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冤民不惜一切代價向法院貪官宣戰

評論 | 陳光誠:淺談冤民不惜一切代價向法院貪官宣戰重慶公民唐雲淑兩會期間北京伸冤被攔截。維權網

一年一度的中共“兩會”剛剛結束,與往年一樣,這次因開“兩會”又有很多蒙冤的訪民被抓、被打、被關押。很多被中共視為敵人的維權者被上崗、被軟禁、被旅遊……,這種迫害形式已不再僅限於北京,在全國各地均有大量發生。

我雖然沒有如往年去關注中共的記者招待會,可我知道,中共一定又在說:“這是一次偉大、成功、勝利的大會……。” 確實如此,對於中共來說,只要“兩會”還能開下去,就是勝利,就是成功。

但是對於人民而言,看着中共召開所謂的“兩會”,就像是看光屁股的皇帝穿着所謂的“新衣”扭動腰肢表演一樣,不得不捏着鼻子等他們走完整個過場。這場“共產秀”走過之後,抱有希望者註定要失望;原本就對中共絕望者,處境依然艱難。

山窮水盡之下,一些蒙冤百姓向中共法院發起了宣戰書,不惜一切代價與貪官對決:“一個貪官亂權,三級法院護短,上級法院無原則維持瞎判……。”這些中國的蒙冤百姓“要公開舉辦有媒體介入的聽證會,把問題攤在陽光下,現場直播,讓社會有良知者來自由評判”;並且願意與法院法官賭誓發願:“你壓首,我壓頭,判錯剁你首,沒錯砍我頭,認賭服輸,絕不食言。只要公平正義在,枉法裁判難過關。”

我首先要給這些冤民們的堅韌與勇氣點贊。若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裡,你們中的很多人一定會成為社會秩序的維護者。我十分理解你們的無可奈何與辛酸無助,可是我又不得不告訴你們:在共產專制之下,哪來的公平正義!若真的有公平、正義在,你們還用走到今天嗎?!

記得1989年,在“六四”屠殺中被戒嚴部隊殺害了愛子的難屬蘇冰嫻說:“當時我就是找單位、派出所,我甚至要求單位‘我跟李鵬在中央電視台現場直播辯論,當場看我有理沒理,沒理你李鵬可以槍斃我’。我都表這種態,可是有什麼用?李鵬也聽不到,他也不會這樣做,不會接受我的挑戰。”

也記得2011年,當中共在我家裡對我和家人進行如“文革”般的謾罵侮辱時,我也曾當仁不讓,質問他們說:“你們如果覺得共產黨做得對,那我們讓包括中央電視台在內的所有媒體都來現場直播,我們當場辯論,讓全國人民評論一下,哪條法律賦予你們隨意非法拘禁公民的權利?!”中共爪牙們無恥地說: “不用電視台來,現在我就知道你是錯的,共產黨做得對……。”

各位朋友,回頭看中共近百年歷史,多少冤案未雪,多少冤民蒙難!我們千萬不要忘了:“講理就不是共產黨了,共產專制的本性就是不講道理、靠暴力維護的反人類集團。”

要想讓這個邪惡體制繼續維持下去,就需要給黨政官員提供貪腐的機會,否則就沒人替他賣命了。貪官濫權,法院枉法裁判,只要不影響它的專制統治,那都是中共允許的。因此,維護共產統治集團的利益,損害普通民眾的利益,就是共產專制體制的常態。所謂“穩定壓倒一切”,這“一切”之中,就包括我們所要的“公平”、“正義”。所以,中共怎麼可能讓人民有公開說出共產罪惡、有記者介入的聽證會呢?

總之,要想從根本上解決共產專制在中國的肆虐,就必須徹底結束共產專制體制,把共產極權掃進歷史的灰燼。否則,任何人的冤情都難有昭雪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