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畴:没经济没民主;没法治没公道

0

一针见血的话,总是能得到流传。一位朋友转述他友人生前的一句话:民主制度的最大优点,就是投票是一种「解气」的机制!看过政党轮替的人,不论看的是台湾、美国、还是欧洲,想必听得懂此话。至于一辈子没见过政党轮替的人,不是在苟活着,就是已经被气死。

人民怨气的累积是有周期以及节奏的,就像任何压力系统,需要一个弹性的放气阀口,民主机制,就是扮演这个角色。而专制的最大缺点,就是没有这样一个放气机制,因此累积的民怨到了一定程度,就会以一种专制者没想到的出口释放出来、甚至气爆。演化学上,这就是生命自然会找到出路的意思。其实这道理也适用于当下的病毒防疫政策,对病毒这具有自我求生能力的机体,是采取「清零」方法,还是随着病毒的演化节奏容许它「出气」?点到为止,回到主题。

我想借着上句话,再接下句话:民主的解气功能,需要靠经济环境支撑。逻辑倒过来说:经济环境若恶劣,民主的「解气」功能会反过来变成「结气」功能。经济环境的恶劣,可分为两种,一种是生产力总量不够分配,另一种是总量虽然够,但分配机制的不公道带来相对剥夺感。两者都会带来「结气」效果,然后民主就变成民粹,民粹再威胁民主,如是循环。

以这几年的选举、罢免、公投下的乱象来看,单单「一人一票」这机制已不能解台湾社会之气。民主,在台湾已经失去了制度的最大优势 – 解气功能。为什么呢?

对于近几年来台湾社会气氛之分裂,绝大多数人会归咎于政治派别或颜色,但请再仔细想想,真是这个原因吗?会不会,真实的原因是分配的问题,而不是政治立场或颜色的问题?台湾还是一个受到儒教「君子不言利」压迫的假面社会;明明是利益分配问题,总要披上道德的外衣或戴上政治理念的帽子,才能进行角力、才敢上街高喊。台湾有多少经济议题伪装成为政治议题?多少政治问题伪装成为道德议题?

台湾的经济总量,已挤进全球头20名,而台湾的陆地面积,仅占全球的0.024%,人口仅占地球的0.329%,若说经济总量不够分配,世界没人会相信。那剩下的就是分配的公道程度以及相对剥夺感的问题了。

不管哪党执政,都喜欢拿对自己政绩有利的测量方法来说事。从测量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来看,政府公布的数字是:台湾「人均」为0.274、低于韩国、日本、新加坡,「户均」为0.34、低于日本、香港及美国(国发会2020资料)。无论人均或户均,从均数来看并不差。但是「均数」无法反映分配的公道程度以及相对剥夺感。官方公布的全台高低所得差距,仅为6.09倍(主计总处2018年),这数字被学界和民间笑翻,因为在更细的统计方式下,差距达100倍都不只。民众在日常生活中的实际体验,也是如此。

相对剥夺感累积的民怨,其化解必须通过公道和透明。只要开放公道的竞争途径、以手术刀割掉不透明、习以为常的特权黑箱,财富差距就不是问题,因为人们可以通过自身努力改善差距。要担当此任务,唯有「法治」(Rule of Law)莫属;反映在今日台湾,焦点就是司法改革。

短文不容许展开,只能将大结论列于下:台湾的民主发展已经走到了「投票解气」这红利的尽头;若要深化民主并避开纯民粹的恶梦,必须从分配机制的公道性(强化透明度、割除特权肥肉)下手,要动这手术,必须是一张「法治」的手术台。

(本文原刊于经济日报)

(范畴 前哨预策网 需要您的支持 InsightFan.com )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