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民之心:又一房產巨頭欠千億不還 應對房市危機黨國有高招

0

前天,11月29日,著名的房地產企業環京霸主華夏幸福發布公告披露了最新償債進展。目前累計未能如期償還銀行貸款、信託貸款約為1000多億元,它的全部金融債務大約2200億元。華夏幸福的主要投資都集中於環京區域,也就是北京周邊地區。在2016年,它的銷售額曾經進入中國房企的前10名。然而,由於近年來這些地方的房價大幅度下跌,房子賣不出去,導致華夏幸福陷入絕境。華夏幸福表示,將堅決恪守誠信經營理念,積極解決當前問題,落實主體經營責任,以”不逃廢債”為基本前提,穩妥化解債務風險。華夏幸福10月8日最近一次公布的《債務重組計劃》,它的2200億元金融債務將通過五種渠道清償。其實,無非是變賣資產償還債務。只是,華夏幸福到了今天這個地步,它的這些承諾基本上都是畫餅充饑,根本就缺乏可行性。事到如今,變賣資產並不容易,整個房地產業都處在低潮,打算出售資產的企業很多,打算購買資產的企業卻很少。事實上,自2月2日爆雷後首次公告債務違約至今,華夏幸福逾期債務規模由52億元暴漲了將近20倍。這10個月的時間裡,基本上只有欠債,而沒有還債。所以,債務越積越多。原因就在於,華夏幸福根本就沒有還債的能力了。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債務僅僅涉及銀行和金融機構,並不包括華夏幸福欠下的其他企業的款項。華夏幸福欠下的上下游企業的材料費、工程款,恐怕也是一個很大的數字。也就是說,華夏幸福公開承認的只是它欠了超級大債主多少錢,至於欠下普通債主多少錢,根本就沒提。就在今年1月起,華夏幸福就不再給供應商兌付到期商票,許多小企業主焦頭爛額,一些商票持有人陸陸續續地去了華夏幸福河北公司、北京公司討要說法,基本上都毫無結果。華夏幸福賬面上的資產大約是4000多億,至於它的全部債務是多少,外界並不十分清楚,最大的問題就在華夏幸福欠下的其他企業的款項上。目前,華夏幸福連銀行的貸款都還不上,欠下其他企業的工程款、材料費,就更沒有可能歸還了。像華夏幸福這樣的企業,如果在香港,或者,在其他法制國家,早就該破產清算了。

 

在類似的企業中,比華夏幸福影響更大的,無疑就是恆大集團了。恆大欠下的銀行和金融機構的貸款,在恆大的全部債務中,所佔的比例並不大。恆大欠下的上下游企業的款項,肯定大大超過銀行貸款。恆大的全部資產大約2萬億,而恆大的全部債務可能超過3萬億。從這一點來看,恆大其實也已經到了破產清算的地步了。

 

面對恆大數萬億的債務,當局沒有出手相助,實際上,當局也沒有能力相助。因為,欠下巨額債務的房地產企業太多了,根本就幫不過來。有消息說,中共當局敦促許家印用個人財富緩解恆大的債務危機。實際上,從7月1日至今,為了維持集團流動性,許家印已經通過變賣個人資產或出售股票的方式,累計拿出近100億的資金。只是,許家印即使把全部的家財都拿出來,也只有500億,相對於恆大高達3萬億的欠債,只是杯水車薪。當局迫使許家印這樣做,不過是在拖延時間。

 

大家都知道,房地產市場有金九銀十的說法,然而,九、十這兩個月,房地產的黃金季節,恆大的銷售額已經跌到了二、三十億,相比過去高達1000多億的銷售額,根本就不值一提了。這點收入,連銀行的利息都不夠,更不要說還債了。當然,不僅恆大的銷售額急劇減少,絕大多數的房地產企業的銷售額也都大幅度減少了。像恆大這樣出現嚴重債務危機的房地產企業,基本上失去了自救的機會。走到這一步,這些企業的倒閉已經不可避免。當局最關心的一個問題是確保人們已經付了錢的房子能夠得到交付。目前,恆大預售了100多萬套仍未完工的期房,如果這些期房不能完工,將帶來極大的不穩定因素。為了避免出現正在建設的住宅項目爛尾的情況,各地方當局已經控制了恆大在當地的銀行賬戶,確保資金用於在建的住宅項目的施工。在這種情況下,恆大根本不可能拿出錢來還舊債。

 

2021年的冬天,來得比往年更晚一些。但樓市卻提前跑步進入冬天。特別是房產稅擴大試點的消息,給本就失溫的樓市又潑上一盆冷水。大批房地產企業已經陷入困境,年關將到,為了擴大銷售,收回現金,很多企業準備降價促銷。然而,已經有20多個城市,先後推出了禁止房地產企業降價的行政措施,也就是所謂的限跌令。只是,這樣做的結果只會加速局勢的惡化。另外,一些房地產企業,由於沒有現金支付工程款和材料費,只得用一些建好的房子抵債,這就是所謂的”工抵房”。對開發商來說,”工抵房”就相當於變相的商票。”工抵房”大多是滯銷的樓層、房源。對於建築商來說,也只能拿這種房子,否則更拿不到錢。到目前,不僅是在三四線城市有很多”工抵房”,就是在廣州、廈門、成都、南京等一二線城市也出現了很多”工抵房”。這反映出,整個房地產業十分困頓,資金嚴重短缺。

