為全世界的窮人提供金融服務,並在此過程中撼動銀行、外匯市場和加密貨幣。國際清算銀行表示,大多數貨幣管理機構都在考慮採取類似舉措,但沒有一家像中國那樣測試官方貨幣。美國對此尚未明確表態。

美國如何應對

麗貝卡·廖說,中國的金融科技現在領先於美國,但美國的應對方式不應是拒絕中國的產品或限制中國,而是應當“與其競爭並取得勝利。”

她說:“我認為正確的方式是用美國非常擅長的培養創新。”她希望美國的政策制定者能夠與金融科技領域的創新者進行溝通,了解引領經濟增長和能量的金融科技潮流。

盧小萌認為,美國不應光盯着中國,而是應該放眼其它國家。

“如果你看世界上其他國家的做法,有各種各樣的國家,比如新加坡、香港,更加保守的監管機構,比如日本的和韓國,他們正在採取一些監管措施以及一些方法來促進該領域的創新。”

數字人民幣帶來的個人隱私擔憂

隨着中國加緊推出數字人民幣,有人擔心政府會跟蹤每一筆交易,不僅是中國人的交易,還有在中國的外國公司的交易,在增加個人便利的同時也可能侵蝕個人隱私。

人們在使用數字支付平台時已經擔心大科技公司收集他們的個人信息,並用這些信息賺取利潤。

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訪問學者孔尚明(Michael Cunningham)曾長期在中國工作、學習。他談到自己在中國使用數字支付平台的經歷時說,“其實一個比較大的問題是,那兩家公司,騰訊跟阿里巴巴,它們知道你都在哪些地方付錢……它們可以用大數據,如果它們真的想的話,它們有你的資料,所以這是一個信息安全的問題。它們除了知道你的生活習慣,你在哪裡買咖啡,在哪裡買菜,你都去哪些超市,去哪些地方娛樂,你通常去哪些餐館,它們都知道。”

孔尚明表示,自己在中國的最後6到8個月,微信支付不能正常使用。

“因為他們開始要求我提供更多的個人信息,例如我所有的錢,每一分錢的來源。我不知道這是因為我是外國人還是其他某種因素。。我不提供這些信息,就沒辦法再用他們的APP,” 孔尚明說。

今年7月,多位美國國會參議員督促美國奧委會和殘奧會禁止美國運動員在北京冬奧會期間使用數字人民幣,理由是數字人民幣可能被用官方監視。

中國官方的說法是,數字人民幣採用的是“可控匿名”設計,主張“小額匿名、大額依法可溯”原則,接受數字人民幣的商戶需向“唯一的第三方”中國央行披露交易。

路透社今年4月報道,中國央行在公開場合稱數字人民幣僅僅作為備援和額外的功能,不會與支付寶或微信支付競爭。但是為央行推廣數字貨幣的國有銀行私下裡表示,政府的意圖是削弱這兩種支付手段的主導地位。

孔尚明說,他的中國朋友們告訴他,“他們雖然用過(數字人民幣),但是他們不太清楚它跟微信支付寶的區別在哪。”

孔尚明說,他覺得,中國政府對數字人民幣的管控可以比微信支付寶更直接。

“如果(中國)政府想要我的數字消費的信息,它現在可以到騰訊、阿里巴巴去問。到時候如果是用數字貨幣的話,可能就更加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