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20大自我接班有隐患

0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 AP – Andy Wong

回顾2021年,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给不少观察人士的观感是过度紧张。他紧张,全党以及他统治的全中国跟着紧张。

他从2020年年初以来,就再也不出国了,一个重要的理由是防疫,有分析认为是借口,其实也有可信的成分,习近平把防疫提升到非“清零”不可的地步,自己不能出国,全境只要某处出现几例确诊,很可能导致小区封锁或全城封锁,最新的例子是1300万人口的西安,在进入2022年的时候,就因为那么几百例确诊,还在封城,全城民不聊生。

据传, 习近平今年可能出访哈萨克?出国不出国,这仅仅是一面,有人分析,习近平不能出国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在全力准备2022年二十大,这个二十大很吃重,按照他的前任立下的规矩,二十大他只需卸任交班,但是,他改变了规矩,二十大他要自我接班。

2022年对习近平而言,是最重要的一年。之前的建党百周年大庆,以及第三个历史决议,都是在为2022年中共20大保证习近平继续担任党的总书记做准备。20大上,习近平要突破邓时代立下的所有规矩自我接班。这一次接班顺利与否,决定了习近平下次是否还将要继续自我接班。

但是回顾习近平2021年几次重要讲话,直到『求是』在这个元月一日公布的习近平在19届6中的讲话,习对自己突然发动修宪,取消领导人任期制,以及任职九年来,一步步取消中共的成文的或不成文的规矩,在19大不用“隔代制定接班”,在20大不用“七上八下”,不能说完全没有顾虑。

习能否长期执政,甚或像毛泽东那样终身执政?恐在中共党内也是一个悬疑。外界有许多中共党内内斗激烈的揣测,很难有明显证据,但却有一些极其重要的令人费思的迹象。那就是近年来,凡是在全党所有重要的会议上,所有重要的场合,习近平都要不断地强调“两个拥护”,两个拥护的核心就是拥护习近平;不断地强调“对党忠诚”,忠诚的要旨就是对习近平忠诚。

习近平在以反腐名义清除了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郭伯雄等党内军内“大老虎”,在19大召开之前几个月拔除了上届安插的“王储”孙政才,之后废除了国家主席任期制之后,在宣布取得了抗疫重大胜利之后,习近平多次讲话透露的却是一种不安全感。

2022年元月一日,『求是』杂志刊登习近平11月11日在19届6中全会二次全体会议讲话,习近平还在要求全党必须对党忠诚,要毫不手软、坚决查处那些“在党内搞政治团伙、小圈子、利益集团的人”。这句话无疑暗示,习近平所希望的“绝对忠诚”仍然没有完全到位。

习近平这次讲话还称,中共在新征程上面临的风险考验只会越来越复杂,甚至会遇到难以想象的惊涛骇浪,这段表述近似毛泽东的继续革命论,因为斗争将是没完没了的,情况是越来越危险的。年初习近平曾说可以平视世界,“东升西降”了,颇有点踌躇满志,但一年下来,“东升西降” 显然是一个幻觉,

习近平在讲话中警告,“处理动作慢腾腾、软绵绵,最终人亡政息”,世界上还有几个国家像习近平总书记这样担心“人亡政息”的?绝大多数国家政权,下台的下台,上台的上台,轮流交替,不存在人亡政息,不存在江山不保的问题。

12月27-28日,中共政治局召开民主生活会,这次会的重点是习近平要求政治局常委、委员要“带头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他说二十大是政治局明年首要政治任务,领导同志要严格遵守政治纪律、组织纪律、换届纪律,随后还用了三个“服从”要求政治局委员绝对服从。

习难道还需要要求政治局几名常委“带头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也就是习近平的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的吗?,会议最后,政治局全体委员心领神会,表态“一致认为”确立习近平同志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确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反映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心愿”。这句话,政治局委员们已经重复了多少遍了?但是,习近平需要听他们不断地说?

11月18日,习近平主持审议『国家安全战略』,习近平强调要“实现政治安全”的前提是“必须坚持党的绝对领导”,给人的感觉是,“绝对领导”还不够坚持,因此,政治安全的问题没有真正解决。政治安全在习氏语言里就是政权安全,在党国体制下,尤其在习氏一统的情形下,政权安全其实就是习近平本人的安全。

11月8-11日召开的19届6中的重大任务是通过第三个历史决议,这一决议三分之二的篇幅是赞颂习近平的,而且习近平本人是这一历史决议起草领导小组组长。但有分析指出,第三个历史决议回避了几个重大问题,有意不提邓小平主导时期最重大的事件:反对个人崇拜,取消终身制,也不提习近平第二届任期开始时突然发动的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的“修宪”。为什么呢?

10月初,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前司法部长傅政华接连落马,这被视为是清理政法系统高级官员的一个小高潮,凸显了习近平一贯对“刀把子”不放心的心态。

7月份,习近平换了中南海警卫局长。习近平没有按照中共党内传统,从熟悉中南海警务的中央警卫局干部中选拔,而是从野战军调来了一位局长。

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政治系教授吴国光对自由亚洲表示,在明年20大前,很可能是夏天以前,如果有中共政治局委员或是前任政治局常委被查,都不会令人惊讶。

习近平左右防范,不断地要求全党忠诚,这是否意味着他意识到发动修宪达致自我接班,即使按照中共的“王法”,也缺乏合法性?因此,要当心惊涛骇浪,要提防人亡政息?要严查党内政治团伙?

作者:安德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