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爷:封城的时候每个人都希望城中有个方方

我经常收到的资讯中,有相当一部分是读者要求我对某些时事发声的。当然不是都能满足——我不是全知全能,同时文字的作用也是有限的。

这种要求某些时候让我心塞的地方还在于,提这些要求的人,往往自己是完全隐形的。不仅如此,他们可见的资讯中,没有为任何一种批评的声音赞赏、点赞、转发的迹象。更有很多相识经年的读者,唯恐和你扯上一点关系。那种决绝就如同「感谢你趟雷和挤奶,但是我必须和你划清界限」。

希望别人为自己冲锋陷阵,但自己就连鼓掌叫好都不愿意。当跌倒的时候,每个人都希望身边有个彭宇;当封城的时候,每个人都希望城中有个方方。当彭宇和方方都倒下去的时候,环顾四周,才体会到作为一个小人物,生存在宏大的时代背景中的无力和绝望。自己的不幸,希望全世界都知道;别人的不幸……对不起,祝你好运。

这个世界其实总有一款铁拳适合你,如果你还没有见过,那也许只是阅历还不到而已。很多苦难,不是你想躲就能躲得过。时代的绞肉机其实对于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人,都是轮盘赌一样的随机。如果你不知道明天和意外那个会先来,那么通常都是意外在前。

大多数人愿意无尽的渴望那个从天而降、改变世界的英雄,却永远不愿做哪怕是一时一地挺身而出的凡人。

选择性的勇敢和激昂,大部分时候我都可以理解。但我不太理解的是,那种宏大叙事下的认知错位。比如近两个多月的美国大选中,隔着大洋的很多人,为了两个本质上是代表美国利益的老头的纠葛而忘情投入,甚至把这种激情上升到「正邪对决」之类的虚幻中。正邪的交锋其实无时无刻都在我们身边和内心交织上演,若你愿意关注,并不需要局限于万里之外。在一个逼仄的世道里面,你能够无所顾忌的探讨的,其实恰恰可能是无关痛痒的。

站在一个小人物的视角和利益立场,去完成我们对世界的观察和诉说,这才是一种人性的常态。我看美国新闻,发现不同地方的媒体有个共同特点,他们会把和本地有关的一些看似很细微、琐碎的新闻大书特书,而把所谓的国家大事、国际突发放到最后轻描淡写——细想一下,这其实就是一种普通人视角,因为身边的东西都是和生活息息相关的。宏大的家国叙事那是政客的专属。

为了偶像奋不顾身、声嘶力竭的激情,其实用在和自己切身利益相关的很多事情上,是不是更好?有很多勇敢的青年、美丽的姑娘甚或嗷嗷待哺的孩子,更需要我们实实在在的关注和支持——哪怕只是树一个大拇指,给一个拥抱。

其实我们每一个普通人,对于国家、法律、公平、正义这些宏大概念的深刻理解,是从很多切身能够感受到的小事开始的。当你坐在密闭的社区中等待配送一日三餐、当你看见那个大凉山的青年默默死去,当你有家难回需要冒着风险一遍又一遍检测核酸……这些生活中的悲恸、无奈、绝望,才是现实生活给予我们最直观的意义。

改变人生,总是从改变自己开始;改变世界,也总是从落到实处的一点一滴开始。对于公平、正义的期待,若是永远停留在口水和期盼中,那么可能说明,这样的口水和期盼是配不上公平正义的。

海子说,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这是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于生活的理解。我们也可以从明天起,关心每一个可以感知到温暖的亲人、爱人、友人,甚至远方的陌生人。在一个冰冷的大时代中,努力活成一个也许微不足道、但总是发热发光的小点。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