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進圖:中美能否共存?還看香港成敗

0

【明報文章】中美冷戰升級,香港正承受雙重打擊。北京直接替香港訂立《國安法》,科網企業着手搬遷伺服器和數據中心,港人移民潮再現。華盛頓把中港官員列入制裁名單,銀行業重新檢視客戶名單,放棄為政治敏感人物服務。國安法執行人員搜報館,國際媒體考慮遷出。美國要求「香港製造」變「中國製造」,迴流廠商又要準備搬家。香港根基再厚,也無法承受中美兩個超級大國以這城市為戰場,輪流出拳重擊要害,百年基業眼看就要毀於一旦,真的非如此不可嗎?

對北京來說,香港這國際金融中心的成與敗,不單關乎香港700萬居民的福祉,也關乎中國企業往後在國際資本市場融資和買賣的能力,更關乎亞洲地區如何在中美對峙的夾縫中定位,一子錯則滿盤皆落索。

整個亞洲地區都在觀望

無論北京如何憎厭美國,客觀現實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不可能沒有美國的參與。北京要把美資趕出香港,是很容易的事情,只要派國安執法人員登門造訪,帶走主事人員的電腦硬盤,或者取消他們的簽證,就能雀巢鳩佔。問題在於,這樣做對香港和對中國有什麼好處?有什麼弊端?

整個亞洲地區都在觀望,看中美冷戰如何發展,美國首先是說服英國、加拿大、澳洲和新西蘭這些五眼聯盟的盟友共同進退,聯手封殺以華為作象徵的中資戰略企業,接着是游說歐盟,尤其是法國和德國,對中國採取「不信任競爭代替信任合作」的新策略,德國本來不願意,但看到近日香港發生的事,對華態度轉趨強硬。搞定法德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轉戰東歐,游說波蘭、捷克等改變對中國政策。

可以預見,當北美和歐洲歸邊,實現親美排中後,美國就會要求亞洲盟友逐一表態,到底是站在哪一邊。這對大部分亞洲國家來說是一個大難題,哪怕是與美國在軍事上密切合作的盟友,如日本、韓國、新加坡、菲律賓,這些國家與中國有千絲萬縷的商貿關係,在中國有大量的投資和業務,不可能像美國那樣說脫鈎便脫鈎。

亞洲國家最希望見到的是,亞洲能夠成為中立地帶,讓中美及各方利益和平共存,而香港就是這願望能否實現的試金石,因為香港這國際金融中心,向來就是中國和西方利益並存的地方,如果中美關係惡化到一個程度,連香港這樣高度國際化的金融中心,也無法做到中美利益和平共存,香港被迫全面排美,那麼亞洲國家就沒有指望,只能在蘋果谷歌與阿里騰訊之間二擇其一;如果香港能夠維持中美利益共存,那麼亞洲國家就可以指着香港對北京和華盛頓說,我們也該如此,香港能我們也能。

北京如欲保留談判空間 要保持克制

當然,香港和亞洲能否成為中美利益和平共存的地區,不是北京單方面可以決定,華盛頓如果堅決反對,那也無法成事,但華府如何取態,要到今年11月總統大選後才明朗,北京如果想保留談判空間,在這段時間就要保持克制。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