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家庭教会的传统、承继与未来——《背负十架——中国家庭教会史(1807年-2018年)》(连载十一,全文完)

0
63

《背负十架——中国家庭教会史(1807年-2018年)》

第十章 家庭教会的传统、承继与未来

根据你对中国家庭教会的了解,她的属灵传统是什么?她最核心的是什么?你可以试着做个总结吗?

是基要派的传统,家庭教会就是抓住了这个属灵传统,中国家庭教会在基要派和自由派的区别中,家庭教会的传统就是基要派传统:坚持圣经,走十字架道路(弟兄姊妹回答的总结)。

(回答问题的一位)弟兄是做过家庭教会的传道人的。知道说家庭教会两个很重要的特征:第一,相信圣经,家庭教会是基于圣经,家庭教会不是在每一点上都很健康,在其他一些方面不是很健康,但是在这一点上非常地健康。健康家庭教会九标志,她是基于圣经的,她是笃信圣经的,她是高举圣经的,她是保护圣经的。

在文革的时候,我看过一个山西的姐妹的见证,那个老姐妹对她的几个孩子说:“你们丢了命没关系,但是家里这本圣经一定要保住”。你们当中有没有父母会这样对儿女说:“没关系嘛,丢了再买一本”。在那个时候,不是有钱就能买一本的。曾经的罗马帝国时期有十大逼迫,其中有一次逼迫就是让基督徒交出圣经。当然那个时候还没有我们现在这样印好的圣经,那时候只有书卷。你可能那里有那么一两卷书,而且可能都不太完整,把你的圣经交出来代表对凯撒的效忠。在文革的时候厦门有个信徒为了不交出那本圣经,为此而坐牢。为什么呢?因为据说当时她手上的这本已经是整个厦门的最后一本圣经了。

你要知道中国的家庭教会,包括以前在文革的时候是有很多抄写圣经的传统。你抄过圣经吗?一章一章抄过吗?或者五六节十节一大段地在家里抄过吗?抄过的举一下手!还是有一些弟兄姊妹抄过的,感谢主!我鼓励弟兄姐妹你可以把这个当做你灵修的一个操练的方式,不是说为了练书法。当然抄久了字也会写得好,但那个不是目的。将抄写圣经作为一种灵修的方式,磨炼你自己的一种方式,与神亲近的一种方式,也使你来体会中国家庭教会热爱圣经,渴慕上帝道的传统。

持守圣经,相信圣经,走十字架的道路是基要派的传统。还有没有?再请一两位回答。“坚信耶稣基督是主”!我刚刚信主的时候,有个弟兄跟我说,家庭教会的信仰很简单,就几个字:

耶稣是基督。这是他最核心的信仰,就是认主为主,认耶稣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这是起初彼得的认信,这个是福音信仰最核心的地方。

我们稍微归纳一点家庭教会的传统。有位河南家庭教会的牧师叫做张义南,他写过河南家庭教会过去几十年的历史。大家可能在上一周看到这个消息:上一周张义南牧师被行政拘留15天,应该现在还没有放出来。他列出中国家庭教会有三个属灵的传统,一个是1949年前的属灵传统,特别是以1927年—1937年十年大复兴,一直到四十年代所带出来的1949年前的基要派传统;第二个属灵传统是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王明道、林献羔、袁相忱这一代的传道人坚持不加入三自,坚持家庭教会的立场而为此坐牢受苦的五六十年代家庭教会的老一代传道人,他们往上承接了1949年前的基要派传统,往下跟八十年代之后的家庭教会也是有关系的;第三个传统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七八十年代在河南和安徽的那一批农村家庭教会复兴的传统。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因为这个跟王明道的传统有关系,但有的时候关系又不是很大,而且这个传统带出来的特征跟前面也有一致,比如说坚持家庭教会的道路,相信圣经,走十字架道路,这都是相同的。但还是有跟王明道那一代有不同的地方,区别的在哪里呢?我们以前讲过49年前的基要派一直到五六十年代王明道这一代他们的重心都是在大城市里,主要在上海北京厦门这种些城市之中,而七八十年代的家庭教会新的属灵传统主要是从乡村出来的,八十年代的河南教会和安徽教会跟城市里的老家庭教会前辈的连接其实还不是太多。

