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国诚:「清零」,清不了病毒却清除了人性

0

中国的「清零」政策,不是科学防疫,也不是理性治理,而是「习近平意志-工农兵思想」的贯彻,一种好强、争功和死要面子的「运动防疫」。 (汤森路透)

一个人口将近1300万的中国西安,为了抗疫,实施了封城,西安全城「人不出户、车不上路」,至今已达三周以上。而在西安之后,河南禹州市、固始县和郑州 2 个区以及山西永济市也相继封城,河南周口市太康县以及浙江宁波、天津部分地区也进行了封控,封控区实行「人不出区、严禁聚集」等措施。而自西安封城以来,人民坐困愁城、缺粮断食,已逼近了人们生理忍受的底线。这是因为中国政府执迷于极权主义动员力量,认为「武汉模式」取得了成效,坚持在防疫工作上采取「清零」政策(一个PCR检测阴性的案例都不准发生),在防疫体制上采取「干部问责制」,以致地方政府压力重大,防疫干部人人自危。为了保住乌纱帽,地方政府祭出极端作为,即使反人权、反人性、反人道,也在所不惜。但情况显示,即使中国实施严厉的清零,也无法控制疫情的蔓延。

清零:中国特色的防疫

消息透露,西安居民连续七天买不到一根青菜,政府不发送食物也不提供购买渠道,慢性病人得不到急救医药,一名少年因为奶奶饥饿难忍外出买馒头,却被防疫人员拦截后围殴痛打,一名老人心脏病发需要送医急救,却因处于管制区不得外出而病死家中,有孕妇遭医院拒收而当场在院外流产,大楼一人染疫,整楼居民拉到「城外管控区」集中隔离,即使在隔离区,竟是12人一室的上下铁床铺、一个洗手盆、没有暖气和独立卫生间,设施极其简陋……。

即使如此,「武汉/西安经验-封城/清零政策」及其显而易见的负面效应,依继续在其他地区持续沿用和扩大,这正是因为疫情不可能在短期内清除,所以中国将陷于「长期清零」的状态。这一可预期的结果,使得美国的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将中国的「清零政策」列为2022年全球政治风险清单上第一名,理由是「清零」将重创中国的内需经济、伤害全球供应链,最终拖累全球经济。


「清零」将重创中国的内需经济、伤害全球供应链,最终拖累全球经济。 (汤森路透)

然而,即使民怨沸腾、效果不彰,中国也不感到警惕和威胁,因为中国的官员不是人民选出,所以不必在乎民意,但却必须目不转睛地盯着上级的脸色。习近平既然宣称防疫大战由他「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在他高居中央一声「清零」令下,举国体制、亿万必从,无人敢违逆;但是清零政策一落到地方,却变成「强制隔离、集体拘留」等粗率措施,造成所谓「政策滴漏」以及一种越到地方越严厉的「重力加速」效应,导致过度防疫、粗暴防疫、无序防疫,视疫民为瘟猪、隔离如赶羊,完全脱离了正常的防疫轨道。由于西安染疫死亡人数为零,但因清零而受害者不在少数,导致「人没染疫就已家破人亡」的荒诞结果。这就是铁拳之下的政策杀人,一种完整版的「中国特色的防疫」,也是中国这一个面子大国好大喜功的自傲表现。

病毒难控,但人民可控

中国的「清零」政策,不是科学防疫,也不是理性治理,而是「习近平意志-工农兵思想」的贯彻,一种好强、争功和死要面子的「运动防疫」,也就是把防疫工作视为政治运动或兵团作战,把防疫当「文革」,把清零当「长征」,动辄调动解放军进驻,全世界有哪个国家运用军队来防疫的?实际上,中国的疫情专家并非没有提出「共存」理论,但都被习近平厉言训斥,以致科学家噤言闭声、不敢造次;实际上,全世界都知道「清零」不可能,但只有习近平相信,并且硬要全世界都看到只有中国共产党可以做到,因为届时若是大功告成,岂不证明「厉害了我的国」?

