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奥会:国际间抵制的呼声、立场与可能性

0
60

 

随着国际社会对新疆、香港人权问题的关注程度持续升温,美、欧、英、加、澳等西方主要国家政府所面对的要求抵制北京2022冬奥会的社会压力也与日俱增。BBC中文最近致函国际奥委会,就抵制声浪提出问题,并得到国际奥委会的官方答复。

与此同时,也有分析认为,由于距离北京冬奥会还有约一年时间,多数国家政府可能还在谨慎观望,因此即使有这方面巨大的民间压力,各国政府也不大可能短期内作出决断。

抵制北京2022冬奥的呼声

近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在记者会上曾一度表示抵制北京冬奥会“可能性存在”,但是需与盟国商量。不过,问答结束不久,另一位资深官员马上出来澄清说,“美国没有、也没计划与盟友讨论任何对北京冬奥会的联合抵制”。

美国官方虽有澄清,但国际间越来越多地组织与个人公开呼吁“抵制”预定于2022年2月4日在北京开幕的冬奥会则是不言的现实。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Ned Price)

继加拿大主要反对党保守党党魁奥图尔(Erin O’Toole)公开要求总理特鲁多向国际奥委会施压,称不能在有“种族灭绝”行为的中国举行奥运会之后,英国议会反对党的一些议员也开始向政府施压。

英国自民党党魁戴维(Ed Davey)和工党议员布莱恩特(Chris Bryant)分别在网络发表文章说,英国和全世界必须面对中国“种族灭绝”的证据,并采取一切可能的行动来对北京说“不”。

除政客外,更有很多组织和活动人士甚至直接向国际奥委会,各国奥委会,运动员,赞助商等多方游说,希望不要在北京举行冬奥。很多人还把北京冬奥与1934年纳粹德国举行的奥运比较。

国际奥委会立场

鉴于国际奥委会近期已经会晤了多个呼吁抵制的抗议组织代表,BBC中文近日致函国际奥委会,就他们在如何看待国际抵制声浪提出了问题。以下为国际奥委会书面答复的中文译文:

“奥运比赛是唯一一个让全世界聚会一处和平竞争的大会。奥运是多元世界上最强有力的团结象征。在我们脆弱的世界上,尽管存在各种分歧,体育的力量使世界汇聚一堂,让我们对迎来一个更美好的未来有了希望”。

“考虑到奥运参与方的多元性质,国际奥委会必须在所有国际政治问题上保持中立。授予某国奥委会奥运举办权并不意味着国际奥委会认同该国的政治架构,社会状况和人权标准。奥运会由国际奥委会管辖,而并非国家政府。国际奥委会直接向各国奥委会发出参与邀请——邀请并非来自举办国政府。举办国首脑可以在开幕式上讲一句由国际奥委会草拟的话,宣布奥运会开幕。任何其他政界人士不被允许在奥运期间,即使是发奖仪式上扮演任何角色”。

“从始至终,国际奥委会承认并坚持奥运宪章和道德准则中的人权基本准则。我们严肃对待我们确保奥运会尊重奥运宪章的责任”。

“从始至终,国际奥委会既没有权限也没有能力改变一个主权国家的法律和政治制度。上述工作必须继续依靠各国合法政府和合法国际机构”。

中国政府立场

中国政府方面指责从新疆人权、新疆棉花问题,到要求抵制北京冬奥会都是“一些西方政客和媒体”的抹黑中国的炒作与“噱头”,最终会以失败告终。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则早在二月冬奥会倒计时一周年时就发言指出,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是“中国对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作出的又一重要贡献”,参加北京冬奥会也是“各国冬奥运动爱好者的热切期盼”。出于政治动机,试图干扰、阻碍、破坏北京奥运会的筹办和举行“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相信这样的举动得不到国际社会的支持,也注定“不会得逞”。

抵制奥运的可能选项
尽管有国际奥委会比较明确的“中立”立场和各国政府迄今为止非常谨慎的回应,要求抵制北京冬奥的呼声却没有减弱的迹象。

有分析指出,由于距离北京冬奥开幕还有约一年时间,各国政府即使开始听取这方面的民意,也不大可能近期内作出决断,况且多国联合抵制北京冬奥事关重大,需要考虑的层面除外交关系之外,还有国际地缘政治、全球经济层面等多方面因素。