后来的家庭教会跟前面相比有不同,有拓展的地方是什么?王明道他们那一代在五六十年代的时候,他们最重要的一点是坚决不加入三自,坚持基要派的信仰,这个是他们最核心的东西。其实还说不上有福音的拓展,说不上有福音的运动,说不上教会往前走,而是教会在打压之下,守住最后一根线。因为这根线守不住的话就卖主了,这根线守不住整个信仰都没了。所以我们可以这样讲,王明道这一代第二个传统给家庭教会的根基是保本的根基、是最后的底线、是持守底线的信仰。

所以到了八九十年代,特别是两千年以后,像我们这一代慢慢兴起的时候,就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家庭教会上一代的使命是为主去死,我们这一代的使命是为主去活”。你觉得有什么不同?就是那个时候持守基要的信仰是要死的,要有必死的心才能持守这个底线,教会历史上有种说法:“从红色的殉道到白色的殉道”。

我们上一代家庭教会是红色殉道,红色殉道是要流血,是要死人的,殉道的真正的含义是要死的。后来是白色殉道,什么是白色殉道?你们当中有没有人掉工作?你们当中有没有家人施压?有没有人被搬家?有没有房东要跟你解除租约?这个就是白色殉道!在日常生活当中为着主的缘故来忍受挫折,忍受一点点损失,但是绝对没有生命之忧。你们有生命之忧吗?你们现在收到追杀令了吗?没有!我都还没有收到追杀令,所以你们都是无性命之忧,所以红色殉道跟这个时代的基督徒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对我们来说,殉道可以啊,殉一份工作比较难,殉一套房子比较难,殉一个具体的东西比较难。但实际上,殉道的精神在这个时代中变成了在日常生活当中为主去死,实际上也就是在日常生活中为主去活。带着为主去死的心来活,这个叫做白色殉道。

我们常常会这样讲说,在生活中因着主的缘故受到一点损失,我们就说那是殉道,这里所说的殉道不是要死人的意思,而是指你要稍稍忍受一点委屈。然而在七八十年代他们是要坐牢的,九十年代也还是有坐牢的。八十年代有一场家庭教会内的异端运动,九十年代初,公安部就搞了一个打击二十几个邪教团体的运动。所以有很多次运动式的打击,这其中最重要的一支异端东方闪电直到今天仍然存在,后来改名字了又叫全能神。现在我们回过头去看,家庭教会恰恰是在张义南说的第三个传统中出现了异端运动。第三个属灵传统是上帝亲自兴起,从乡村教会中起来,但是异端运动也是从第三个传统当中所出来的。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虽然你热爱圣经,但其实没有好好地明白圣经,因为没有人指教怎能明白呢?但是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第三个属灵传统出来异端运动,有很多教会走得比较偏差,但是他们是不是到了异端的地步,实际上今天很难回过头来说。

今天对很多的异端的一些研究不是很深,因为有好多异端已经被消灭了。但是我们知道有两个直到今天还有两个比较活跃的,一个是东方闪电;还有一个在我们四川比较多的,叫二两粮,又叫三赎基督,还叫门徒会。中共大概在过去十年到五年有一拨对门徒会即三赎基督的一轮大的打压行动。如果你今天去看国外公布的目前在监狱中的基督徒的名单,你会看到基督徒的名单中人数非常多的就是三赎基督的人,实际上是被打的异端,现在在监狱中最多的是他们,其他的都不多了。最近这五年又开始在打压另一个,就是召会,这五年在监狱中的基督徒主要是召会的。

对三赎我们确定他的确是异端,因为他已经指到基督论了,如果有人宣称自己是基督,这还得了,这已经是异端到一个怎样的地步了?所以三赎跟东方闪电是明确的异端,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所打压的很多,比如召会和呼喊派,从呼喊派里出来的三班仆人,从呼喊派出来的徐永泽所在的全范围教会,后来又从全范围教会里面出来的华南教会,这些多多少少都是有很多很偏激的教导,但是算不算异端?是不是真的异端?有共产党的构陷在里面还是他们真的是异端,但其实今天大公教会在这方面对他们的研究不是很多,可能也许他们有一些,如果不是在一个非正常情况下而是教会在正常情况他们有一些偏差是可以被校正过来的。

