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畴:法治下的和解-新台湾的唯一出路

0

无论北京最终是否对台湾动武,激化台湾内部矛盾都是必要的一步。中共通过统战激化台湾社会,这不是新闻,而台湾自动献身跳入激化漩涡,这才是新闻。如同那句名言:狗摇尾巴不是新闻,尾巴摇狗才是新闻。面临生死存亡挑战,道理上台湾应该团结对付外敌,但却陷入了「尾巴摇狗」自作孽。

为了选票,国民、民进两党正使出浑身解数,试图掀翻对手的民意基础。国民党的罪名标签自然就是「亲中」甚至「通敌」,而民进党的最新标签则是越滚越大的「线民(抓耙仔)」风波。

这两种贴标签的方式有趣又可悲,但可悲的成份远远大于有趣的成份。先谈谈有趣的一面。首先,民进党控诉国民党若干人亲「中」,却不敢直言其亲「共」,这有点诡异。川普时代,白宫已表明「中共不等于中国」(如彭斯2019年10月份哈德森演讲),意味着美国反共不反中。拜登总统实质上继承了川普的路线,而民进党执政的台湾政府却勇于反中却怯于反共,为什么?

民进党某些历史及现职人物陷入「线民(抓耙仔)」标签一事,就更有趣了。这事应该不是国民党掀开的,因为那等于自挖家丑。不管是哪方揭的锅盖,实质效应是民进党自祖宗辈开始,就与国民党具有某种「共业」。对此事,国民党固然有些历史尴尬,但基于选票考量也乐观其成。

台湾的内部政治已陷入荒谬,而敌人正在拿着显微镜观察每一个荒谬点,并拿着统战放大镜不断扩大荒谬点。着力之深绝不下于病毒研究所中专家对病毒的研究。台湾自己的一般人,多数都只看得到热闹看不到奥妙。 「共业」这件事,如老子道德经中所说,玄之又玄,但却是众妙之门。除了前述之现象,「论文门」一事,只见绿营之间的攻讦,却丝毫不见蓝营之使力,为什么?同样,从「共业」概念切入,即可知其玄妙。

「共业」乃台湾内部政治荒谬之病灶,也是敌方对台湾下手的七寸要穴。为此,我写了《台湾必须告别蒋经国的棋盘》一文,有兴趣的读者烦自搜。此处再提醒一概念:历史背景下,「蒋经国棋盘」是相对于「邓小平棋盘」的;而今,习近平正在彻底推翻「邓小平棋盘」,值此大势下,民进党、国民党两党若不告别「蒋经国棋盘」,结果将成「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之势,新台湾危矣。

对于是否「反中」这个概念,两党可以各自解读;但是对于是否「反共」这个概念,台湾不能容许任何一个政党有歧义。台湾的政治选项内,可以容许「反共不反中」、「既反共也反中」,但绝对不能包容「反中不反共」、「既不反共也不反中」。这应该成为台湾选民的常识,否则就等着被人拿掉你的投票自由。
两党两营的共业需要和解。和解,不是一笑免恩仇,不是放弃事实刨根,而是一种「心理上的大赦」。西方基督教的核心概念叫做「救赎」(Redemption),这是一个伟大的概念,我们不必拘泥于其宗教起源,只需用普世人文价值来应用这概念就可以了。

有了和解的心理基础,所有有关「转型公义」的事实刨根可以继续进行,但是人类的理性自然会画出实务上的边际,然这有赖于成熟的法治文化及机制。在「自由、民主、法治」三者环环相扣的价值体系中,台湾至今最弱的一环就是法治,这也是为什么司法改革必须列为国之要务的原因。

可悲的是,台湾社会看不到「和解是新台湾的基础,法治是和解的基础」这道理。

(本文原刊于联合报)

(更多有关台湾政治分析,请造访「前哨预策」InsightFan.com)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