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圆:中共敲打建制派,香港加速大陆化

北京学者批香港亲北京团体 “两面派”北京学者批香港亲北京团体 “两面派”,自由亚洲制图

近日,田飞龙又对香港建制派开火,指摘建制派内部有很多「两面派」,同时拿国家和西方利益,又不愿在政治斗争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他更抱怨反送中运动中,除了警队之外,全香港几乎没有任何权力机构、公务员代表人物真正勇敢站出来,与中央关切的国家主权安全利益站在一起。

「忠诚废物」尚算自己人

田飞龙的「忠诚废物」论在建制派内部引起轩然大波,人人自我审查,担心田飞龙说的是自己。「忠诚」固然是褒词,「废物」却很不堪,但「忠诚的废物」还不算是最严重的指控,只是恨铁不成钢,勉强还属于「自己人」。反之,两面派就危险了,两面派是内部敌人,见人是人,见鬼做鬼,名利要分沾,忠诚是面具。

田飞龙论「两面派」,打击建制派一大片,在他看来,只有三万警员才算得上忠诚,此外整个建制阵营都形迹可疑。要明白,忠诚的废物只是能力的问题,两面派却是立场的问题。

这一来,建制派中人,又要人人自危,为自己是否属于「两面派」而惶惶不可终日了。

田飞龙再次敲打香港建制阵营,显然是嫌「忠诚废物」论落手太轻。做了忠诚废物,没有太大罪恶感,只是能力不足而已,可以推给港澳办中联办。王志民罢官,证明犯了大错,张晓明降职,等于办事不力,两大主事者把香港带坏了,他们本身才是「废物」,建制派只是误听指挥之过,因此,对这个「忠诚废物」的雅号,可能有人还觉受得起。

但「两面派」性质严重得多,他们在关键时刻丧失立场,眼看林郑政府在水深火热之中,不但袖手旁观,甚至落井下石。像地产界的石礼谦、大商家何柱国,都曾对林郑政府冷言冷语,至于李嘉诚,说什么要对接班人网开一面,当然也用心不良,此外还有多少两面派,各自要去对号入座了。

即使最嫡系的民建联、工联会,长时间坐山观虎斗,出声唔落力。当其时林郑政府腹背受敌,中共为香港乱局受尽美国人的冷落欺侮,说他们是两面派,也应该恰如其份。

「两面派」论势掀大洗牌

田飞龙有备而来,狠狠敲打建制派,逼他们自我反省,看看政治立场有没有问题,是不是做过食碗面反碗底的事,如对党国有所亏欠,今后有什么戴罪立功的打算。

中共养着香港一大帮建制喽啰,花费大量精神去呵护他们,又安排种种好处让他们分沾利益,所为何事?当然是要求建制派忠心不二,听教听话,鞍前马后为中共奔走,个人利益服从党国利益,甚至在必要时乐于牺牲自己,如此才算物有所值。但一场反送中运动,暴露了建制派不但能力不济,甚且大耍两面派伎俩,关键时刻事不关己,如此,要这帮表面忠诚其废无比的两面派来做什么?

田飞龙「两面派」论,目的就在敲打建制派,不准他们再两面三刀。文革时江青有言:「革命的站过来,不革命的走开,反革命坚决打倒!」田飞龙与江青有异曲同工之妙,意思是「爱国的站过来,不爱国的走开,反共的坚决打倒!」「两面派」论旨在提醒这帮「废物」,不管是谁,不管地位有多高,后台有多劲,中共随时都可以把他们一脚踢开。

为避两面派之嫌,建制派中人又要争相自我表演了。早前容海恩批「中指」很出风头,吴秋北批地产霸权,石礼谦指有如文革,近日葛珮帆主张取消大律师资格,被马恩国斥为无知,诸如此类,各人别出心裁,剑走偏锋,言人之不敢言,做人之不敢做,加速香港大陆化。为洗脱「两面派」的嫌疑,人人争先恐后表忠献媚,落力卖身,建制派正面临空前内斗和大洗牌。

田飞龙这番话有背景,有当局授意,建制派中人即使做起来很难看,但形格势禁,不做还不能过关。好戏在后头,且看他们如何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