但是无论怎么样,第三个属灵传统有一点跟王明道他们这一代第二个属灵传统不一样,他们是往前走了,就是广传福音,建立教会。因为八十年代家庭教会的复兴主要不是依靠这一个在城市当中承接49年前的基要派的这一个属灵传统带来的,这个属灵传统在整个中国家庭教会中的比重并不太高。在新兴的教会成长复兴过程中,号称是五千万或者八千万,这里所占的比重都不是最高的,占的比重最高的,增长速度最快是第三个传统,因为它带来了随走随传、广传福音、建立教会。那么在几个月当中跑遍这个地方几个县,那就可以建立上百个教会,这就是在八十年代发生的事情,在九十年代也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是第三个属灵传统。

在第二个属灵传统里,实际上没有看见这个传统。王明道出来后也没有在八十年代继续建立教会了,袁相忱也就只有他牧养的那个堂点以后没有再建立新的堂点了,林献羔也只有他牧养的那个堂点,他们基本上都是守住我这个堂点,然后做为一个底线和灯塔,他们保守的这些教会基本上没有很大的福音事工和教会建立的事工。当然也有些地方是有的,在厦门是有的,但是规模也不算太大。规模大的,像风浪一样遍满全国的吹的那就是河南教会系统、安徽教会系统、温州教会系统,那就是这三个教会系统所带来的。这个是家庭教会里另一个非常强烈的传统,那就是积极地火热地拼命地传福音,火热地拼命地建教会,这个是四十年家庭教会一个非常重要的传统。求主能够使我们来承接这一个传统。有人在这城逼你,就跑到那城,就开始建立教会,教会就开始被建立起来。

还有一个是第二个属灵传统当中不是很明显,但是在第三个属灵传统当中非常明显,而且也影响到我所说的拼命传福音,拼命建教会的这个力量的,就是强烈的末世论。中国家庭教会是一个有强烈的,迫切的末世论传统的教会。也就是说中国家庭教会在这四十年来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发展,跟中国家庭教会在末世论上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立场是有关系的。这个立场就是认为耶稣快要来了,就是认为这个时代已经败坏到了一个将要过去,当然我们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时代是要过去的,我们所有人也都知道耶稣是要再来,我们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根本不知道耶稣什么时候再来的,目的是为了让你警醒,为了让你迫切。可是不一定你脑袋里是这么想的,你就会很迫切。温州在这方面的特征要小一点,最重要的是河南和安徽,他们有极其强烈的末世论的特征。你去唱小敏的迦南诗歌,你如果跟教会历史上其他诗歌集做个对照,你会发现有个主题是其他西方的圣诗精选,或者国外华人教会用的生命圣诗,或者其他好多的歌本不太一样,迦南诗歌有个主题在其他的诗歌本中不是那么突出,虽然有,但数量不多或情感没有那么迫切。但是在小敏的迦南诗选中,可以说从第一首到最后一首,整本一千多首全部弥漫了这个主题,那就是末世论,那就是主快要来了,你快要死了,世界快要毁灭了,世界如此堕落,剩下的日子不多啦。所以我喜欢唱小敏的歌,你们喜欢吗?“给我力量不至滑脚,走余剩几里路”会唱吗?我们的歌本里有的。中国家庭教会不唱小敏姊妹的诗歌,就会离开中国家庭教会这个最重要的特质,就是强烈的末世论。但是我们强调的是健康而强烈的末世论,因为我们刚才讲第三个家庭教会属灵传统里出来的这些异端,凡是中国家庭教会异端运动中出来的本土异端基本上都是末世论异端。他们太强烈到一个地步会出异端。但是太平稳到一个地步的话就失去了那样的火热。

在奋兴歌集中我们看第382首,“在这些仅存的年间”是另一首。你知道为什么家庭教会让人讨厌,因为这个国家在崛起,八十年代之后,社会上唱的是“再过二十年让我们来相会,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而家庭教会在唱“在这些仅存的年间”。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反差,这就是教会跟世界的反差,所以没有一种强烈的末世论,教会跟世界唱的歌都差不多。我们来唱这首“在这些仅存的年间”:

