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许志永、丁家喜、常玮平被非法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并遭受酷刑的声明

0
139

     2019年12月7-8日许志永博士、丁家喜律师及其他律师、公民自发相约在厦门相聚、旅游,这一合法、和平的民间活动竟被山东烟台公安无中生有、刻意夸大为颠覆类犯罪。丁家喜律师2019年12月26日在北京被抓捕,常玮平律师2020年1月12日被陕西公安抓捕并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10天,许志永博士2020年2月15日在广州被抓捕并在北京被指定监视居住,另有多位律师和公民或被非法传唤,或被刑事拘留或指定监视居住,后被取保候审。

一、常玮平律师被两次非法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并受酷刑

2020年1月12日常玮平律师被陕西宝鸡公安国保在某宾馆地下室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10天,被不间断铐在老虎凳上,导致便秘及右手拇指、食指麻木,长期无知觉,并被限制食物和睡眠,不能就医,被疲劳审讯,强做16份所谓笔录。2020年1月26日取保释放后,他本人及妻子、父母持续被陕西省、市、区三级公安国保非法骚扰、监视、入侵电脑。 2020年10月16日,常玮平律师发布视频,揭露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被酷刑、虐待的内幕,宝鸡公安国保部门遂于10月22日以所谓煽动颠覆罪对他再次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连续两次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尚属首例。

二、丁家喜律师被施酷刑

2019年12月26日晚丁家喜律师仅穿单衣、拖鞋被抓捕。在烟台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遭禁止睡觉、疲劳审讯、限食限水等酷刑,连续半个月每餐只给四分之一个馒头,其中一周每天仅提供约600毫升饮水;连续七天从背部、腰部被绑缚在老虎凳上,禁止睡眠,腰部束缚带紧勒至极限,呼吸困难;6个月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从不放风,见不到阳光,不熄灯,被禁止洗澡和刷牙,73 天剥夺睡眠,走动、如厕都戴黑头套。烟台公安以此等酷刑逼取口供,对其强做10余份所谓笔录。

三、许志永博士被施酷刑

在北京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连续10天被剥夺睡眠,前5天每天只许睡4小时,后5天每天2小时。被匿名转押山东临沭县看守所后至今每顿只给1个馒头。连续一周多、每天十几小时被绑缚在铁椅子(老虎凳)上,四肢固定,呼吸困难,并被限制饮水,往返监室被强戴黑头套和摩托车头盔。

2021年2月6日,曾一同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后被取保的许志永博士女友李翘楚仅因为许志永发声而再被山东临沂公安抓捕。

自2015年“709大抓捕”以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已成所谓颠覆类罪名的标配,此次对丁家喜律师、常玮平律师、许志永博士强加颠覆类罪名并适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亦不例外。

举世皆知,像“709”被抓律师和公民一样,丁家喜律师、常玮平律师、许志永博士在厦门聚会上的所有言行无不合法,不构成所谓颠覆类犯罪。与“709”被抓捕律师和公民一样,许志永博士、丁家喜律师、常玮平律师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遭受酷刑的原因,在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无法可依和滥用及其反法治、反人性和不人道之属性。

刑事诉讼法仅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有粗略的规定,对如何执行监视居住并无具体、明确的规定,《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人民检察院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实行监督的规定》等规范性文件虽稍有补充和细化,仍远不够清晰、明确,并且也不可能落实,导致监视居住的执行者公安机关能够随意自我扩权,使得监视居住的执行具有极大的随意性、擅断性、暗箱操作性、不可监督性,各种软硬酷刑和逼供势必发生,并必然像双规和留置一样,异化成事实上的法外单独监禁,被监视居住者长达六个月不被放风、不见天日,并被素质低劣的看管人员贴身紧密控制,孤独、不放风、不见阳光、贴身控制及其造成的压迫感和紧张感使得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成为十足的酷刑。凡此种种,充分暴露了监视居住尤其是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无法可依、随意性和擅断性、反法治、反人性和不人道。

继“709”之后,许志永博士、丁家喜律师、常玮平律师再次被强加颠覆类罪名、被适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并被施加酷刑,使我们有充分理由确信,司法当局既虚构敌情、杀良冒功、制造颠覆类惊天荒唐大案,更恣意滥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及其固有之酷刑功能,迫害、打压、逼服许志永博士、丁家喜律师、常玮平律师等仁人志士和民间精英,以达千人诺诺、万马齐喑之寒蝉效应。

许志永博士、丁家喜律师、常玮平律师被非法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并遭酷刑,再次表明自“709”以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已越发成为法外办案、法外用刑、以幽闭式单独监禁逼人就范的刑讯逼供手段,是一个进行精神控制、尊严羞辱的非法手段,而非一个正常的刑事诉讼强制措施。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既违反中国自己的宪法,也违反中国已经加入的《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联合国反酷刑公约》),是无可争议的“文革”式任意羁押和囚禁!立法上认可、实践中适用这种反法治、反人性、不人道的所谓强制措施,有违中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以及中国引以为豪的大国身份,已经对中国的国际声誉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听任其继续任意适用必将对中国的国际声誉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害。

我们呼吁,立即从刑事诉讼法上废除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这一不合时宜、反法治、反人性、不人道的酷刑式强制措施,立即在刑事司法实践中停止适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我们要求,立即追究山东、北京、陕西等地决定及参与对许志永博士、丁家喜律师、常玮平律师实施酷刑的领导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赵峰、黄永明、张本庆(山东)以及向贤宏、庞定明、宋子新、杨永科、付勇强(陕西)等人刑讯逼供罪、滥用职权罪的刑事责任!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2021年2月11日,农历大年三十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