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仅445天 纽交所对蛋壳公寓启动摘牌程序

0
64

纽交所,美联社图片。图为纽交所。(图片来源:美联社)

因被列为不合规发行人、未能及时披露信息等原因,纽交所4月6日宣布,对蛋壳公寓启动摘牌程序,并暂停蛋壳公寓美国存托股(ADS)的交易。

公开资料显示,蛋壳公寓成立于2015年6月,于2020年1月17日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中国第一股,从上市到被决定摘牌,蛋壳公寓在纽交所仅仅待了445天。

在这445天里,除蛋壳公寓除了未能履行纽交所相关规定外,还被曝出法人失信、平台爆雷、高管离职等诸多风险事件,并因用户的不满反馈而频频被挂上热搜。

企查查的数据显示,蛋壳公寓的运营主体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月,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是一家以数据驱动为核心,提供高租住生活的资产管理和居住服务平台,致力于用互联网方式改造传统的住房租赁行业,产品形态涵盖合租公寓、整租公寓等。

赴美IPO之前,蛋壳公寓共完成7轮融资,融资总额高达58亿元,背后的投资机构包括了优客工场、Tiger Global Management、蚂蚁金服、春华资本、CMC资本、愉悦资本、高榕资本等多家耳熟能详的机构。

在蛋壳公寓上市三个月后,愉悦资本刘二海已在“撤退”。

从财务数据来看,蛋壳公寓一直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2018年至2019年,蛋壳公寓的营业收入虽然同比增加一倍有余,营业支出却翻了近3倍,净亏损从13.66亿元增长至34.35亿元。蛋壳公寓在2019年年报中称,公司大量资金来源包括与租金融资相关的金融机构的预付款以及用户预付款,租金贷占比过半。

2020年初,中共病毒疫情给长租公寓造成不小的冲击,包括蛋壳公寓、友客、巢客、适享、海玛等长租公寓平台相继出现问题,蛋壳公寓的股价一落千丈,最低跌至1.27美元/股,较发行首日股价下跌90.6%。

在中共病毒疫情的打击下,2020年,蛋壳公寓亏损幅度加剧,仅一季度净利润就亏损12.3亿元,几乎等同于2018年全年亏损,资产负债率已升至97.06%。2017年至2020年一季度末,蛋壳公寓累计亏损63.03亿元。

2020年12月,有媒体报导称,蛋壳公寓App房源信息已经尽数下架,搜索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天津、武汉、南京、广州、成都、苏州、无锡、重庆、西安13个城市时均显示无房源信息。蛋壳公寓App首页仅显示业主自助解约、租客自主解约、自助解约说明等功能。

此外,网上不仅频频传出“倒闭跑路”、高管离职的消息,还出现因蛋壳公寓无法按时支付房东的租金,租客或被断网停气、或被房东卸门换锁强行赶走的情况。一方面是业主声称蛋壳公寓拖欠租金,要求解除租赁合同,另一方面租户却表示不仅被强制退租,且租金无法退还。而以“租金贷”形式交纳房租的租客,还面临即使无房可住仍需按月还贷等问题。

据《一财网》记者梳理发现,从去年4月份开始,关于蛋壳公寓并未按时向房东交付租金的声音此起彼伏,越来越多人在网络中公开投诉蛋壳公寓。

在蛋壳公寓爆雷之后,有消息称,自如、我爱我家等企业将收购蛋壳公寓,然而均未能得到证实。

随后,中国多地的蛋壳公寓房东已经准备开始集体投诉。就在深圳,众多蛋壳公寓的房东参与并建立了维权微信群。据深圳住建局求证实,已经约谈深圳蛋壳公寓相关负责人,并将密切跟踪关注事件进展情况。此外,蛋壳公寓法人高靖被限制高消费,公司也被列为失信执行人。

2021年1月,蛋壳公寓未能按期递交2020年半年报(6-K),违反纽交所要求的“定量/定性持续上市标准或延迟提交1934年《证券交易法》第13或15(d)节要求的年度或中期报告”的相关规定,被列为不合规发行人。

此后,蛋壳公寓依旧未能提供监管要求的相关数据和信息。3月15日,根据纽交所上市公司手册第802.01D条,纽交所监管局暂停了蛋壳公寓ADS的交易。如今,纽交所监管局已确定,蛋壳公寓不再适合继续上市。

另一家在美上市的青客公寓,其公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青客公寓净收入12.08亿元,同比下降2.1%;净亏损达15.34亿元,同比扩大208%。

截至2020年9月30日,青客公寓累计亏损金额达到38.1亿元。从上市后最高的20.4美元,如今青客公寓的股价只剩下2.54美元。

记者:贺景田   责任编辑: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