 

去年,網上曾經流傳過一封恆大請求廣東省政府給與幫助的信,雖然,恆大否認這封信的真實性,但是,外界普遍都認真看待這封信。在這封信中提到,如果恆大現金流斷裂、無法償還債務,將嚴重影響上下游8400多家企業的經營。其實,還有很多和恆大有關係的”編外”相關聯的企業。例如,承包恆大工程的總包單位,會把部分標段或工程轉包給其他的分包商,還有為總包單位提供土建材料的材料商等等。如果算上這些”編外”的企業,恆大的整個上下游體系可能超過數萬家。

 

恆大在支付上下游企業工程款和服務費的時候大多都不是直接付款,而是以開商票的形式支付,然後再拖個一年半載再來兌付商票。總包建築公司每年從恆大那邊拿到大把的商票和少部分的現金工程款,建築公司再拿恆大的商票給供應商,來抵他們的材料款。恆大通過商票欠下了這些企業天文數字的債務。所謂商票,說白了,就是”欠條”、”白條”。恆大利用它的強勢地位,不向企業支付現金,而是開出商票。很多企業不喜歡,然而只能被迫接受。

 

事實上,早在恆大財富暴雷之前,就已經有多家企業起訴恆大沒有按時兌付商票,沒有按時支付欠下的工程款和材料費。然而,在今年8月初傳出消息,最高院發出通知,所有涉及恆大集團及其關聯企業的案件都統一移交至廣州中院受理。據說,這樣做是因為訴訟實在是太多了,為了統籌資產和債務,防止出現先起訴的拿到100%的本息和違約金,後起訴的什麼也得不到。說白了就是防止恆大萬一真破產,出現一部分人的錢全還了,一部分人的錢一分都沒還的情況。有報道說,有的企業向法院起訴恆大,討要欠款。但是,由於所有的案件都統一由廣州中院處理,幾個月都沒有任何消息。與恆大的情況類似,所有涉及華夏幸福的案件,也統一由廊坊中院集中管轄。實際上,所謂的統一受理,就是受而不理。這根本不是依法辦事,而是政治操弄。

 

不難想象,恆大上下游企業有幾萬家,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的企業起訴恆大,廣州中院也難以應付。當局這樣做,明顯是在拖延恆大正式破產清算的時間。去年,已經有500多家房地產企業倒閉,今年的形勢可能會更加嚴峻,房地產企業如果出現大範圍的倒閉,特別是類似恆大、華夏幸福這樣的大型企業倒閉,無疑會帶來巨大的衝擊。顯然,當局還沒有做好恆大、華夏幸福這些大型房地產企業破產倒閉的各項準備。或許,當局只是想推遲恆大、華夏幸福破產倒閉的時間。但是,這樣拖下去,社會將會付出巨大的代價。

 

幾天前,網上有一篇文章,談到了恆大的承包商、供應商的真實處境。由於恆大停止兌付商票,停止支付欠款,很多承包商、供應商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境地了。這篇文章詳細介紹了兩家企業的情況,一家企業向恆大的建築承包商提供材料,只得到了恆大給出的商票,為了儘快變現,只得折價賣掉,一千萬的商票只能拿回700萬的現金。導致這家企業欠下的銀行貸款無法歸還,而被銀行起訴。這個企業的老闆說,不行就去坐牢吧。

 

另一家企業是恆大的建築承包商,也是擁有大量的恆大開出的商票。由於恆大停止兌付商票,這家企業也陷入絕境。即使起訴恆大,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得到處理。到了這個地步,完全無可奈何了。這家企業的老闆說,上邊讓我們開工,材料商、分包商問我們要錢,下邊工人馬上要過年要工資,我們能怎麼辦?我們現在連申請破產可能都不讓。幾十年白乾了。公司很可能熬不過這個春節了。

 

可以推斷,恆大的數萬家上下游企業的情況,應該和這兩家企業相類似。很多企業恐怕已經在生死邊緣了。如果當局能夠及時清算恆大,或許,可以救下很多相關企業。當局這樣拖下去,或許可以推遲恆大的倒閉時間,但是,將會導致成千上萬家相關企業破產,成為推遲恆大倒閉的代價。當然,這些企業的知名度肯定無法和恆大相比,他們倒閉了,也不會有多少人知道。但是,這些企業的倒閉,對社會的衝擊卻是實實在在的,很多人可能會家破人亡。當局為了掩蓋問題,結果卻造成了更大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