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2周年: “纪念就是要证明自由有多珍贵” BBC专访89学生领袖周锋锁

0
周锋锁长期关注香港社会局势。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他来到香港(资料图片)

临近“六四”32周年纪念,当年学生领袖之一的周锋锁这几天忙得不可开交,连续多日在网上举办马拉松式的纪念活动。

“因为今年香港没办法有烛光,所以我们需要在网上多做(活动),保持烛光的光亮,”周锋锁对BBC表示。

1989年,周锋锁是清华大学物理系四年级学生。在“六四”镇压后,他被列为21名“六四”学生骨干之一,受到通缉,随后入狱。

周锋锁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在90年代中来到美国后,周锋锁继续从事民运活动,创办“人道中国”组织资助民运人士。他以流利英文与美国各界交流,是时常登上美国主流平台的少数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之一。

近日,在音频社交平台Clubhouse上,周锋锁邀来亲历者自述经历。他说,事隔32年,他却仍能听到纪念“六四”的新声音,当中许多来自年轻一代。“有的人不是亲历者,但通过父母听到这些经历,都是很有意义的。”

在“六四”32周年前夕,周锋锁接受了BBC的采访,谈及纪念“六四”的意义、香港民主的存亡与美国对华政策的转变。

6月4日天大亮后北京市民看到的景象。人们预言的罢工罢市、全民揭竿而起、万众汇集广场保卫学生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AFP    图像加注文字,1989年6月4日天大亮后,北京市民看到的景象。

BBC: 在你的Clubhouse活动上,一种观点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人说如果89年学运的学生没有坚持到底,或许中国现在已经民主化了。还有人以此照推香港的情况,认为如果运动人士当初“点到即止”,香港民主不至于此。你怎么看这种观点?

周锋锁:这个是很陈腐的(观点)。评论的人往往看到所谓的结局,其实结局简化了很多事情,这是中共希望的。其实每一天,很多的决定都在发生,很多人都在参与这些决定。

通过近日的纪念活动,我们想展示每一个平常人在(89年)那时都有非常投入的时刻,这在中国的历史上是从来没有的。在我看来,历史大潮的推动和个人的性格是互相塑造的。自由对人的冲击,这是至关重要的。

为什么89年需要记住呢,不是至上而下的(镇压),而是“自由的节日”,第一次让中国人体验了自由,这是前所未有的。北京天安门广场(当时)是自由的孤岛,那时有那种体验是终身难忘的,在之前之后都付出了非常高的代价。

六四学运期间,示威学生高喊口号。
图像来源,AFP  图像加注文字,“六四”学运期间,示威学生高喊口号。

BBC:以往香港维园在“六四”纪念日烛光满布,然而今年,人们担心黑衣、烛光都可能成为违反《国安法》的行为。你如何解读这个转变?

周锋锁:我们面临的是一个不断扩张的邪恶、专制政权,这是肯定的。争取自由的人需要付出代价,今年“六四”纪念就是要证明自由有多珍贵。为了保有纪念“六四”的权利,香港的王婆、中国的陈思明都已经被抓了。

“八九”最大的精神遗产就是为了争取自由,需要付出牺牲。学运的献身精神最后得到了中国各界的支持、民众的反应,才有了这么大的影响。

维园烛光不再,跟“‘六四’屠杀”一样,提醒世界这个政权有多么专制,不能容忍任何自由的声音。

Ten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participate in a candlelight vigil at Hong Kong"s Victoria Park June 4, 2013, to mark the 24th anniversary of the military crackdown of the pro-democracy movement at Beijing"s Tiananmen Square in 1989.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过往维多利亚公园的集会吸引数以万计的人参与。
 

BBC:你多年来在美国从事中国民运活动,与美国的政策制定者、议员、记者广泛接触。近期人权成为中美两国关系每况愈下的导火索之一,据你观察,美国政策界近年对中国与其人权状况的认知发生了什么变化?

周锋锁:更多的人越来越认识到美国对华绥靖政策犯了严重的错误,香港的沦陷是后果之一。最根本的是,需要正视中共对全球贸易和数字世界造成的全面性威胁,不能再以以前的方式来看。

美国的民主党政府在过去的几个月是做得不错的,最重要的标志性事件是中欧投资协议的崩溃。对华绥靖的时代结束,现在要脱钩,我想是明智的选择。

不过也存在积重难返,当年的对华政策已经扶植起来一个非常强大的专制政权,通过全球化超越了空间界限,而且很适应现在人工智能、大数据至上而下的控制。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之前拜登说的是对的,民主的制度如何才能战胜共产极权的2.0,对美国来说是一个生存挑战。这不光是中国人的问题了。

“共同发财”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他们(美国)应该认识到的了。拜登政府上任至今,基本上是继续特朗普政府开创的对华方针,从绥靖变为对抗。

维园烛光晚会图像来源,AFP

BBC:从青春年少到年过半百、从中国到美国,你为什么还在坚持为“六四”纪念发声?

周锋锁:这是我的信念。我第一次感受到希望是在89年的天安门广场,我觉得中国人是热爱自由的、愿意为自由牺牲的。我会永远记住,专制政权是违背人性的。选择这条路,我不会在乎这个政权多么强大。我逆水行舟与之对抗,我觉得是很光荣的事情。

也许我们看不到中国自由的一天,但是追求民主自由的精神传承下去,我相信这是中国集体精神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为方便读者理解,访谈经过删节编辑)