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疇:法治下的和解-新台灣的唯一出路

0

無論北京最終是否對台灣動武,激化台灣內部矛盾都是必要的一步。中共通過統戰激化台灣社會,這不是新聞,而台灣自動獻身跳入激化漩渦,這才是新聞。如同那句名言:狗搖尾巴不是新聞,尾巴搖狗才是新聞。面臨生死存亡挑戰,道理上台灣應該團結對付外敵,但卻陷入了「尾巴搖狗」自作孽。

為了選票,國民、民進兩黨正使出渾身解數,試圖掀翻對手的民意基礎。國民黨的罪名標籤自然就是「親中」甚至「通敵」,而民進黨的最新標籤則是越滾越大的「線民(抓耙仔)」風波。

這兩種貼標籤的方式有趣又可悲,但可悲的成份遠遠大於有趣的成份。先談談有趣的一面。首先,民進黨控訴國民黨若干人親「中」,卻不敢直言其親「共」,這有點詭異。川普時代,白宮已表明「中共不等於中國」(如彭斯2019年10月份哈德森演講),意味着美國反共不反中。拜登總統實質上繼承了川普的路線,而民進黨執政的台灣政府卻勇於反中卻怯於反共,為什麼?

民進黨某些歷史及現職人物陷入「線民(抓耙仔)」標籤一事,就更有趣了。這事應該不是國民黨掀開的,因為那等於自挖家醜。不管是哪方揭的鍋蓋,實質效應是民進黨自祖宗輩開始,就與國民黨具有某種「共業」。對此事,國民黨固然有些歷史尷尬,但基於選票考量也樂觀其成。

台灣的內部政治已陷入荒謬,而敵人正在拿着顯微鏡觀察每一個荒謬點,並拿着統戰放大鏡不斷擴大荒謬點。着力之深絕不下於病毒研究所中專家對病毒的研究。台灣自己的一般人,多數都只看得到熱鬧看不到奧妙。 「共業」這件事,如老子道德經中所說,玄之又玄,但卻是眾妙之門。除了前述之現象,「論文門」一事,只見綠營之間的攻訐,卻絲毫不見藍營之使力,為什麼?同樣,從「共業」概念切入,即可知其玄妙。

「共業」乃台灣內部政治荒謬之病灶,也是敵方對台灣下手的七寸要穴。為此,我寫了《台灣必須告別蔣經國的棋盤》一文,有興趣的讀者煩自搜。此處再提醒一概念:歷史背景下,「蔣經國棋盤」是相對於「鄧小平棋盤」的;而今,習近平正在徹底推翻「鄧小平棋盤」,值此大勢下,民進黨、國民黨兩黨若不告別「蔣經國棋盤」,結果將成「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之勢,新台灣危矣。

對於是否「反中」這個概念,兩黨可以各自解讀;但是對於是否「反共」這個概念,台灣不能容許任何一個政黨有歧義。台灣的政治選項內,可以容許「反共不反中」、「既反共也反中」,但絕對不能包容「反中不反共」、「既不反共也不反中」。這應該成為台灣選民的常識,否則就等着被人拿掉你的投票自由。
兩黨兩營的共業需要和解。和解,不是一笑免恩仇,不是放棄事實刨根,而是一種「心理上的大赦」。西方基督教的核心概念叫做「救贖」(Redemption),這是一個偉大的概念,我們不必拘泥於其宗教起源,只需用普世人文價值來應用這概念就可以了。

有了和解的心理基礎,所有有關「轉型公義」的事實刨根可以繼續進行,但是人類的理性自然會畫出實務上的邊際,然這有賴於成熟的法治文化及機制。在「自由、民主、法治」三者環環相扣的價值體系中,台灣至今最弱的一環就是法治,這也是為什麼司法改革必須列為國之要務的原因。

可悲的是,台灣社會看不到「和解是新台灣的基礎,法治是和解的基礎」這道理。

(本文原刊於聯合報)

(更多有關台灣政治分析,請造訪「前哨預策」InsightFan.com)

——作者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