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思想 熱點時評 張傑:薄熙來是習近平的政治導師

張傑:薄熙來是習近平的政治導師

0

2012年,薄熙來和妻子谷開來因重慶“王立軍事件”先後被捕。其後薄熙來被以“受賄、貪污、濫用職權”等罪,判處無期徒刑。谷開來則被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執行,目前兩人分別在北京秦城監獄和河北省的燕城監獄服刑。

中共六中全會發布的第三份歷史決議中提及原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薄熙來等人是中共“十八大”以來查處的“大老虎”。但近年來,習近平不斷釋放出寬待薄熙來的信息,令人生疑。

11月23日,谷開來的母親,少將谷景生的遺孀范承秀在北京逝世,享年99歲。靈堂內擺放着薄熙來和谷開來合送的花圈。薄熙來前年12月曾為去世的二姐薄潔瑩送花圈。

香港《星島日報》曾報道,薄熙來在秦城監獄的待遇不錯,由醫護人員監護、陪同,可以通電話,允許探視。薄熙來在秦城監獄有16平方米的單間,不用穿囚服可穿西裝。

說到這,我不由想起王康先生在接受採訪時的話,在中共黑幫政治下,薄熙來在極端情況下復出,大家也不要太奇怪。

第一,薄規習隨

薄熙來算得上一個梟雄,他走到那裡,都會風生水起。在大連大興土木,處處建公園,把一個海濱城市整成了一個繁花錦簇的大花園,當然留下的巨額債務自然由後幾任政府背着,誰叫人家後台硬。調任重慶,本因胡錦濤對他的不待見而發配,但薄熙來顯出了梟雄本色, “唱紅歌、讀經典、講故事、傳箴言”,鐵腕打黑,硬生生把一個山城變成了紅色的海洋。

當今中國政局確有“似曾相似‘薄’歸來”的感覺。的確,習近平的道路與薄熙來異曲同工,“薄規習隨”。他們都要高度集權,都要保衛父輩打下的紅色江山,都要用殘酷的手段消滅一切可能危及政權統治的勢力。習近平的政策除了有着毛澤東的烙印,還有着薄熙來的影子,如掃黑除惡就是唱紅打黑的翻版;共同富裕就是重慶共同富裕的再現。薄熙來曾說:解決共同富裕的問題不能等、不能拖,越往後,解決起來就越難,成本就越高,付出的代價也會越大。共同富裕的問題,越早解決越主動,越有利。可見,薄熙來雖呆在獄中,但他的政策卻大行其道。

王康稱,習近平的路線是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路線。薄熙來在重慶推行“唱紅打黑”及社會經濟“新政”,為後來習近平的“中國夢”拉開序幕,即用“紅色基因”統領一切,重建“紅色政治經濟學”,區別於鄧江胡單純經濟膨脹和社會維穩路線,在此意義上,薄熙來是習近平的歷史先驅和政治哲學老師。高文謙認為,習近平是薄熙來事件的最大獲益者,他先是借力使力,順勢扳倒自己的最大對手,後來又為清除妨礙自己掌權的政治對手,繼續拿薄熙來問題做文章。薄、習兩人都有崇毛情結、紅色基因,兩人的區別在於,薄比習能幹聰明,懂得權變,不排除他“唱紅打黑”是搏取上位的敲門磚。而習的最大長處是善於韜晦,騙過江、曾一干人;習為人的弱點是心胸狹隘,用人唯忠,不能容人,敢於一意孤行。

第二,極權主義人格

華東政法大學教授童之偉先生在《極權人格與薄熙來之敗》一文中總結了十大極權人格特質,很有見地。他認為,極權人格的第一個特徵,是完全容不得民主。薄熙來在重慶把“老百姓”捧上天。不過,重慶市民拍手稱快的掌聲還未消停,薄王治下的重慶便很快出現了迫害無辜、刑訊逼供、肆意掠奪等酷似“文革”時代無法無天的行為。第二個特徵是蔑視人權。重慶名為“打黑”實為“黑打”,刑訊逼供、枉法裁判,與文革難分上下。民營企業家龔剛模被吊打得大便失禁,跌在地板上,刑訊者令他手捧大便至衛生間,脫下短褲擦地板,其後再祼體吊打。第三個特徵,是容不得任何不同看法。薄熙來當權時期的重慶,任何人不能對他和唱紅打黑公開發表批評意見,否則,他們就被勞教或由大牢伺候。第四個特徵,是在人際關係中“斗”字當頭,小而言之與同事斗、上級斗,大而言之挑動官與民斗、窮與富斗。第五個特徵,是醉心於權力意志。極權人格人士推行權力意志,最高的“境界”是讓治下的國民整天圍着自己的想法轉。薄熙來主導的唱紅運動就屬這方面的範例。第六個特徵,是逆我者亡,順我者昌,睚眥必報,毫不含糊。薄熙來下手狠毒,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人負我。第七個特徵,是反法治。薄熙來對待一切規則,都以自己的需要為轉移任意取捨,憲法法律只是裝點門面的花瓶。第八個特徵,是對權力的追求。中國前副總理吳儀,曾這樣評價薄熙來:不甘於當下屬,只想當第一把手,不能與人合作,為爭權奪利不惜一切手段,給工作造成損失。第九個特徵,行為沒有底線。重慶打黑中不少被打者原本罪不至死,但薄熙來卻通過法外之刑,讓他們被判了死刑並被立即執行。第十個特徵,是好大喜功。薄熙來在重慶大興土木,高樓大廈不停的拔地而起,但當薄熙來的繼任者去看錢袋子的時候才發現,重慶已經不知不覺欠下了天量的債務。

