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台湾面临重大公安事件必须有「敌情观念」的思路

0
64

台铁408车次太鲁阁号日前发生出轨意外,酿成至少50人死亡,200人受伤的悲剧。 图:翻摄自海巡署东部分署脸书(资料照)台铁408车次太鲁阁号日前发生出轨意外,酿成至少50人死亡,200人受伤的悲剧。图:翻摄自海巡署东部分署脸书(资料照)

太鲁阁号出轨事件的真相从个人疏失逐渐扩大与深入。但是我个人感觉,始终缺乏一个敌情观念。所谓敌情观念,不是无限上纲,而是有关方面在调查时必不可少的思路,不可排除来自敌人破坏的可能,因此必须是调查的其中一个环节。之所以必须如此,是由台湾的大环境决定的,那就是台湾实际上早已处于准战争状态。不但有一千多枚导弹对准台湾,而且敌人军机船舰几乎每天迫近台湾领空领海进行骚扰而必须出动军力驱赶。如果是战争时期,台湾几乎每天都要响​​警报了。何况,中共在台湾的第五纵队从不间断进行各种活动来配合,而我们所缺少的,正是对付他们的思路与措施。这是最令我不安的问题

1950年代中期我从印尼到上海时,那时离开1949年南京国民政府被推翻、中共建国已经6年了,然而上海还似乎处在准战争状态,例如在外滩不准往黄浦江拍照;在虹口公园拍照,不知道篱笆背后是共军驻地,突然有军人冲出来喝令停拍。那时钱塘江大桥两头都有解放军站岗,火车过黄河铁桥时必须关闭所有窗子,也不许上厕所,就怕有人往窗外丢炸弹炸铁桥。

中共是如此防止国民党特务的破坏,那么它要入侵台湾时,当然也有同样的思路会来破坏台湾制造混乱。

回头说到火车出轨。放假休息,李义祥到工地为谁开工?几百米可以走路他开车;可开小车或骑机车,他却开耗油又费力的工程车,是要执行什么工程啊?斜坡上面有停车场,他却不停而往下开到接近火车轨道的斜坡停车又是为何?下车时手拉刹车是习惯性的动作,因为成了陋「习」而忘记了?不拉手刹车,车可以继续往下滑行,他又怎样跳出车外的?他是在隧道上面就看到速度最快的太鲁阁号快进隧道,还是平时就摸到了这个时刻太鲁阁号会进隧道?

在隧道口怎么会没有监视器?这是难以想像的事情。有没有另外一个可能,另有别人上车松开刹车再跳出来?不过那时间非常紧迫,他又怎么能够上车?车门没锁吗?因此可能性不大。这是事后山坡上突然出现好几个人让我想到的问题。检调应该对山坡上每个人进行询问,他们的冷漠态度也违反台湾人的本性。

不排除任何可能 追究真相才能厘清责任

周末与假日很难买到来往花东的太鲁阁号与普悠玛号的车票,我有临时买站票的经验,买票敌不过上网「秒杀」的年轻人,因此车上最多的就是年轻人。4月2日上午是长假第一天,也是火车乘客最多的时候,出事自然死伤惨重。

如果事件只有一个「巧合」,可以是疏失或过失,如果是一连串的「巧合」的聚合,那就要往「蓄意」方面去推论。是什么样的蓄意,经济、政治或其他个人因素,就不可排除各种可能。是个人犯案还是集团性也是必须厘清的。案情是否得以准确判断与判决,取决于检调与法官的智慧与能力。

目前披露出的多张照片,以及李义祥及其营造公司的背景,情况更加复杂。他曾经是民进党的党代表,然而其公司背景又是当地蓝营的地头。只是蓝绿通吃,还是蓝绿红通吃?如果涉及政治,不必奇怪。中共如果要在台湾寻找代理人,绝对不会只是找蓝的,绿的可能更隐蔽而有其价值,但是寻找蓝的绝对比寻找绿的容易,人数也多。这是指一般性而言,不是指这个事件。

目前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而是追究真相以后,才能厘清责任。而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处理死难者的后事与安抚他们家人与伤者;另外就是要最快的恢复通车。

接下来的是铁路局的改革,公司化是必经之路,大局利益高于个人利益。领导者要有下决心排除阻力的魄力与细致解决问题的能力。派系利益不得干扰改革!

比铁路局改革更困难的是利益关系纠缠不休的招标制度,涉及更多的利益问题,也关系到台湾的永续发展。招标有没有弊案涉及工程的质量,什么路平专案、排水工程等等,许多都是事倍功半,就是因为许多资金流入不当人士手里。这种弊案也与政治人物的弊案相关。不解决这个问题,就难以提升台湾的民主文化,难以提升民众的福祉。民进党作为台湾本土政党,有责任解决这些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