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被中国制裁的阿尔顿勋爵谈新疆、香港及英中关系

中国制裁名单上的英国人:BBC专访阿尔顿勋爵谈新疆、香港及英中关系

美国、欧盟、英国和加拿大因新疆和香港人权等问题联合制裁中国官员,宣布冻结他们在各国的资产,并对他们和家人禁发签证。

北京政府随即对等反向制裁。 英国议会上院因为人权问题发声数十年如一日而知名的阿尔顿勋爵也在中国的制裁名单上。

阿尔顿勋爵曾长期在英国最老华埠所在地利物浦作议员,封爵之后也以利物浦冠名,并继续为维护世界各地少数族裔权利奔走,其中包括为中国的宗教自由、西藏人权、以及近年来的香港和新疆人权问题发声。

2019年10月香港抗议期间,他写信给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曾经就读的英格兰安格里亚鲁斯金大学,指责他有“不当行为”,并争取到校方褫夺何君尧名誉法学博士学位。

那之后,阿尔顿勋爵继续在英国议会游说,联署谴责中国针对新疆穆斯林的政策与行为。

阿尔顿勋爵日前接受BBC中文访问,其间谈到的话题除新疆人权以外,还涉及香港、台湾、英中关系等,同时他也表述了对中国和中国人的感情。


阿尔顿勋爵(左二)和一些上了中国制裁名单的英国政客在唐宁街10号首相官邸前合影

个人影响:不能去中国“令我难过”

在谈到受中国制裁时,阿尔顿说,制裁其实对他本人并没有直接影响,因为和制裁名单上其他英国议员一样,他在中国也没有资产。 不过,不能再去中国令他难过。

阿尔顿勋爵说,(被制裁)更多感到的是悲伤,因为“我热爱中国人民、热爱中国”。

他说,从年轻时做议员时起就常去去中国访问,前后已有四十多年了,“这期间,我目睹了中国的变化。”

阿尔顿勋爵说,其实,有一段时间中国改革开放的轨迹很好,人们都觉得中国发展方向正确,不再一党专制,也开始允许人们说话,更加开放、多元。

但是“现在又开倒车了”、“我觉得对中国人民来说这是个悲剧。”

在接受BBC中文访问时,他谈到诸多话题,包括对英中关系走向,英中贸易、中国官员海外资产,官二代留学生等问题的看法,并提及他私人电子邮箱被黑,家里收到可疑信件等事情。

香港与台湾:一国两制和寒蝉效应

过去几年,阿尔顿勋爵曾高调支持香港抗议,最近又为新疆维族人权利发声。 谈到他为什么对中国发生的事如此关心,阿尔顿勋爵首先说他“完全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 但是根据他在香港作为国际选举观察团一员的所见所闻,(香港发生的)“完全是广大市民以和平的方式透过投票来表达他们对泛民候选人的支持。”

他说,“世界不应该忘记这一幕。”

阿尔顿勋爵认为,北京强力回应、单方面撕毁在联合国留有备份、国际条约的《中英联合声明》,“也让人们看清了中国共产党面目”。

《中英联合声明》是中英两国于1984年共同发表的一份声明,承诺香港现行社会、经济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变,在“一国两制”下享有不同于中国内地的自由与司法独立。


1984年12月19日,中国总理赵紫阳和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共同签署《中英联合声明》。

阿尔顿勋爵说,对于香港人民来说,他们原本获得了一国两制;那原本是邓小平和撒切尔夫人当时拿出的一个睿智的点子;也给不同制度的社会和平共处提供了希望与方向。 但是,“我觉得,香港一切都开倒车”。

他说,这其实也等于给台湾问题制造了麻烦,因为台湾人看到香港发生的一切只会变得更加恐惧,担心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担心有朝一日中共可能夺走他们的自由。

北京多次强调,《中英联合声明》作为一个历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对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特区的管理也不具备任何约束力。

新疆人权:“官方说法与实际情况不同”

过去一段时间,中国的新疆政策成为国际关注的一个焦点。近期,美国、英国、加拿大、荷兰、比利时等国会、议会先后将中共在新疆的政策定性为“种族灭绝”、“反人类”行为。

中国官方、官媒指责西方国家虚伪,并举出英美等发动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介入北非冲突造成生灵涂炭,数以百万计的人流离失所。北京说,在新疆的政策是要组织维族人接受职业训练、确保社会安定。