這十個極權主義人格,習近平都具備,可見,薄熙來、習近平在本質上並無二致。

第三,違背歷史潮流

雖然中國國內不少人認為,薄的“重慶模式”在當今中國政治生態環境里並非一無是處。如“打黑”,使得老百姓早已厭惡的數量眾多的貪官污吏噤若寒蟬;“唱紅”,又讓在貧富懸殊的社會裡倍受煎熬的普通百姓,產生回到毛“窮公平”時代的“心靈快感”。的確,大部分民眾對改革開放中缺乏公平正義、貧富懸殊的社會現象感到不滿,但他們並不是想回到過去,重新經歷文革的腥風血雨。民眾的憤怒是源於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停滯,是希望儘快建立憲政民主制度,與世界文明接軌。如同前蘇聯解體之後的最初幾年,俄羅斯群眾對當時的國家經濟、社會秩序也十分不滿,進行猛烈的抨擊,但俄羅斯民眾並不是認為回到過去更好。獨裁者普京也明白“把過去說得一無是處,那是沒良心,因此想回到過去,那是沒腦子。”

反觀習近平,他為保住中共長期執政,終結了改革開放,企圖將中國拉回毛澤東極權主義時代,全然不顧當今已是21世紀的現實。在習近平時代,國家領導人任期制被取消;政企分開,黨政分開被取消;國有企業被大力扶植,民營企業命懸一線;言論自由、宗教自由被取消;司法獨立被亮劍;民族自治被取消,百餘萬維吾爾人、哈薩克人被關進了集中營;文革浩劫被強行修改為艱辛探索;香港一國兩制被廢止;武力恐嚇2300萬台灣同胞;韜光養晦的外交政策被取消,狂妄、蠻橫的戰狼外交大行其道。

第四,薄熙來會復出嗎?

我認為幾乎沒有可能性。儘管中共是宮幃政治、黑箱操作,但薄熙來複出對習近平的影響太大,因為薄之所以落敗,表面上是王立軍事件,但背後是與習近平爭奪中共領導權。在領導權問題上,中國的歷史有太多血腥記載,秦朝沙丘之變;漢朝王莽篡漢;宋朝燭光斧影;唐朝玄武門之變;明朝靖難之役;清朝雍正帝把康熙帝和妃子們辛辛苦苦生產的十幾個皇子,幾乎都給宰了。

王康說,文革中,鄧小平是走資本主義第二號當權派,但毛澤東晚年還是啟用鄧小平,並稱他人才難得。但薄熙來與鄧小平的處境截然不同。毛澤東一直很欣賞鄧小平,將他視為自己的人。他讓鄧小平與劉少奇一起工作,其目的在於掣肘劉少奇。但沒想劉鄧一拍即合。所以,毛不得不拿下鄧小平。但對他留有話,有事可以通過汪東興直接向毛彙報。鄧小平與毛之間的通話渠道一直都存在。913事件後,周恩來健康惡化,毛不得不用鄧小平來管理國家。而習近平自小就有點忌憚薄熙來,加之薄的能力在習之上,讓薄復出無異於放虎歸山,這是習近平絕對不會去做的事。

綜上所述,習近平寬待薄熙來是為了安撫其他紅二代,以顯示自己的仁慈、大度,但他並不會讓薄熙來複出,可謂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薄熙來之敗,敗於他的極權主義人格和違背歷史潮流和人民意願的極權主義道路。但今天的習近平正在重複薄熙來昨天的故事。他們具有相同的極權人格和統治理念,同樣不得人心,習近平的結局又會是怎樣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