在这些仅存的年间
你该怎么样
你是警醒﹐你是沉睡
还是飘泊没有定向
你是站在世界
还是在主的身旁
你是专心爱主
还是虚度时光
主啊﹐求你赐给我们
智慧和胆量
让我们跟随你的脚踪
打那美好的仗

让我这样总结一下家庭教会的运动有几个特征。一个最根本的,从政教关系来看,家庭教会是一场不从国教者的清教徒运动,家庭教会是一个在历史中能够与当初的清教徒运动一样,不从国教是她的一个特征。不加入三自就是不从国教,在一个无神论的政权下持守家庭教会的立场。在两千年的教会历史上,教会受过许许多多的迫害,教会曾经在各种各样的政权下存在,希特勒很厉害,罗马凯撒也很厉害,但是在两千年的教会历史中,教会很少在一个无神论的政权下存活。古代逼迫教会的君王是不是无神论者?不是,没有一个是。是暴君在逼迫教会,你可以称她为暴君,不过暴君也是要烧香拜佛的,他不是无神论者。所以在二十世纪以前,教会在这个地上从来没有受到过无神论政权的逼迫,教会从来没有在一个明目张胆的无神论政权下存活过。那么因此在教会历史上就会有一个悬念,就是说如果信耶稣的教会放在一个无神论政权下活不活的下来呢?上帝藉着中国家庭教会的运动,这一点不但是对中国有意义,也是在两千年教会历史上仍然有意义。当然在二十世纪,在无神论政权下也活过来的还有其他一些国家的教会。特别是在今天,朝鲜的教会还活着。朝鲜有报道说有超过十万的基督徒在集中营里。

所以中国的家庭教会在两千年的历史中她是非常独特的,因为她的量够大,她的数量和在世界上的影响够大,所以她是非常独特地被放在一个无神论政权下,经过六十多年的时间,然后见证了主的教会可以胜过无神论政权的逼迫,可以在无神论政权之下仍然存活,而在无神论政权下你怎样才能不被消灭呢?怎样才能存活呢?所以你就必然有个最根本的特征就是不从国教。

不从国教有两个意思,一个叫做不从马教。你首先是不从这个国家的无神论,因为它一个宗教。第二,这个无神论宗教又要控制教会中的一部分,就是官方教会。所以官方教会的实质是什么?实质是从了马教。所以我们是不从国教,表面上是不从官方三自教会,这个有点像当年的清教徒从圣公会中出来,可是跟那个时候不一样,圣公会仍然是真的教会,而且英国的国王真的是基督徒,不管他是一个好基督徒还是一个坏基督徒,他总是一个基督徒。但是我们不一样,我们的三自的背后是那个无神论的马教是另外一个教,是无神论的异教。所以家庭教会的第一个特征,家庭教会第一个在教会史上给她的定位,就是一场不从国教的清教徒的运动,而且见证了教会在无神论政权下的存在方式和在无神论政权下的福音的力量。这是我对家庭教会传承的第一个非常重要的定位。

第二个特征是中国家庭教会是一个基要派的教会,当然基要派也在向福音派转变。从基要真理这一点来讲,福音派跟基要派是一样的。但是基要派有她自己很多的问题,基要派有她的道德主义。所以基要派在我们中一个方面是持守了基本的真理,但是基要派很容易跟中国文化里面的道德主义结合,会变成很强的律法主义,也变成一种很强的圣俗两分。这两点是基要派在进入两千年以后,基要派向福音派的转变是今天中国家庭教会的主要的发展趋势。但是如果跟自由派做个对应,我们总的还是可以这样讲,有的时候基要派也是可以包含福音派在内的。我们可以说中国家庭教会的属灵传统是基要派的传统,是古旧福音持守基要信仰的传统,以至于今天的中国家庭教会已经成为全世界最突出的,甚至是规模最大的基要派教会。