西方国家依据科学研究,特别是依据病毒学的专业估计,早已认定只能与病毒「共存」,不可能把病毒清除殆尽,只能依赖广泛而有效的疫苗接种,与病毒进行「滚动式对抗」。西方国家绝不轻言封城,顶多只是小规模区域性的短期「封区」,一方面没有这种极权动员的能力,一方面全面封城将严重冲击民生、侵犯人权。但是在中国,科学必须服务于政治,民生必须屈就于政权;在西方国家,防疫叫「治理」,在中国叫「管控」,中国人与其说恐惧病毒,不如说害怕管控。因为在中国,病毒也许难以控制,但人民肯定容易控制。

人类历史上无数次的瘟疫,没有一次是可以「清零」的,历史上已发现的病毒,至今为止也没有完全清除殆尽,只不过是在普及疫苗接种下,提升人的免疫力而避免感染,在长期防疫之后,病毒因为人们免疫力强化(形成中和抗体)而下降为低致命的「一般(地方)流感」,并长期与人类共生并存。前芝加哥大学文类文明史学家威廉・麦克尼尔(William McNeill)在《瘟疫与人》一书的结尾就说道:「传染病在历史上出现的年代早于人类,未来也会和人类天长地久的共存」,换言之,人类不可能完全清除病毒,因为只要有人类就会有病毒;不是人类改变了病毒的历史,而是病毒改变了人类的命运。

清除不了病毒,却清除了人性

然而,在中国,所谓「清零」只是一种政治任务或作战目标,决不是科学决策,乃至根本是习近平的「一人决策」。事实上,当前肆虐全球的「新型冠状病毒」,其变异频率和传播速度史上罕见,即使「中国人民解放军」日行千里也追赶不上,即使精锐尽出也无法全数歼敌。然而,在中国的「一人体制」下,枪杆子不仅出政权,枪杆子也出清零;既然「大跃进」时期可以「土法炼钢」,中国崛起之后,何以不能「土法清零」?对习近平来说,凡有危机,视同作战,凡有变局,文革模式立即派上用场。习近平一句名言:打铁还得自身硬!将「治国」比喻为打铁,「理政」采取的是硬打、硬干,这就是习近平「工农兵治国理政」的哲学。不令人意外的是,陕西省委书记刘国中就誓言:「我们正经历一场大战大考,我在阵地在!必须做到「两个清零」:社会面清零和当日清零! 」但遗憾的是,病毒既是看不到的敌人,也是子弹打不到的目标。清零只能清人,清不了病毒。

在中国,所谓「清零」只是一种政治任务或作战目标,决不是科学决策,乃至根本是习近平的「一人决策」。 (汤森路透)

稍具病毒学知识的人皆知,「突变」是生物演化的重要因素,一旦「变体」找到合适的环境,就会取代「原体」而成为新的增值主体,并形成新的寄生方式和传播链。换言之,病毒的转换远胜于人类的应变。清零,是一种对传染病科学的无知,但在共产党逻辑之下,无知就会变成「举国体制」,灾难遍野。

清零,实际上是「清人」

西安居民在微博上广传,揭穿所谓「全面清零」实际上是「帐面清零」、「一刀切清零」、「选择性清零」,例如把社区内检测阳性的居民拉到郊区或外县市,再对留下的健康居民进行检测,岂不全面清零了?把染疫病人赶出西安以外的外县市,西安城内不就清零了? ,在「干部问责制」之下,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多报不如少报,或者干脆隐匿不报,不也清零了?对于西安居民无法忍受饥饿而发出的求救信号,官方一律以「有害信息」加以封锁,于是,「清零」实际上是「清人」,也叫「求救无门」,它清除不了病毒,却清除了人性。

