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博学:新疆人权是中共痛点

中共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事实上是对维吾尔族人进行洗脑教育。示意图/撷自公视新闻影片

「血棉花」不只是照妖镜,更是人性试炼,新疆维吾尔人权遭受老共迫害,国际人权组织提出证据,呼喊了十几年,终于喊出「天下围中」态势。

老共一看苗头不对,企图搞义和团主义,抵抗西方国家,如华春莹所说,「西方企业不要想吃中国饭,还要砸中国锅」,意思就是「不要在中国赚钱,还要挑中国麻烦」。

维吾尔族人权问题闹大了

新疆「血棉花」并非有无的问题,而是多少的问题,图片就是证据,集中营的强迫劳动,当然是真的,可惜,居然还有洪秀柱之流,质疑这些指控,他拥抱老共的同时,就是抛弃过去两蒋给他的教育,「老共是天下最邪恶的政党」。

美中会谈后,欧盟也跳出来,指责老共迫害新疆维族人权,老共气急攻心,本来只挑最小的瑞典品牌H&M下手,因为H&M在中国市场只占全球销售6%,对营运影响不大,没想到小粉红不读书,居然会错意,要杀一起杀,连NIKE、UNIQLO、BOSS、爱迪达也杀了下去,还现场表演焚烧昂贵球鞋的戏码,这些外国工厂产业链在中国养了数十万员工,尤其是NIKE等于是中国体坛大金主,万一弄到关厂,外资被迫离开,要找谁讨公道,这下子,老共拿了石头砸自己的脚,中共中央才启动灭火。

很多台湾艺人照样不读书,也不看风向,为了讨好老共,贪心中国市场,居然跟着瞎起哄,自己代言这些品牌,还自己搞毁约,无疑是演艺生活自杀。

老共不愿意西方国家讨论新疆的维吾尔族,因为好不容易从2008年,假借反恐任务,派出解放军把新疆暴乱压制,当时西方国家为了打击伊斯兰组织,对老共所作所为,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实上,维吾尔族流亡土耳其的少数年轻人,也的确加入伊斯兰国,甚至威胁老共,所以美国也对老共强硬压制维吾尔族人,不吭一声,以至于让老共更加强硬,学习希特勒,持续用集中营洗脑教育维吾尔族,搞种族灭绝。

所谓「血汗棉花」定义有两种:第一,西方国家禁止产业界使用维吾尔族在压迫下,所生产的棉花原料,第二,根据去年美国国会通过的「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禁止产业界利用维族强迫工作。事实上,很多制造业在中国生产,就算没有使用新疆棉花,其实也触犯强迫劳动,如果西方进口国,认真的要严格追查这些成品内容,很多品牌照样进不去西方国家,以「泰光产业」在山东的工厂为例,这家产业老板是韩国人,在山东的制鞋厂每年制造800万双NIKE球鞋,排第一名,工厂里面有600个维吾尔族劳工,他们不会说汉语,被集中关押、住宿,一律集体行动,下班后还要接受洗脑教育,出门还被公安监控。去年,这家公司已经被「无国界记者组织」钉上,并报导揭露过,泰光利用维吾尔族劳动力,很显然是被中共政府胁迫,这些劳工被迫离开故乡,来到山东莱西,完全失去自由,这种情况当然属于强迫,至于,新疆阿克苏地区的棉花采收,40%劣质棉花,可以机器采收,但是60%的高级棉花,仍然以人工采收。相较于印度,印度高级棉花也是人工采收,但是,就算薪资很低,并不列入血汗,因为,印度并没有强迫劳工,劳工出于自愿契约,很多国家在财团控制下,工资低廉是事实,例如咖啡采收工或孟加拉的皮件工人,工作环境恶劣,经常被国际人权组织批评,但是,是否是在自由情况下工作,变成评估是否血汗的条件。

中共习惯颠倒黑白

产业界或者生产国面对劳权批判,多数采取逆来顺受,积极改善的态度,很少直接对着人权团体或业界反制裁,唯有中国政府直接否定这些指责,甚至认为迫害少数种族人权无罪,还把美国几百年前对黑奴的恶劣待遇,拿来做挡箭牌,根本无视于时空已经不同,文明正在前进,这也完全颠覆西方国家的想像。

老共反应如此荒腔走板,因为新疆是老共的最痛,国共内战时,老共欺骗所谓「五独」地区,蒙古、西藏、新疆、香港、台湾五个想脱离帝国的民族,许诺赶走国民党后,可以给予独立建国机会,结果这些承诺全部跳票。

中共建政后,开始对这些地区施加恐怖治理,打击独立声浪,毛泽东派「杀人王」王震到新疆,展开屠杀分离运动人士,死亡超过20万人,百万维吾尔人被迫流亡,蒙古也是经过同样清洗。目前,希望内蒙独立并入外蒙的呼声,已经压制下来,西藏的独立运动,则被高原封锁,藏人没有护照,连离开西藏也必须申请路条,唯一流亡之路,就是挑战高原气候,走路到印北德兰沙拉。

中共对边区展开移民政策,新疆因为汉人移入,人口比率逐渐拉平,但是,语言和文化宗教差异,维吾尔族对汉族的历史仇恨,还是无法消弥,被老共视为最难管制的地区。

新疆丰富的资源,是老共无法放弃的原因,维稳政策之下,砸下数千亿人民币大搞建设,另一方面担心「疆独运动」又掀起,在矛盾心态下,最怕西方国家利用汉回冲突,制造纠纷,这也是面对西方指责,中共反应如此激烈又荒腔走板的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