因为美国教会今天在整体上不是基要派教会,而是自由派教会,或者是一些所谓的新福音派教会。在美国仍然还在持守古旧福音的福音派,如果我们不是用已经放弃了圣经权威性的新福音派来作为一个衡量的话,美国这种持守古旧福音的教会里的基督徒也就三千万到五千万,不会超过这个数的。但是在今天的中国家庭教会,我不知道数据是多少,但我想应该是超过三千万到五千万这个数量的。我们也讲了非洲经历到的大复兴是灵恩运动的大复兴,当然灵恩派教会也是分两类,有一派灵恩教会还是有基要派的底子,所以有一部分的灵恩教会还是可以算在基要派里的。但是有一部分灵恩派教会越来越灵恩之后,就越来越走向现代的成功神学,其实就是变成自由派了。所以非洲跟南美虽然基督徒的总量比我们多,传统也比我们深,但是他们不是基要派的大本营。所以今天很有意思,整个教会在全球的基要派教会的大本营是在以中国为主的东亚地区。这个是家庭教会属灵传统的第二个特征。

我刚才讲的第一个和第二个特征都不但是对中国,而且是对全球的教会的图景里都是有意义的。她是全球最大的基要派教会,她主要的传统就是基要派传统。而基要信仰传统的特征是什么呢?刚才大家讲到了几点,比如说一个渴慕圣经、笃信圣经、爱慕圣经、基于圣经、以上帝的话语为中心。还有一些也是与基要传统有关的,我觉得今天我们在慢慢远离,但是在这一年中我们也看到上帝在我们之中在慢慢地的复兴,那就是祷告的传统,中国家庭教会的一个特征就是他们爱祷告。中国家庭是个什么样的教会呢?你可以说中国家庭教会是个热爱圣经的教会,你可以说中国家庭教会是个喜欢祷告的教会,是个热爱祷告的教会,是个跪下来祷告的教会,是个早晨五点钟祷告的教会。但是这个传统在今天的家庭教会中其实在慢慢地丧失,特别是像我们这样的新兴城市教会,真的是在丧失,甚至在韩国的一些教会当中保存地更好。

我没有去过韩国,有几个同工跟我说,他们去过韩国,参加好几个教会的晨祷会。六点半晨祷会就结束了,然后就去上班。不是一间教会,很多教会都是这样,而且是几百人参加的晨祷会,比较大的,像大地教会是灵恩派改革宗教会,上千人参加五点钟的晨祷,然后六点半去上班。在中国的教会中今天已经看不见这样的中国早晨五点钟,不是说每个人都没有,每个教会都没有了,我是说作为一个大的图画你看不到了。我求主来激励我们。

我们上一周也看到郑州的大里教会,河南教会是第二波里面兴起来的,政府将他们取缔了,我不知道他们今天的主日敬拜如何。政府要取缔他们,他们已经坚持了两个主日了。第一个主日是怎么坚持的呢?24小时400多弟兄姐妹昼夜都在教会里不走,通宵在教会里祷告敬拜。人家就等着他们,你们是要下班的,我们是不下班的。敬拜神是不下班的,他们是要下班的。亲爱的弟兄姐妹,如果我们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们教会能够有四百个弟兄姐妹通宵到这里来祷告不走吗?有吗?有(根据举手情况确认的),哈利路亚,我们感谢赞美主。

第二周就是上个主日他们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呢?上个主日七点半之前弟兄姐妹就全部在会堂里坐满了,然后下面就把门关了。警察还没上班,联合执法嘛,联合执法都来得比较晚。七点半就已经坐满了,还有几个迟到的弟兄姐妹就一起被关在外面了。他们就在外面在警察面前唱歌,他们的任务就是向警察传福音。所以我们都鼓励你们在这一段时间主日早一点来,好不好?你看街上的小贩什么时候起来?街上小贩如果比警察起得晚,他还有没有得混啊?你当小贩,你居然在城管上班时你才上班?你当什么小贩啊?小贩一定起的比城管早嘛!你被逼迫你还来的比警察晚,到底谁在逼迫谁啊?求主来帮助我们,恒切祷告的传统是基要派家庭教会爱圣经爱祷告的传承之一。