虽说西方国家染疫和死亡人数始终居高不下,但对于封锁消息的中国而言,其真实数字又如何得知?如何比较?中国老是批评西方国家防疫不力、病死无数,但这是因为西方国家疫情透明、资讯公开,中国呢?虽说「隔离」是防疫的必要之举,因清零而死亡者只是少数,但隔离必须具备超前的配套措施,配套不足就不能轻启封城,特别是如何对以牺牲为代价的市民做出基本的人道考虑,是判定防疫工作优劣之别的标准之一。台湾采取的是依据染疫轻重而选择旅馆隔离或居家隔离,就是为了将「隔离」所产生的生活不便和心理冲击降至最低。然而,不依据核酸检测的实际数值,一律采取「驱赶隔离」、「异地隔离」、「弃置隔离」,这是一种「清离」而不是隔离。正如中国独立公民记者江雪在《西安十日》的报导中指出,突如其来的一声令下,西安陷入混乱至极的状态,被隔离者成为了「被付出的代价」。染疫者并非犯人,庶民也是民,少数也是民;西安的清零政策,反映的是对人权与人道的低标意识和轻率行动。

为了维稳,见死不救!

中国人民也许聂于党威而不敢抗议,即使发出求救和诉苦心声,也被网路监管单位立马删除,但人们心中「尊严被否决」、「人格被践踏」、「没人在乎你」的感受,将会积存和发酵,人们即使闷不吭声,但内心积怨深重,长久下去,就会形成一种「集体创伤」(collective trauma),并对中共产生「隐性的合法性危机」。 「集体创伤」是一种对社会生活基本系统与人道价值的打击,它不仅破坏人们彼此之间的沟通、维系与信任,其苦难也被社会大众共同承担和铭记,形成一种民族集体的创伤记忆。 「集体创伤」并不都是自然灾难所造成,人为错误也是主因,例如「大饥荒」,是毛泽东重大的个人错误所造成,中共官方硬称是「自然灾害」所导致;而官方网路监管将人民的诉愿和求救信号删除,则是极权主义之下最不人道的行为,意味着受害者被完全排除在社会话语权之外,这种为了「维稳」而见死不救,是中共对其自身道德基础的自残,这将造成一种「中国人集体认同」的碎裂,一种集体冷漠和政治疏离,在社会生活中孳生一种「厌氧菌」,不断侵蚀中共统治的血液和骨随,形成一种「外强内腐」的状态。

中国人对中国人没有同情心

在中国的政治基因中,或许有「人本RNA」(人本思想),但没有「人权DNA」。一讲到人权,中国就主张生存权与发展权高于人权,但生存与发展属于国家政权,人权则归属个人尊严;生存是国家生存,不是人民生活;发展是硬道理,人民是软柿子。在国家高于个人的原则之下,国家为了生存发展,即使人民歹命苟活,那也是一种「忠党爱国」。然而,我们看到的更多是中国人对中国人没有同情心、没有同理心,甚至对受害者进行歧视与嘲笑。例如西安市作家协会主席吴克敬在微博发文,批评一名女子隔离期间向防疫人员哭诉没有卫生棉,是「矫情」、「大吼大叫」、「小姐做派」,这种爱党却不爱同胞的丑态,毕露无遗。


为了「维稳」而见死不救,是中共对其自身道德基础的自残,这将造成一种「中国人集体认同」的碎裂。 (汤森路透)

清零:不是防疫政策,而是战略目标

清零,就其结果而言固然令人欣慰,但其决策与执行过程,则是一种「全过程非科学」,一种「非人道取向的政策思维」(unhuman policy thinking),以及在过程中延伸为一种意识形态暴力。换言之,漠视科学、政治挂帅、滥权防疫、侵犯民生,就是今日中国「清零」政策的本质。然而,中国为何非要「清零」,所谓「不漏一户、不漏一人」,这种坚壁清野、战斗防疫的作法,是因为如果中国能够做到一个病毒都不放过,一个病人都没有,也就是习近平所说,中国取得抗疫重大成果!那么对比于西方国家日染数万病例,岂不证明当今世界「东升西降」?岂不证明「中国模式」傲视群伦?岂不成为中美对抗、国力较量的筹码?所以,「清零」不但是一个防疫政策,更是一个国际战略目标;既是战略目标,中国人民只好勒紧腰带,为自己伟大的祖国,多忍耐一点。

※本文作者为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政治与文化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