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正能量」的电影心理漂白与染红

电影「你好,李焕英」剧照。

中国电影「你好,李焕英」,农历新年票房超过60亿。此片由喜剧演员贾玲自编自导自演,将观众「穿越」带回80年代。

由于官方强调「正能量」的影视主旋律,才女贾玲将胡耀邦赵紫阳改革主导的80 年代,描绘成一个人人怀旧向往的太平盛世玫瑰园,虽然暗中歌颂邓小平,无痕迹把柄,审查当局无话可说。

因为一旦接触1949 年之后的社会现实,必须强调「正能量」。「你好,李焕英」在通过向中国观众催泪的手段,缔造「生活幸福」的正能量感。

「正能量社会文化」是一种政治,最早由美国发明。美国营造的「庸俗快乐主义」,不但由向基层人口宣教开始,还要推广消费企业品牌,如可口可乐和麦当劳。

70年代初,可口可乐的电视广告:一批貌似嬉皮士的年轻人,手持一瓶可乐,站在野外,面对晨曦,毫无理由地大唱:I’d like to teach the world to sing。就是向市场贩卖庸俗的快乐主义。

美国以「庸俗快乐主义」立国,刺激消费者对生活美好的憧憬,否则民众就不会放手消费。美国企业的工作间,有如一艘潜艇,讲求团体精神,「正向思考」的目的,是提升士气,将生活中「负面情绪」的人排斥在外。

美国的「正能量思维」与早年新教徒向内陆宣教的战略相似,他们相信人类只要取得精神的无穷力量,即可掌控物质世界。美国思想家爱默生说:「人类运用意志,能掌控特定事件的发生,还可促成许多事发生,影响所有事件,令我们顺心如意。」

杜林普身为总统,在武汉肺炎于美国散播爆发时,告诉国人,此病毒只像流感,到了4 月天气变暖时就会消失。

杜林普此言并无根据,只是与中国领袖通了电话之后的转述。但杜林普是美国人,他也相信「快乐主义」的正能量思维。中国巧妙地利用美国这股社会文化,建立美国总统不切实际的「期望管理」,结果美国翻船至今。

强调正能量的「正向心理学」,认为乐观值得追求,令人更健康,更有成就感。而「不快乐」可导致抑郁,主观意志消沉,一事无成。

「你好,李焕英」要害处在于中国模仿美国,完成了一次对全国意识的「正能量洗涤」(Positivity Catharsis), 对于操纵全国情绪,尤其网络,是一大突破。至于导演如何在80 年代中隐藏其个人的讯息,官方暂时管不了,有了合作的共同基础,此可谓双赢。

这是香港电影人北上、企图在大陆市场分一杯羹者,必须明白而且懂得精致操作的一套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