我们又要用圣经的真理,用福音的全备的真理。我们不是完全的,我自己也走过这样的路,包括许多中国的新兴的城市教会,甚至一些改革宗教会都走过这样的路,在大概2003年到2007年之间,有很大一部分城市新兴教会都说自己不是家庭教会。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说自己不是家庭教会吗?因为说家庭教会就被打压。所以他们想告诉政府,我们不是三自,但是我们也不是家庭,我们就是我们。好像自己很独特,我们是城市新兴教会,我们就是我们,其实就是想在政府那里获得第三种地位,不要像三自那样完全来压制我,我也不愿意加入三自,但是我也不是家庭,所以你也不要把以前的深仇大恨放在我们身上。那是他们(指家庭教会)的事,他们以前跟你们政府有怨恨,有历史上的纠葛,那是上一代的事,是传统家庭教会的事,我们是新兴教会,不愿意背负这些东西。所以我们很想让政府知道,你知道吗我们教会跟以前不一样,我们都是一些很体面的基督徒,我们的教会里面都是一些受教育程度很不错的基督徒,我们教会都是一些有很好的工作的基督徒,我们不是家庭教会。

所以在2003年到2007年之间,很可耻的城市教会中会有这样的声音,所谓的第三条道路第三个势力,所谓家庭教会跟三自教会之外的第三种教会,各种各样的自我的身份的定位,就是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是你知道吗?政府的眼里人家是非常清楚的知道你是谁。我常常发现家庭教会在跟中国政府这样的拉锯当中经常出现的问题是教会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是政府知道。你换了一件衣服,你说家庭教会是穿那个衣服,我城市教会是穿这个衣服,你换了一个马甲出来,政府一看“家庭教会,抓”!

到了2008年和2009年,我们之前讲到的2010年洛桑会议,这个问题就再也没有问题了,中国的城市教会完全认同自己是家庭教会。中国只有两个教会,一个是三自教会,不是主的教会,是卖主的教会;一个就是真教会,就是家庭教会,没有第三条道路。只要共产党还在掌权执政,无神论政权在逼迫教会,你就没有第三条道路。这个是慢慢清晰过来的自我的认知。

还有一些改革宗教会说我们不是家庭教会,我们是改革宗。

奇怪了,改革宗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你说你不是家庭教会?那你不是家庭教会,也不是三自,你是改革宗?这个很荒唐,自我评价太高,没有一个基本的谦卑的心和看见历史上的传承。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衡量是否是基要派的改革宗教会或者是那种偏激的改革宗教会的标准:第一,是否承认自己是家庭教会;第二,是否承认自己是福音派教会。有一些改革宗教会说:“不,我们不是福音派,他们是福音派,我们是改革宗,福音派全部都是不得救的”。

我们首先承认我们是家庭教会,我们是福音派教会,然后我们要用归正的信仰,全备的福音,我们也看到家庭教会热爱圣经的传统是很美的,是好的,而且你的神学可能觉得比别人好但是你爱圣经有别人更爱吗?中国今天的改革宗教会当中的信徒爱圣经有比中国家庭教会的弟兄姐妹更爱吗?我看不见得,而且很大程度上就没有。你有比他们更爱向上帝祷告吗?没有!你比他们更渴慕天上的荣耀而轻看地上的这一切吗?有那种更强烈的火热的末世论吗?没有!所以不要自傲,不要因为我们更多地学了圣经,学了神学就更自傲。

我们当然希望用归正的信仰来归正,第一来承接家庭教会的传统;第二使家庭教会的传统在一个归正的福音中更加得以完全。比如说末世论,当我们更深地明白圣经的时候,我们不会从偏激的末世论出来异端,但是我们仍然要看到这是上帝带领中国教会的一个特别的气质。你去看其他国家的教会你是看不到这种气质的,美国的教会绝对没有这个气质,而且美国教会是一种相反的气质,欧洲教会就更不用说了,其他任何国家都没有这种气质,在这方面气质比我们更强的可能就是朝鲜的教会。那就是一种强烈的末世论,一种强烈的不热爱今生而热爱永生。受苦的教会通常都是末世论很强的教会,因为在这个地上活着确实没什么快乐。受苦的教会渴望见主的面,有钱的教会不太渴望见主的面,安稳的教会不太渴望见主的面,危机当中的教会更渴望见主的面。CS路易斯讲过一句话,他说:凡是在今生非常火热的,热烈地殷勤地去为主做工的人都是对永生怀着最强烈盼望的人,愿这个被我们所承接。

