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御用”學者預測經濟面臨最困難時期

0

 法新社資料照

被稱為中國“御用”經濟學家的李稻葵在最近一次公開演講時提到,中國經濟在未來五年將面臨改革開放以來“最困難的時期”,他並建議把地方債改為國債。李稻葵強調,“若政府激勵不到位,那就不是有為政府,是亂為政府”。香港《信報》專欄作家高天佑認為,這意味着“中國準備過苦日子!”

中國政協常委、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驗研究院院長李稻葵122日在線上出席新浪財經2021年會時提到,恐怕中國經濟未來若干年運行發展,可能是相對比較困難的,從五年整體來看,是改革開放過去40多年以來,可能是最困難的一個時期。

李稻葵:“總書記在歷次重要講話里,包括19大報告講到,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不是輕輕鬆鬆、敲鑼打鼓就能實現,要做好更艱苦復甦的準備,我的理解在經濟工作方面,我們也需要做出更加艱苦的思想準備。”

李稻葵:中國內需不足、國家限制多企業茫然

李稻葵分析,中國國內的經濟不可太樂觀,一個重大問題是內需不足。他舉“雙11”買氣為例,現在的增長速度已經降至20%以下了。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工資的上漲沒有跟上,百姓的可支配收入的增長跟GDP基本上是同步的,並沒有超出多少。

另外是企業界茫然,找不到投資方向。李稻葵進一步指出,很多產業現在國家限制,也應該限制,要防止資本的無序擴張,百分之百都要支持國家的政策。但是大家總得找一個新方向,地產現在下行,帶來一系列各種各樣的觀望,投資者觀望、消費者觀望、買房子的人觀望,地方財政也更加困難。

李稻葵提解方:農村四億人引進城、地方債轉國債

他提出未來經濟兩個解方,一條是還沒有進入中等收入水平的這十億人口在農村,至少四億應該有希望用十五年的時間把他們吸引到城裡來,在城裡安置,成為新的中等收入人群。

李稻葵提到,黨和國家的黨的領導核心反覆講到,“新時代的思想新基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怎麼落實習近平時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經濟思想,要重修政府與市場經濟學。

李稻葵:“如果政府自身的行為、自身的激勵不到位的話,那麼它就亂作為了,那不是有效、不是有為政府,是亂為政府了。”

此外,李稻葵提到中國地方政府過去十幾年主要是在經濟問題上就忙活一件事“搞基建”,地方政府債務負擔沉重,占GDP50%以上。他強調,1534“一定要把現有的地方的債轉到中央去,地方債應該變成國債,不僅利率降低了,因為國家信用擔保,而且對外也可以搞人民幣國際化。”

香港《信報》專欄作家高天佑在新聞點評引用李稻葵的警告寫道,“中國準備過苦日子!”文章稱,中國今年宣布“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兼且從“富起來”向“強起來”,不過在一片形勢大好之下,似乎仍有不少隱憂。

中國政協常委、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驗研究院院長李稻葵預測中國經濟將面臨四十年最困難時期。(網絡截圖)

中國政協常委、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驗研究院院長李稻葵預測中國經濟將面臨四十年最困難時期。(網絡截圖)

謝金河:中國借御用學者預告要過苦日子 割韭菜要有心理準備

台灣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在臉書發文分析,由御用經濟學家親口說出中國要過苦日子,非常不尋常,因為,別人說中國經濟不好,中共總是歸諸惡意攻擊,會被封鎖帳號,這回是御用經濟學家示警,而且是在已經被中央監管的信報刊出,這更不尋常。

謝金河的看法認為,“中共中央有意透過體制內經濟學家之口,來對仍生活在厲害我的國的蟻民打預防針,告訴他們苦日子要來了,別再醉生夢死,要勒緊褲帶,面對未來割韭菜,要有心理準備。”

丁學文:中國第三季經濟數據出現負面陰影

“以第三季度經濟數據來說,確實有負面陰影開始出現,加上房地產恆大這件事情一直曖昧不明。間接影響地方政府、企業和消費者的心態。”金庫資本管理合伙人兼總經理丁學文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

丁學文分析,中國最新的通貨膨脹數據CPI只有1.5%,但是中國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PPI)卻高達13.5%12%的差距代表生產成本高,但是廠商卻壓着不敢漲價,看起來沒有通貨膨脹,但是企業壓力大。此外,採購經理人指數PMI 49.2(榮枯線是50),代表企業採購新的supply(供應)比較猶豫。

丁學文也提到,房地產是中國經濟重要支柱,佔了中國GDP三成左右,過去地方財政靠房地產,房地產不漲,地方政府就有壓力,企業也有壓力,因為房地產供應鏈還有水泥、建材等產業,房地產一旦不能漲,老百姓會覺得沒那麼容易賺錢。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上個月發布的聲明顯示,“中國經濟復甦進展順利,但不平衡,勢頭在放緩,下行風險也在積累。”IMF將復甦放緩歸咎政策支持的快速撤回、新冠肺炎疫情打擊消費、電力短缺和房地產投資放緩。

王劍:中國經濟國進民退失去活力、透支增長、出口獨木難支

資深財經媒體人王劍對本台表示,中國經濟前景不妙的大背景是中國“國進民退”造成經濟失去活力,沒有了增長動力,這才是真正根本的問題。另一頭現在各種經濟狀況,之前透支過去10年增長的資源,現在全是負債。第三中國經濟現在只靠出口獨木難支。等全世界疫情結束經濟活力恢復了,那中國經濟就麻煩了。

王劍:“眼前的問題是房地產,房地產對整個經濟、金融市場的衝擊,最終會影響人民幣匯率。宏觀上來說,如果你的金融系統被衝擊出現系統性金融風險,人民幣一定會被衝擊。”

中國房企恆大、陽光100中國 違約地雷連環爆

房地產地雷之一恆大終於爆開,恆大集團3日在香港聯交所發布公告,稱收到一筆2.6億美元的私募債償還通知,未能履行償還。廣東省政府立即約談恆大創辦人許家印,並同意派工作組進駐恆大。

中國官媒新華社引述分析人士認為,“恆大問題屬個案風險,處置出關鍵一步。”文章還提到“三個有利”稱,有利於進一步全面清查恆大整體債務規模,有效化解風險;有利於降低上下游企業和相關房地產企業面臨的不確定性風險;有利於維護各方合法權益,維護社會定。

王劍分析廣東省政府接管恆大,主要是防止資產遭查封,企業一旦發生問題所有債主都會跑上門拿回值錢的資產,接管是控制防止出現這種情況,並想辦法把值錢的資產還給銀行,因為銀行是政府的機構,他不能讓恆大無序破產。

王劍:“所謂的有序破產是先把銀行的債還掉,恆大表上借了2萬億,還有表外的1萬億,總共3萬億的債,拐來拐去都是銀行的錢。中國GDP一年才100萬億,恆大居然占3%,如果恆大破產,肯定是銀行的衝擊最大。”

除了恆大之外,又一家中國地產商爆出債務違約,陽光100中國在公告中稱,將無法支付2021年到期、票息10.5%優先票據的1.7億美元本金和超過890萬美元利息。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黃春梅台北報道   責編許書婷、胡力漢   網編洪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