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细良:布林肯的基辛格主义

USA Wilmington, Delaware | Joe Biden, Vorstellung Team | Anthony Blinken

布林肯现年58岁,被视为亲欧洲的多边主义者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上周在国务院大楼内发表上任后首场外交政策演说,列出八大优先工作,包括:对抗疫症、全球公共卫生;经济危机、具包容性全球经济;民主复苏;移民政策;重振盟友关系;气候危机、绿色能源革命;确保美国领导科技。布林肯所列的最后一项优先工作事项,是称为「21世纪最大地缘政治考验」,亦即与中国的关系。

中国是唯一被他列入优先工作的国家。他解释,因为「中国是唯一具备足够经济、外交、军事与科技实力,能严重挑战现行稳定开放国际体系的国家,挑战让世界照我们所希望方式运转、符合美国人民利益且反映他们价值的所有规则、价值与国际关系」。布林肯说,美中关系会在该竞争时竞争,能合作时合作,必须敌对时敌对。「对华政策十分重要」,这是废话;「既合作、又竞争,应斗则斗」,更是废话中的废话。由拜登竞选伊始,半年下来布林肯、苏利云、坎贝尔外交三人组关乎中国的论述,都是超级虚话、废话,因为当中完全没有具体细节、操作准测及政策底线,半年来一直在兜圈。

在同一时间,香港一国两制受尽践踏,47个民主派被起诉颠覆国家政权,接受疲劳审讯折磨,未有罪先坐监。然后在人大会议准备大举推翻香港的选举制度,以不民主方式取代。自从美国政府更替,民主党上场后,中共采取更强硬、更极端的香港政策,中共对拜登政府根本不放在眼内,这是客观事实。

习对港强硬为了永续执政

中共对港强硬,出发点是其内部需要,不是为了同美国斗,因为明年就是习近平十年任期终结,他永续执政的关键时刻。去年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形容习近平是「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领航掌舵」,由习带领在面对复杂的国际形势、艰巨的国内改革任务。对于连任,习近平个人当然不能宣之于口,必须制造一个全国拥戴、舍我其谁的环境。但实情是自2018年中美贸易战始,中共出现了多次误判,包括低估美国的强硬、推出送中修例时低估香港人的反对。在中美斗争下搞送中修例,本身已是错误,犹如沙士之后搞23条;同时亦低估反送中运动在国际层面的影响,错估区议会选举的形势、低估香港政局对台湾大选民意的影响。实际问题当时既然解决不了,唯有靠事后补飞,就系将香港问题包装再上市,上升至「国际斗争、勾结外敌、颠覆国家」层面,将反对派初选「打造」成极之险恶的国际阴谋。然后由习核心领导下,成功阻止了颠覆阴谋,并且启动人大改革选举,堵塞漏洞,令香港回复稳定,继全国灭贫之后,又为国家安全立下一大功劳。

民主国家当然不会相信「初选是颠覆国家大阴谋」,但美国欧盟出一份外交声明,表示关注香港,就当作交了差了事。美国布林肯及欧盟,他们背后的算盘其实一样,同中共反台,双方强硬对抗,代价不菲,于是就用另一套说法去演绎王毅的「管控好双方分歧」,即分开三瓣:合作、互不干涉及角力斗争三个领域,主调是维持大家的核心利益,政经不要捆绑。当美国重回务实主义,他们的对华政策本身就失去了道德高地,同欧盟大家咁高咁大,德、法又怎会跟随美国去制衡中共呢?布林肯的所谓重要外交讲话,与去年蓬佩奥的相比,一看就知其实就是回到基辛格的务实主义,中共应该感到高兴。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