有呼吁抵制的人士称,抵制北京冬奥其实有多种可能,除最极端的类似于西方和中国因苏联入侵阿富汗而集体抵制1980年莫斯科奥运,以及随后苏东集团国家集体抵制1984洛杉矶奥运之外,还有其他相对“软化”的选项。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茱莫泰(Zumretay Arkin)在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类似于各国领导人不出席开幕典礼的“外交抵制”也会受到欢迎。

她也同时呼吁各国运动员能够用自己的良知来考虑是否抵制北京奥运。

抵制与否的其他考量

在各国维权组织和政客继续为抵制北京冬奥而游说的同时,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Thomas Bach)在最近的一次记者会上的表述可能更加直白。他说,国际奥委会不是“超级大国”,解决不了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G7或G20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有分析指出,他出面重申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必须保持政治中立从一方面讲代表国际奥委会官方立场,另外也与个人经历有关。

曾为西德赢得1976蒙特利尔奥运击剑馆金牌的巴赫,因为抵制1980莫斯科奥运而未能续写运动生涯的光辉,个人奥运生涯“夭折”。

另有分析指出,除对各国运动员个人运动事业与生涯的影响外,抵制或移动奥运举办地还会带来巨大的经济代价,也肯定是国际奥委会和各国政府不得不考虑的因素。

仅仅是国际奥委会已经售出的奥运转播权费用和已经获得的赞助商费用就数以十亿美元计算,这还不算奥运赛事期间的各类冠名商品和活动的销售收入。

分析人士也坦白说,一旦国际奥委会开启了这扇政治抵制的“泄洪闸”,那么今后的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如何发展、何去何从或许就很难说了。

来源:BBC

美国务院发言激起抵制北京冬奥辩论

距离2022年2月4日开幕的北京冬奥剩下不到十个月,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的一席谈话激起关于抵制冬奥的辩论。虽然白宫否认美国正与盟友讨论联手抵制冬奥,但学者及人权团体呼吁,应利用奥运这场国际瞩目的平台,向北京的人权侵犯行为究责,以符合真正的奥林匹克精神。与2008年的北京奥运相比,人权情况更加恶化的中国,也正在面临完全不同的世界局势。

白宫澄清: 未与盟友讨论过联合抵制冬奥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Ned Price)4月6日在例行的记者会上被问到拜登政府是否与盟友讨论抵制北京冬奥会时说,美国会和盟友进行密切磋商,基于共同利益、共同价值观协调行动。

“这当然是我们希望讨论的事情,” 普赖斯回应道,“我们当然明白,採取协调一致的方式不仅符合我们的利益,也符合我们的盟友和伙伴的利益。因此,这会放在现在及未来的讨论议程当中。”

但一位国务院资深官员4月7日通过电子邮件方式向本台澄清,普赖斯指的是美国与盟友采取协调的做法应对中国,并不是单指抵制冬奥一事。

上述官员在声明中强调,美国对北京冬奥的立场“没有改变”。“我们从未与盟友或伙伴讨论过联合抵制(北京冬奥)。”

白宫新闻发言人莎琪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也澄清,“我们会与盟友和合作伙伴就共同关心的问题紧密协商,并建立共同应对方法,但有关(参与)北京奥运会的计划,并未进行任何讨论。”

中国警告国际社会勿抵制冬奥

美国奥林匹克和残疾人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苏珊娜·莱昂斯(Susanne Lyons)7日也重申,反对抵制北京冬奥会的做法,她称抵制只会对运动员产生负面影响,不能有效解决全球性的问题。

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EI)研究员马明汉(Michael Mazza)在7日刊出的报告中写道,鉴于中国的残酷人权记录、新冠疫情暴发初期的不当处理以及外界的敌对态度,冬奥应该转移场地。他反而认为,剥夺北京举办2022年冬奥会的权利,才能更好地保护运动员、各国官员、以及新闻工作者的健康与安全。

面对国际社会抵制冬奥的讨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7日很快站上防守的位置,警告美国若抵制冬奥,“必将遭到中国人民的坚决反对和中方的有力回应。”

“所谓联手抵制北京冬奥会的说法,我也想强调,将体育运动政治化有违奥林匹克宪章精神,损害的是各国运动员的利益和国际奥林匹克事业,包括美国奥委会在内的国际社会不会接受。”赵立坚说。

体育归体育 政治归政治?

