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脆弱的砖制”与“脆弱的民煮”

0
128

“缅甸政变”的图片搜索结果支持昂山素季的民众

【摘要】

在当代缅甸历史上,1960、1990连同这次2020,连续三次上演过几乎同样的戏码:先是军人政权自愿把权力交还文官政府并同意举行自由选举,结果民主政党赢得压倒性胜利;军头不爽,当时或者不久就以政变推翻选举结果,但仍然宣布将来要还政于民,只是现在需要军头通过紧急状态来“维稳”并谋求经济发展;然后就是军头政治严重失败,不仅政治腐败、经济倒退、国际孤立,甚至军事上也很无能。最后不得不再次还政于民,开始下一个周期……。

区别仅在于:1960年产生的民选政府两年后被军人政变推翻;1990年大选结果当时就被军头拒绝,未能产生民选政府;2015年胜选成立的民选政府在五年任期届满后2020年再次胜选,却被军头推翻而未能延续。而这三次政治轮回的间隔恰恰都是30年,也不免令人称奇。

有人说民煮并非万能,确实在近代以来的世界史中,“民煮失败”、“砖制有效”的例子并不罕见。但是缅甸却绝非此例。1948年独立后的缅甸,绝大部分时间都是砖制时代,但无论奈温的“缅甸式社会主义”一d砖正,还是后奈温时代的军头独裁,“专制失败”都非常典型。以至于经历了奈温和后奈温两个时期几十年的专制统治后,21世纪初缅甸“成功”地创造了由“东南亚最富国”到“东南亚最穷国”的“奇迹”,经济水平甚至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英治时代还明显不如:

据统计,1936年缅甸人均年收入已经有776美元,而到了2004年,缅甸人均GDP居然仅有356美元。考虑到人均年收入肯定低于人均GDP,则好端端的一个缅甸经过军头几十年祸国殃民的折腾后,经济竟然比二战前的一半还不到!

而民煮政府在缅甸只有短短而间歇的几次实践,虽然没有太大的成就,至少从未导致经济政治的恶化。近五年的民盟执政便是如此,其经济年增长率分别达到5.9%(2016)、6.7%(2017)、6.8%(2018)、6.3%(2019),即便在因疫情而全球经济滑坡的2020年,民主制下缅甸的经济仍然正增长了1.5%!

所以,“民煮失败”、“砖制有效”在缅甸是没什么人信的。这也是连军头政变都不以此为理由,并且每次都表示事非得已,将来要还政于民、而一恢复竞选民主派必大胜的原因所在。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