还有一个家庭教会第四个非常重要的属灵传统和运动的特质,我们可以称为平信徒的运动,中国家庭教会的运动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平信徒的运动,什么叫做平信徒的运动?在文革的时候,牧师都已经没了,这个国家连一个牧师长老都没有了,有的话都在批斗会上。当然张义南在河南家庭教会的文章里说七十年代末河南出来的一批传道人都是开批斗会的时候信主的,因为台上传道人在被批斗,被批斗的时候问你还信不信耶稣?你为什么要信耶稣?等于就是福音见证会,那些被批斗的人就讲信了耶稣有永生,所以我信耶稣,我曾经怎么生病,信了耶稣后病就好了,所以我信耶稣。披斗的人就喊“打”,打了之后继续问还信不信耶稣?还是要信耶稣,台下就好多人信主。河南教会七十年代早期的布道会都是从批斗会开始的,所以感谢主。我们会看到,传道人都在监狱中,广传福音,建立教会这个运动主要是刚才讲的第三个属灵传统,七八年代河南安徽家庭教会的传统基本上是平信徒的运动。平信徒的运动是说这些后来成为传道人的人起初也是平信徒,他们受了上帝内在的呼召,但是外在并没有显明。

今天我们说有内召和外召。一个人蒙召成为教会的长老或传道人,他不能跑来跟教会说,其实过去十年教会都有这样的事情,一个弟兄祷告很感动,过来跟传道人:“我特别有感动,下一周我想讲道”。教会说“你要讲道”?他说“我有感动神就是要我讲道”。神要他讲道,谁敢不让他讲道呢?下周只好排他上去了。所以我们讲的是你有内在的呼召,你有感动,但是你要有外在的呼召,就是上帝的呼召要透过教会,透过外在的教会来呼召你,来印证出来,你有感动,别人也要有感动。你说我很有感动要给你们讲道,大家祷告说我们好像没有感动要听你讲道,那就没有印证嘛!你说我有印证我应该做你们的长老,我最适合做长老了。但是大家一投票,大家都觉得不应该。所以我们讲到投票,不是世俗意义上的选举,不是说我们每个人来比人头,看哪个人得到大家更多的拥护,跟他关系好的就投他的票。而是说上帝对这个人的呼召要通过对他所在的这间教会的这群人的呼召把他显明出来。神呼召你,在我们心中要有印证,我也认为上帝呼召了你,我们才把你选出来。可是在中国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之后的复兴运动中,教会都没有了大公教会的属灵传承、教会的圣职的系统、教会对传道人的培训系统,这些东西全部都没有了,所以在那个时候,我们真的可以说中国家庭教会是上帝亲自在中国的平信徒中,在他们的内心呼召他们出来的一场平信徒的布道运动。谁有感动谁就站起来讲道,谁有感动谁明天就走乡串户,到成都每个区里面去传福音,就到街上去,大着胆子给人施洗,再过两周就大着胆子就成立教会,都是这么干的。今天也有一些极端的改革宗教会跑到这里说:“你们这里不是教会、你们这里没有按立、你们这里没有……,不能施洗、不能掰饼,根本教会都不算,应该解散。还有姐妹讲道,根本就不是教会。”当你这么说的时候,你就把圣灵对中国家庭教会几十年的带领都否认了。

各位,请问你是怎么生出来的?这些极端的改革宗教会是从哪里信主的?你是你妈生的,你妈是她的妈妈生的,然后你说我姥姥生的时候不合法,没有生对,用的方法不对,乱生,没有拿许可证。所以我现在也是非法子女,你不是把你自己的合法性也否认了吗?