在阿尔顿勋爵看来,官方说法是一回事、当地的实际情况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

他还说,中国破坏人权的做法其实并不仅仅局限于新疆,还包括关闭教堂、逮捕秋雨圣约教会王怡牧师并判他九年刑期;年轻的公民记者和维权律师因为在武汉查询新冠疫情起源而被逮捕判刑;李柱铭、黄之峰以及其他民主运动领导人被逮捕或是被迫流亡等。

阿尔顿勋爵说,他从政生涯中批评的对象不仅仅局限于中国共产党,他在议会有40多年为世界各地人权事务发言的记录。

“无论何时何地发生违反人权的事情,我都会讲话,特别是种族灭绝这样的罪中之最。”


维吾尔维权人士在英国议会表决前在议会大厦前的公共绿地发表演说

人权与贸易:“有钱能使鬼推磨”?

北京方面长期以来也一直反驳说,伴随着中国越来越强大,西方所谓的“中国威胁论”调门也越来越高, 并认为那是因为后者担心一个强大的中国挑战前者既定的世界秩序,而人权问题只是“作幌子”,真正的意图是打压中国。

北京说,过去许多年中国没有现在这样强大时,西方国家争先恐后地要和中国发展经贸关系,并没有过多关注所谓的人权。

阿尔顿勋爵说,至少从个人方面来讲,他数十年如一日对中共破坏人权的记录提出批评——从西藏问题一直到现在,并不像有些人“现在开始赶时髦了,突然发现中共原来有那么多人权问题”。

他一直坚持认为不能与那些有种族灭绝行为的国家做生意。

过去四年来,阿尔顿勋爵致力推动英国议会通过《贸易法案修正案》。因为此修正案由阿尔顿勋爵提出,因此又称“阿尔顿修正案”。

这项法案也被称为“种族灭绝修正案”。 根据修正案,如果高等法院判定一个国家有种族灭绝行为,英国政府将必须退出和这一国家的贸易协议。英国政府反对通过修正案,目前修正案仍在议会上院、下院之间听证、投票,处于“踢皮球”状态。

阿尔顿勋爵在BBC中文采访期间说,如果(种族灭绝)指控证据确凿,政府必须通过议会动议,并且讨论如何抉择,这也包括贸易政策。

他说,有钱确实能使鬼推磨。 但是,继续像以前这样只谈贸易是不行的,“特别是我们已经知道(在新疆)超过一百万人被强迫再教育、家庭被拆散、家人被送到中国各地”。

四年前阿尔顿勋爵提出议案时,针对的是在迫害伊拉克北部地区雅兹迪人和基督徒少数群体的所谓的“伊斯兰国”。但是他在BBC中文采访中说,修正法案在任何类似情况下都可适用,如果西欧国家或者美国有种族灭绝行为也可适用。

英国议会4月22日投票通过无约束力动议,认定中国在新疆对维族人的政策构成种族灭绝和反人类。

动议案无约束力,意味着英国政府无需采取任何实际行动。 但是多数分析认为,这一最新发展将进一步负面影响英中关系,唐宁街10号或许将面临要求检讨现行对华政策的更大政治压力。

英国商界、金融界也存在担忧。脱离欧盟、新冠疫情已经给经济造成重创,迫切需要与贸易大国加深合作。 在这种情况下,与中国互动中更加强硬的政治立场会不会损害英国的国家利益。

阿尔顿勋爵认为,有时候,要做正确的事情可能就需要损害一些国家利益。 人们必须扪心自问,究竟要做正确的事情,还是继续做错误的事情。

“如果我们继续支持使用奴工出产的棉花,继续穿新疆棉的T恤衫或外套,那难道符合英国国家利益吗?”

至于英中关系的未来走向,阿尔顿勋爵说,他认为,英国自从重新审查华为电讯设备以来已经开始认清中共所带来的现实。

英国情报机构负责人:西方国家不应再犯5G的错误

他举例说,英国核能工业筹建中的辛克利角核电站(Hinkley Point C)中共资金就占了三分之一;英国在稀土上对中国也有依赖性; 英国的产业链完全被中共主导等, “现在与中国打交道都十分小心。”

他的话锋接着又转回香港。阿尔顿勋爵说,“中共对香港下手、捣毁一国两制,对我们其实是件‘好事’,让我们看清了他们要在全球压制言论自由的野心。”

阿尔顿勋爵说,专制、独裁的国家或许会笑话民主国家动作缓慢、软弱,但是,民主国家有言论自由、相信多元化。虽然民主国家起初或许没有专制、独裁的国家那样反应快,但从长远看,“民主是世界历史发展的大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