尽管国际奥委会官员多次公开强调体育和政治是分开的。但自1936年纳粹德国奥运会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奥运一直被捲入複杂的世界情势之中。1980年,美国曾因苏联入侵阿富汗而抵制莫斯科奥运会;四年后,苏联则抵制了在美国洛杉矶进行的奥运。

“奥运会是一个重大的国际事件及平台,每一个有影响力的成员都应该发声,藉此机会让世界了解中国政府在新疆区域进行的人权迫害。”人权律师、国际劳工权益基金会(GLJ – ILRF)强迫劳动计画主任艾莉森·吉尔(Allison Gill)告诉本台,无论是透过抵制、或禁用新疆强迫劳动棉花产品,都是尽到世界公民责任的一环。

曾就抵制北京冬奥与国际奥委会进行交涉的旅美法律学者滕彪则回顾,“2008年国际奥委会也提出同样的理由,说这能帮中国融入国际社会,走向法治、自由开放,但结果却是恰恰相反。北京举办奥运实在是对奥林匹克宪章严重的违悖。中国现在对人权的侵犯还比08年奥运时严重得多!”

与2008年相比,不仅中国的人权情况恶化,美中关係以及中国的外交环境也已是完全不同的格局。国际社会尤其加大力度就新疆议题向北京政府追责 。上月,美国、英国、欧盟及加拿大联合对新疆相关官员进行制裁。同时,北京冬奥的赞助商以及使用新疆强迫劳动棉花製作运动员制服的品牌也正面临国际人权团体的施压。

北京宣传“新疆是个好地方” 国际社会不买单

为反驳国际社会的指控,北京在世界各国展开宣传,以“新疆是个好地方”视频交流会的形式,陆续在中国驻马来西亚、英国及澳洲等使馆举行活动。交流会中,除了播放美丽新疆的视频,还由新疆官员连线反击指控,并邀请多位新疆人讲述自身经验。

4月6日,这场交流会在澳洲结束后,澳洲各大媒体并不买单,纷纷以“官宣会”、“虚假信息宣传”形容中国使馆举办的活动。

“这些(来自北京的)官宣和反驳一点都没有可信度。” 长期追踪国际强迫劳动情况的吉尔说,国际社会对北京的宣传手法难以信服,甚至达到反效果,“国际社会已看到各种可靠的证据,卫星纪录、记者报导、研究报告、倖存者的证词等。北京政府对人权的系统性镇压迫害是证据确凿的。另一个问题是,北京正在加大力度阻止国际专家进入(新疆)进行尽职调查,国际专家根本无法进入。”

人权团体“终结维吾尔族强迫劳动联盟”(End Uyghur Forced Labour)今年就向国际奥委会发出呼吁,应在冬奥开始前,利用奥运会为杠杆,敦促中国政府让国际专家进入新疆进行人权相关的尽职调查。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务院否认抵制北京冬奥 将比赛移师他国呼声四起

纽约 — 美国政府星期三(4月7日)收回了考虑联合抵制北京冬奥会的说法,强调对冬奥会的立场并没有改变。不过有评论认为,西方国家正积聚起对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的势头,拜登政府其实已意识到必须对北京奥运采取行动,另外呼吁将赛事移师他国的声浪四起,包括日本、美国都是建议地点。

美国国务院星期三否认了一天前关于寻求与盟国磋商联合抵制2022北京冬奥会的说法,表示美国没有在考虑抵制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

美国国务院对媒体说:“我们对2022奥运会的立场没有改变。我们没有讨论过、也没有正在讨论与盟国和伙伴的联合抵制。”

