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緊急尋人—你不會消失,你怎麼能消失?你在哪裡?

0

你太太張青今天凌晨電話我,說從昨下午開始,屏幕那頭你突然沉默了。不用說,她急壞了。

現在已經二十四小時過去,你的家人、你的老友一直在等待奇蹟出現,等待你歸來。但沒有,屏幕那頭依舊只有沉默,以致於外國圍脖也傳言紛紛。究竟怎麼回事?你在哪裡?看到留言,請馬上跟張青聯繫。

你給我說過,你不會消失,你不能消失。你是張青惟一的依靠。你要消失了,張青怎麼辦?她近期就需要做第二次大手術。

關鍵是,這大手術在美國很難找到醫生做,太尖端太危險了,美國很多醫生不敢做。

所以你急着出國,你要幫她在美國找敢做、能做這手術的醫生和醫院。醫療決策的運籌,必須你在身邊,非你不可,無可替代。

張青在美國舉目無親,一貧如洗。以後所需的巨額手術費也要靠你籌措,非你不可,無可替代。

日常照護更是非你不可,無可替代。夫妻情深似海,張青之患絕症,一半原因在心病——夫妻遠隔重洋,思念成疾。你是她惟一的依靠,惟一的指望,是治她心病最好的葯,惟一的葯。

總之,無論如何,你這一消失,對危在旦夕的張青,真是雪上加霜,真會要了張青的命。

你不會消失,你怎麼能消失?你給我說過,張青只能指望你,你也確實救得了張青。

我們曾一起向兩位醫學教授諮詢,那次諮詢令你大為振奮。因為兩位教授說,上海某醫院上了一種等離子治療儀,對張青肯定有用,只是太貴,天價。你當場說:貴不怕,你可以找朋友借錢,以後再還,以後你還得起。

後來你又興奮地告訴我,你找到了301醫院的一個大專家,張青這病對他不算啥,他治好過好多這樣的病人。你還許諾下次見那專家叫上我一起。

你還給我許諾,你出國後,張青身體一旦稍有好轉,體力允許,你一定全力說服她歸國治療。你相信中西醫結合。

張青治療問題上,我聽到的醫生的反應,都是絕望的,但誰都擋不住你的那份樂觀,那份自信:只要你在,就有辦法。

有醫生背後對我搖頭。但我支持你,相信你。我是太了解你了。你必須樂觀,必須自信。連你都絕望了,張青怎麼辦?

張青沒希望了,你怎麼辦?在美國孤苦無助的兩個孩子怎麼辦?

很多人認為你太政治。他們其實不知你的柔情,尤其不知,你對張青和孩子們那份痛悔。你認為他們遭遇的一切苦難,都是你造成的。在他們面前,你是罪人。

每跟我隔空言及此,我都能想象屏幕前你那痛悔的淚,能想象你的肝腸寸斷。

所以你要拚命救張青,不惜粉身碎骨。這不僅因為夫妻之愛,也是為了贖罪。

你不會消失,你怎麼能消失?你怎麼會消失?為了不至於消失,你給我許諾,你會最大克制。其實我知道,你的剋制不只為了不至於消失。我為什麼一直支持你、相信你?主要原因,即在於你的善,你的愛。你飽經磨難,命運給了你遠逾常人承受極限的無情打擊,但你從沒有一點恨,從沒有一點戾氣,你的臉上始終寫着陽光,這陽光源自內心,基於內心的善和愛。你給我說過,仇恨改變不了世界,你願意向每個同胞張開自己的雙臂去擁抱。

你怎麼能消失?你怎麼會消失?你馬上歸來吧,馬上給張青一個越洋視頻,給絕望的她一點點慰藉。你們夫妻、你們全家實在太苦了,命運不該對你們如此殘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