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再現“合村並寺”大舉措 近百座清真寺將關停拆除

料圖片:在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一名回族人離開清真寺。

金庸小說里有“東邪西毒”,中國政府對穆斯林的迫害有“南拆北並”。近日,在雲南積極推行拆除清真寺圓頂的同時,寧夏回族自治區也開始進行合村並寺。在方圓2.5公里範圍之內,只准許一座清真寺的存在。強拆和合併關閉清真寺,不禁讓人們想起了轟轟烈烈“文化大革命”。

近日寧夏石嘴山市政府開始在全市範圍內施行合併清真寺的政策,在方圓2.5公里範圍內只准許一座清真寺的合法運營,其他清真寺的合法資格將被取消。3月23日寧夏石嘴山市一位在職清真寺伊瑪目接受本台採訪時,介紹說:“ 去年齋月以前, 寧夏全區各市縣開始整改各個清真寺,拆除宣禮塔、拆除圓頂,到十月份全部整改結束。今年開始合併清真寺,距離兩點五公里之內的清真寺都要合併。“接着他說,政府就合併清真寺沒有向當地穆斯林出示任何文件。先期這些清真寺就會變成非法活動場所,接下來這些被關閉的清真寺估計在三到五年就要被拆除。寧夏石嘴山市去年十二月之前,有幾個鄉鎮的清真寺已經被合併了。然後把一些清真寺大門上鎖,窗戶用鐵皮封起來。這樣的清真寺有四五十座。在談到清真寺被關閉後帶來的危害時,這位伊瑪目說:”清真寺關閉,就會有很多中青年人不再去清真寺參加宗教活動,下一代就慢慢的失去信仰,對伊斯蘭知識一無所知。這樣穆斯林慢慢的被漢化了。“

中國一位李姓回族穆斯林學者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中國文化從骨子裡有容不下不同文化的存在的特性。新疆是前車之鑒,然後拿寧夏開刀。前幾年在吳中設立培訓學校開始,我們已經有一些預料,但是不敢,也不願意相信會是這樣一種狀態。”接着他說,從早期的拆改,到最後的拆除,到現在的合併,政府是試探着實施他們的政策的。雖說不是第二次文革,基本上等同於文革,第二次文革可以說是已經到了跟前。在談到為什麼針對穆斯林的迫害一直在升級時,他說:“這是政治博弈的需要,或許是通過對少數民族、邊境地區製造一些事端,然後轉移一些對更大的矛盾的關注,掩蓋一些更大的矛盾。如果方圓2.5公里範圍內只保留一座清真寺,而且這座清真寺在重重的監控之下,監控三百六十五度無死角,甚至阿訇的演說,一舉一動在地方主管的監控之下,談伊斯蘭的發展和傳承幾乎是天方夜譚。”他接著說,對於中國穆斯林而言,除了外界輿論的關注,更主要的是要以史為鑒,正視當下,積極維權,努力的去進行表達。

美國回族穆斯林學者馬聚先生就寧夏狀況接受採訪時說:“合村並寺的規劃實際上已經早開展了,並非今天才開始,2017年的時候就已經有這樣的計劃,在中共相關的文件有所展示。現在之所以強烈的推行的目的就是習近平伊斯蘭中國化的一個收尾工程。“他接着表示,在內地“伊斯蘭中國化”達到第一階段所謂勝利的標誌就是合村並寺。這種政策的目的就是不允許有任何組織能和共產黨一樣對社會有任何的影響力。合併的目的是為了減少清真寺的數量。而這種政策的結果是破壞現在社會已有的基礎。中共的目的是在他所管轄的區域範圍內,所有的形式都必須是原子化,每一個地方、每一個民眾相互之間不必有太多的關聯,這樣有利於中國共產黨的統治。這幾年特別是對穆斯林以及我們知道的有信仰的群體進行全方位打壓的目的正是如此。

在談到對穆斯林及一些少數民族持續性的打壓時,馬聚先生說:“現在在中國共產黨的眼中唯一還有組織和抵抗力的有兩個形式,一個是有獨立文化、有自己語言的民族形式的組織,另外一個是以宗教性質所形成的團體。如果把這兩個組織徹底打掉,原子化,對於中共的統治或者長期的他們所說的社會安定來講是有利的。”他接著說,中國共產黨希望中國老百姓像他培養出來的子弟兵一樣,對共產黨絕對的服從。任何個人、民族、宗教團體不可以有任何獨立的意志,意識。讓一切大一統化,讓中國老百姓徹底共產黨的子民化。正在穆斯林社區發生的情況,在基督教的社區,也以相同的方式在進行。

記者幾次撥打石嘴山市統戰部民族宗教局及平原縣民族宗教辦公室電話,均無人接聽。

自由亞洲電台 柳泉報道 責編:嘉遠 網編: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