白宫新闻发言人莎琪星期三也表示,目前没有任何改变美国对北京冬奥会计划的讨论。

一天前,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Ned Price)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有关美国将如何参与2022北京冬季奥运会的问题时说,对北京冬奥会的可能抵制在“议程上”,“这是美国希望与盟国讨论的事情”。他补充说,“采取协调一致的方式不仅符合我们的利益,也符合我们的盟友和伙伴的利益”。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安全与防务客座研究员马明汉(Michael Mazza)告诉美国之音,美国国务院虽然撤回了早先的评论,目前看来似乎也还没有联合抵制行动,“但是对我来说似乎很清楚的是,拜登政府正在考虑这个问题,并且意识到对奥林匹克需要采取一些行动,并且已经开始与盟国和伙伴进行对话。”

政治风险顾问机构欧亚集团上周四的一份报告指出,美国和盟国对北京冬季奥运会进行外交抵制的可能性为60%。《财富》杂志引述该报告的话说,“在许多西方国家中正积聚起一个势头,至少部分抵制北京2022年冬季奥运会。”

所谓“外交抵制”,即禁止政府官员参与奥运会,但仍会派运动员参加比赛。外交抵制有时是暗示性的。例如,2014年,奥巴马总统排除了所有美国民选官员参加俄罗斯索契冬奥会。

据彭博新闻报道,过去几个月,一些在北京的外交官讨论了对北京冬季奥运会进行抵制的可能性,当时一些主要商业品牌正因这些公司发表了对新疆维吾尔穆斯林人权遭侵犯的声明而受到攻击。

中国政府周三警告华盛顿不要抵制明年的北京冬季奥运会。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对体育政治化将损害《奥林匹克宪章》精神和各国运动员的利益。”他说,“包括美国奥委会在内的国际社会将不会接受它。”

但马明汉指出,中国的指责显然是荒谬的。“奥运会从理论上讲应该是非政治性的,但是,奥林匹克运动的目标就是政治目标,奥林匹克运动的管理者推动了这些政治目标的发展。 各个国家和城市出于政治原因寻求主办奥运会。因此,利用奥运会来回应中国的行为,我认为是完全适当的。”

周三,马明汉发表了主张将2022冬季奥运会搬离北京的研究报告《移出赛事》(Move the Games)。

“主要原因就是中国——尤其是新疆——可怕的人权状况,可以说新疆发生了种族灭绝事件。”马明汉说。“当然,还有正在进行的对各族裔和宗教的持不同政见者的迫害。仅出于这个原因,我认为在中国举办奥运会是完全不合适的。”

马明汉表示,中国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初的欺骗性不当处理,也表明了“不能依靠中国来确保到北京参加奥运会的各国运动员、观众和官员的健康、福祉和安全。”

此外,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不良行为,“对台湾进行军事恫吓,去年夏天对印度发动武装冲突,继续在南中国海表现恶劣。也说明在这个时候让中国主办奥运会是完全不合适的。”

马明汉将冬季奥运会移出北京的主张似乎得到了很多人的呼应。曾担任切尼副总统国家安全副顾问的叶望辉(Steve Yates)主张将2022冬奥会移到日本举行。

叶望辉在美国媒体Daily Caller发表的文章《抵制北京,把冬奥会移到日本》写道:“中国政府缺乏透明度和问责制,这次疫情还推迟并最小化了将在7月和8月在日本的夏季奥运会。日本因为北京的不负责任,而为增加成本、损失收入付出了沉重代价。在让中国获取丰厚利润的同时却让日本付出牺牲,这似乎并不符合奥运会的公平竞赛精神。”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斯科特(Rick Scott)则呼吁拜登总统领导世界并提出在美国举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斯科特办公室的声明说,“拜登政府必须集中力量确保中国共产党不能主办奥运会,不能利用国际平台粉饰其罪行。”

美国共和党众议员华尔兹(Rep. Mike Waltz)在推特中写道:“企业赞助商仍将赚取数百万美元,北京仍将拥有一个全球平台来粉饰其暴行。除非将比赛移出,否则我们必须停止所有参与。”

但共和党策略师古德曼(Adam Goodman)认为,美国应该参加2022年的北京奥运会,以自己的实力在运动场上击败中国人。

古德曼说,奥运历史上有过多次抵制,但不是这次,“因为是时候让美国以奥林匹克运动的榜样引领世界了。”

来源: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