家庭教会要往前走,可是你要继承尊重上帝在过去对中国教会的带领。中国家庭教会的一个特征就是平信徒运动,没有人来按立他,没有人来印证他,他蒙神呼召他就出来了。那我怎么知道上帝呼召的是他呢?万一不是怎么办?有一件事情是印证,在某个意义上比弟兄姐妹的投票更算数,什么?火炼!政府的逼迫就是印证。这些传道人被神兴起来从来不是教会会众的投票,都是政府投票投出来的,政府说抓,这个人就被按立了。政府一看,这人不算,政府就把他放过了,政府就识别出来谁该抓谁不该抓,谁是真传道人谁是打酱油的,政府看的很清楚。弟兄姊妹没有投票,政府用他的逼迫,上帝使用火炼。也就是说你出来传道,面临的是什么呢?有工资吗?没有工资、还要掏钱、还要贴钱、最后还要坐牢,如果这样的情形都还愿意,那应该就是神呼召的。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谁是没有上帝呼召自己乱来的呢?肯定有。有没有胆子大的呢?有没有胆子大连神都不听的呢?肯定有。所以平信徒的运动里也一定会有乱象出来。有人是没有人的印证但有神内在的呼召;有的是有人的外在的印证但没有神内在的呼召,他就自己冒起来乱来,甚至他就自己凭着一个火热然后上来,来了上帝也使用他两三年,最后就发现他没有神的呼召,最后他亲手所做的又亲手拆毁了。其实在中国家庭教会的历史上,这种事情多得很。或许十个传道里面有三个是假冒的?或者是有四个假冒的?我看最严重的时候可能一半假冒的都有。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上帝就是用这种方法兴起中国家庭教会的。所以第三个特征就是平信徒的运动。

所以我们今天一个方面已经不再继续这个平信徒的运动,因为我们要建立教会,蒙神的呼召,要规规矩矩地照着次序来,是要从原来的一个状态要往更美好的状态走。但是在另一个方面,我渴望家庭教会保留平信徒运动的一个特征,就是在你们的当中,我们今天街头布道就是平信徒的运动,说不定搞了半天虽然没几个人信主,但是里面出了好几个传道人,这个就叫平信徒运动。

人人皆祭司,对不对?我们也盼望说,也一直讲说教会当中很多的事工,除了基本的事工,其他很多事工都不是教会的长老会做决定然后推动大家,然后天天来找人找不到,天天祷告一定非要找个人,都不是,都是从平信徒当中发起的运动。反堕胎事工是从平信徒当中发起来的,良心犯家属是从平信徒中发起来的,上访者福音团契是从平信徒当中发起来的,街头布道是从平信徒当中发起来的,都是从平信徒当中发起来的运动。

所以盼望神在你们的中兴起你们,向这个城市传福音,向这个时代传福音,在教会中带领小组,在教会当中教导弟兄姐妹是要在教会中得到印证的,但是上街向你的邻舍,向你的朋友,明天中秋你们可能很多人都要跟你们的家人在一起,希望明天有一场平信徒的福音运动。阿们。明天跟家人聚会的时候,你就传福音,这个没有圣灵阻止。阿们!

结束祷告

主,我们感谢赞美你。我们把家庭教会仰望在你的手中,她所有的美好恩典和得胜都是你所赐下的,都是你的得胜而不是人的得胜。但是在人的失败当中,在你对教会的管教当中,你仍然是使你的教会经历了得胜,我们就把今天的家庭教会仰望在你的手中,我们需要有更深的和更全备的来明白福音的焦点和整本圣经的教导,甚至更加完备地来理解教会与国家,教会与社会,教会与文化的整个一个更整全的关系。在这个过程当中,求这你能够让中国的家庭教会仍然保持平信徒运动的那个特征,仍然保持那个迫切的,为了永生的益处的,那个强烈的末世论的盼望,让家庭教会保持那个不从国教的良心的持守,那个良心的不服从。

主啊,求你让家庭教会仍然保守那个敬虔的爱主的基要的真理,那个在你面前热切祷告的,和热爱圣经的传统。求你把这一切都经过更新之后,经过全备福音的更新之后,仍然把这些美好的传统赐给今天和明天的中国教会。感谢赞美主,听我们如此的祷告祈求,奉主耶稣基督宝贵的圣名,阿们!

 

主神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 (阿拉法俄梅戛乃希腊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

——启示录1:8

(全文连载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