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健:国产疫苗里外不是人习近平骑虎难下

法广存档图片: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 2021年4月10日摄于成都 Image d'archive RFI : Gao Fu, director of the China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speaks at the National Vaccines and Health conference in Chengdu in southwest China's Sichuan province Saturday, April 10, 2021.

法广存档图片: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 2021年4月10日摄于成都 Image d’archive 法广存档图片

日前,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表示,国产的疫苗保护力不高,间接地承认了国产疫苗至所以不被世卫批准的问题。高福讲话后不久《环时》即引述高福说,媒体误读了他的说话。但二天后,中国卫生健康委员会发言人米锋表示,对强制要求全员接种,必须坚决予以纠正。在疫苗问题上如此出尔反尔,到底说明什么问题。
中共在武汉病毒发生以来,因心中有鬼,以及政策措施的不确定性,发生出尔反尔的情况屡见不鲜。卫生防疫专家因搞不清最高指示,不是吞吞吐吐,就是今天说了明天就矢口否认。这次高福是在国际社会强烈质疑中国疫苗的效用的情况下,对外界的一个回应。如果说国产疫苗在中国接种其效力如何,由中共说了算的话,那么在海外就不能靠王婆卖瓜自吹自夸了。中共为了掩盖隐瞒疫情所导致全球流行,祭出了疫苗外交,将还没有作三期测验的疫苗,急不可耐地送到海外的一些发展中国家开打,抢夺与西方国家的先机。
国产疫苗没有得到“世界疫苗联盟”认证,中共知道按联盟的标准,即使送去也达不到批准的标准,但又不能因此而放弃疫苗外交,于是另辟溪径,通过接种中国疫苗的国家来认证中国疫苗。这是一种相当可笑只有科盲才有的侥幸心理。既然知道自己的疫苗不达世卫的标准,怎么可能在接种中达到世卫确认的效果呢?这样的蠢行也只有中共干得出来 。但科学是没有侥幸的。三四个月后,接种的国家接种的效果出来了,事与愿违,许多接种疫苗的人还是染上了病毒,致使疫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每况愈下。从而对中国疫苗的效用引起接种国与国际社会的质疑。
国产疫苗到底有多大效用,中国专家心中无数,但把疫苗送出国门,展开疫苗外交不是专家所能左右的。当海外的结果不断出来,国内又强制民众接种疫苗时,专家知道到必须出来说些什么的时候了。于是有了高福,有了吴尊友、管轶等专家出来说话,虽然说得非常委婉,点到即止,即使如此给习近平也是当头一棒。中国疫情是习近平的二个亲自下进行的,是逃无可逃的责任。早期的隐瞒致使疫情很快传到海外,习近平自知闯下惊天大祸,但他不是痛改前非,让世界各国专家来中国调查病毒的起源,从根本上解决病毒的问题,而是想通过疫苗外交来为他的过失掩护。但他不会不清楚中国的疫苗研制生产的能力,离西方国家还相差很远,当然也有可能在其暴政之下没有人敢把真实的中国生产疫苗的能力告诉他。西方国家生产的疫苗是 mRNA(信使核糖核酸)技术,而中国生产的疫苗还是陈旧的灭活克尔来福CoronaVac技术。习近平的疫苗外交不但破产,还再一次给接种国家造成祸害。当然自己国家就不必说了。
专家说了话虽然是点到即止,但在抗拒接种国产疫苗的民众中所起的影响是巨大的,如果再靠利益引诱,再靠惩罚强制,恐怕会引发意想不到的社会安全问题。 毕竟打了进口疫苗的领导还有几分心虚。于是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言人米锋就出来说,“必须坚决纠正多地强制要求全员接种疫苗的状况:个别地方在疫苗接种工作中,出现了简单化,甚至一刀切的情况,强制要求全员接种,必须坚决予以纠正”。经过强制接种后,自愿接种自然人数比在这之前只会少不会多,民众已经了解了国产疫苗的问题,谁也不愿意做小老鼠。那么如何实现达到十亿人接种,产生的群体免疫效用呢?而且病毒在变异,疫苗的效用也在发生变化。管轶教授在接受凤凰网时说:“如果国产疫苗在去年做的是100分,今年由于病毒的变异可能只剩下50分,到明年就是零分”。也就是说打得越慢,效用越低,最后完全无效。
看来中国防控疫情还真不容乐观,当然更让习近平的闹心的是,当西方各国因接种疫苗而逐渐恢复正常生活后,开始调查病毒源头与追责中共。而调查源头并非一定要中共配合不可,因为有太多的病毒资料,在中共还没有来得及消毁之前,已经被海外专家所获,现在正在作排查确证。最近,世卫对武汉的调查没有找到病毒传播的中间宿主,管教授对此说;“那么什么东西可以顶替中间宿主?如果找不到,蝙蝠里的病毒是不会直接飞到人类的,没这个本事”。如果以此判断中间宿主就非“武毒所”莫属了。虽然管教授没有这样说。
习近平以自己的愚蠢,以一个错误去掩盖另一个错误给人类带来灾难,也使自己处于骑虎难下的局面,我们看看,面对国际社会的调查问责他还有什么花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