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性處境:紅樓受虐引強烈關注 公權力為何如此墮落?

0

 自由亞洲電台製圖

去年十二月就終審判決的上海“小紅樓”一案在時隔一年後,這幾天才通過社交媒體為外界所熟知。在這起權、錢、色等多個因素就糾纏的案件中,輿論的拷問卻集中在其中公權力的責任。

“小紅樓”消息爆出後,網絡輿論充斥着各種質問和不滿,但其中更多指向的是這起案件牽涉的公權力。

“在鬧市區長達數年幾乎全公開的、成規模的非法拘禁賣淫活動,為何當地警方竟然發現不了?”這個被微博轉發的問題,現在已經被看不到了,但在中國境外的網站上還是留下了足跡。

加速墮落的公權力

實際上,作為這起案件標誌符的“小紅樓”本身就在中國的語境下隱射了不法商人與公權力的勾兌。

所謂小紅樓,是上海市楊浦區許昌路632號看似破舊的七層小樓,是本案主犯趙富強的主要據點。樓房的外立面上貼着紅色牆磚,或許因為這樣的原因,坊間稱其為“小紅樓”。但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二十多年前(1999年)在“遠華案”中被扳倒的福建商人賴昌星也擁有一棟用來進行權色交易的所謂“紅樓”。

據財新網今年初的報道,受害人女子之一的母親張蕾描述說,雖然外表破舊,但在小紅樓的核心區四樓,“乳白色瓷磚嵌之以金色裝飾,即便是瓷磚縫隙也填滿了金粉,在水晶吊燈的照射下顯得金碧輝煌。”

這棟對外刻意隱瞞其奢華本色的小樓,恰是趙富強暴力強迫賣淫、與本地官員進行權色交易,並進行詐騙和領導黑社會組織的重要場所。現年47歲的趙富強為這個滲透着權錢色交易的“小紅樓”奮鬥了二十年,但最終仍以多達十種犯罪行為於2019年被抓獲,最後被判處死緩;與此同時,為他提供庇護的楊浦區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盧焱,楊浦區法院原院長任湧飛等國家工作人員也悉數被抓,並判處1年到17年的有期徒刑。

目前身在美國加州的亞歷克斯(Alex,受訪者英文名)十年前曾在廣州公安機關工作,他告訴本台,這一事件本身牽涉的權錢交易在中國並不鮮見,但在上海發生這樣的事情,他仍然感到震驚,“由此可見十年以來,中國政法系統墮落的速度。實話和你說,十年前我在廣州當公安的時候,有這種現象,但絕對沒有爛到這種程度,就是沒有爛到可以一手遮天的地步。站在警察的角度,他實在沒有很大的必要,為了皮條客冒這麼大的風險,為了那麼一點點利益。”

從本案公開信息可以看到,就在2019年5月16日趙富強被抓捕前一天,聽到風聲的時任楊浦區委政法委書記盧焱還在辦公室約見了趙富強,勸其快逃。由此可見,盧焱等當地官員在本案中捲入之深。

亞歷克斯介紹說,趙富強這種商人在公安系統內部培植自己的關係網並不困難,“他可以先去接觸基層派出所管治安這一塊的民警,這個民警上面有分管的副所長、所長,他只要打通了最基層的這個關節後,他就可以慢慢地順着這條線一直摸上去。”

一位前上海公安局警員匿名告訴本台,一旦通過錢色交易等方式打通政府機關內部的通道後,這些不法商人會長期經營這些關係,“就是花錢,這個很容易的,這麼長時間的積累,這麼長時間的感情籠絡,人都是感情動物,一來一去十幾年的培養,很容易就搞定了,然後越來越穩固,各種關係扯在一起。”

一位受害人之母所描述的上海“小紅樓”中的一個房間(baixuwag.com)

一位受害人之母所描述的上海“小紅樓”中的一個房間(baixuwag.com)

默契與網絡

原先只是一個鄉間小裁縫的趙富強二十年前從上海的兩間暗地從事賣淫活動的美髮店開始起步,發展成一個以商業租賃為主要業務,獲利達9.7億餘元的大型公司。趙富強在發展的多個主要關節點都存在暴力脅迫,非法收取並轉移巨額房屋租金等違法犯罪行為,但他卻能屢屢逃過法律的處罰。這與趙富強利用錢色等手段和當地官員進行交易脫不了關係。直到後期階段,坊間甚至有人稱趙富強為“楊浦沒有搞不定的”。

“他肯定在楊浦區花了很長時間經營,到了最後所有關係都搞定了,包括信息網各方面,到了一定時候,他就感覺無所不能了,他到這個時候是會犯昏的,”前述那位上海前警員這樣告訴本台。

本案牽涉的官員不僅包括派出所,法院,政法委,還有工商局等政府機關的人。

上海前警員分析說,“僅搞定公安局肯定是不夠的,政法口的其他單位也要搞定,法院、檢察院等等。你把公安局搞定了,公安局肯定也會告訴你,其它部門也要搞定。”

上海本地居民張汝儁告訴本台,他對“小紅樓”一事並不感到驚訝,這種情況在上海長期存在,小紅樓事件只不過是揭發出來的冰山一角。匿名的上海前警員說,趙富強出事可能也就是因為受害人死磕,告對了地方,他屬於運氣不好。這個體制就是這樣,沒有辦法。

(記者:王允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